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三卷 web版试看-13-5 萨拉=塞拉

我是佐藤。麻烦的事和问题结束了的感觉的时候,才真正的开始。

开发结束之时「已经没有BUG了」的发言我觉得是在立Flag。



“话说回来,红龙卿已经决定决定原配是谁了吗?”

王国会议的休息时间,多鲁玛说了这样的话。

不稳妥的发言的,所以想把幼女送给我的贵族们从远处的桌子放出杀气。不是就连公都城的吃货贵族们都有微妙的表情了吗。

顺便说一下,身为名誉准男爵的他能来这里,是因为有シーメン子爵(精O子爵释: 这是谷哥的错不是我啊)的吩咐。

“暂时不想娶媳妇。”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虽然很想娶了亚洁桑,但精灵基本上都很长寿,所以不够10年左右的求婚不会认为是认真的。

(这段有点不太憧アーゼさんを嫁にしたいのはやまやまだが、エルフは基本的に気が长いので10年くらい求婚しないと本気にして贳えない気がする。)

话也不能这样说的吧?限于一代的名誉贵族不同于永久贵族啊,国法规定一年内如果没有孩子的话就要娶另一位的妻子,不娶不行的啊?

我家的大哥应该也因此迎娶了第四夫人呢。”

——不是吧?!

什么啊!这样的恶法。

在这个容易丧生的世界的话,为了确保下一代所以没有办法也说不定,但结婚这事还是想要由己的意志去决定。

多鲁玛把话继续下去,上级贵族的情况是最低拥有的夫人3人是一般的情况,夫人以外似乎也有平均5人的妾侍。

上级贵族的夫人只有一人的,除了亩诺伯爵以外的就只有几个人才会。

现实的后宫吗?……。

真亏他们有足够的体力保持住啊。——啊,又是啊,所以越后屋的精力增强剂才会那么畅销呢。

就算是其他的炼金术师们都觉得难为了的了的相当可观的价格,但是到了王都却连补充了的分都已经卖完了。

“如果是王族的话妻子想要几多个的愿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事,所以也收下卡琳娜桑吧。虽然我认为红龙卿比较喜欢年轻的,不过第一夫人还是年长的比较好。”

“等一等利昂,シーメン(释音: Shīmen 这好像是多鲁玛他们家的姓)准男爵。强迫是不行的”

在他开始推销卡莉娜小姐的时候,劳埃德候制止了多鲁玛。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只是个吃货贵族啊。

“话说回来,红龙卿,我们劳埃德家的女儿是以多产而闻名的”

——前言撤回。

你跟多鲁玛是同样的节奏了是要做什么?。

“多鲁玛叔父大人,太令佐藤先生为难是不行的。”

在オーユゴック公爵的陪同下登场的萨拉,优雅的微笑着过来帮忙了。

明明刚才为止还是和其他女性官僚们谈笑着,她是我朋友之间中的好孩子啊。

萨拉我的身边坐下。

……不会太近了吗?

“呐,佐藤先生”

好不容易前来的救生艇。这里还是乘流而上吧。

“啊,原本我也没想到会被提拔为永久贵族,所以还没考虑结婚之类的事”

在萨拉的迫近下,就这样跟大家说了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明白了吗,多鲁玛们的媳妇斡旋行动停止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很好地成功了,萨拉用笑得很甜(妮可妮可)的脸斜着茶。

那么,冷静地想想的话,需要的是应该只是继承人。

那么,并不一定是要亲生孩子的吧。适当地找个养子继承红龙家就好。

稍微重拾轻松的心情,重新倾听从刚才开始就错过了一会的王国会议的议题。

王国会议说到为了确保王都的复兴需要的建材,向囤积的商人们进行强制接收,或者从周辺领地进口的方案也讨论了。

——啊,这么说来支配人也说了资材的事吧。

午休开始我就用「远话(テレフォン)」,向越后屋商会取得联系络,转达了一下为了确保建材而选出数名干部派遣出去。

在这样想的时候也王国会议也结束了上午的部份,到了中午休息时间。

虽然被公都城的贵族们邀请了一起吃午饭,但先被邀请了去宰相所举办的午餐会,所以拒绝了。

无论如何宰相和新上级贵族都必定要一起聚餐,用作交流之事。

「红龙子爵大人,请由我来带你前往吧」。

来迎接我的是由那位眼熟的宰相的侍从,然后按照他的带领跟着去。

但是,由於见到的是小黑,所以就算清楚地说明也没用。(这句话看了又看还是不懂"もっとも、会ったのはクロとしてなので、気安く话すわけにもいかない。")

就在有点尴尬的时候,就被带到了王城中的采光良好的聚餐室。

宰相们要再晚一点才来,我看向窗外的景色消磨时间

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到樱花大树。

「——很喜欢樱花吗?」

「是的,很喜欢樱花」

来打招呼的,是率领着文官的宰相。

什么时候来的啦。

话虽如此,明明是聚餐却像什么面试一样的气氛。

「坐吧。今天的饭菜是由别国招来的厨师做的东西。如果有不合口味的东西不用客气地跟我说吧」

——呵呵,那我就期待一下。

前菜是沙拉配上水煮虾。

认为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沙拉放入口中的瞬间,被非一般的调味汁冲击了味觉。

难道是,本以为是调味汁的透明的蜂蜜为基础的。

与那种先入为主相反,却是不可思议的好吃,很有冲击力。

(译: 上两句是作者分错段 "まさか、ドレッシングだと思ったのが透明なハチミツをベースにしたソースだったとはっ。

先入観さえなかったら、不思议なほど美味しかったのだが、なかなかインパクトがある" 真希望作者能手下留情)

宰相虽然依然一脸严肃,但是从观察娜娜的经验来看。

宰相绝对是在享受我惊讶的反应。

下一道出来的是白色柔滑(サラサラ)的汤。

香味是玉米汤的感觉,但是不能大意。

我吸取刚才的教训,只是一点点的放入口中——酸!

味道虽然不坏,但对受不了酸的人却是辛辣的感受啊。

「异国的饭菜合口味吗?」

「呃,实在是很刺激的美味。」

这不是口头附和,而是真心。

吃饭后也想跟做料理的人见面,是哪个国家的料理呢?希望能告诉我知道吧。

以那样的感觉宰相的惊奇菜单,都是外观和味道有着差距的。但是总的来说太好吃了,所以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平淡无奇回答宰相的问题同时,享受各种各样的食物。

然后作为主菜的,是小猪尺寸的烤幼虫。

香味像是猪肉那样的。

分配的人将幼虫的外皮切开再向盘子里盛。

最后将幼虫的凝胶状体(译:黏胡胡的?)一样的酱汁附在外皮块上就似乎是完成了。(这句好难翻啊"最后にトロリとしたイモムシのジェル状の身をソースのように外皮の切り身に挂けて完成らしい")

……不是吧,这是摆在最后食用的吗?

不过,这也一定很好吃吧。

如果在迷宫都市生活前的我的话绝对会拒绝的,但我认为在迷宫中吃过各种各样的魔物的肉的现在,这种程度的应该还在容许范围内吧——大概。

这里就相信宰相的舌头吧。

我下定决意,用服务员的告诉了我的方法那样连外皮和酱汁一起放入到口中。

——好吃。

外皮脆脆的而内里多汁,这真的是很有趣的口感。

跟那不是太甜的酱汁很好地相配合着。

“——合格。”

很高兴的宰相左右的文官这么小声嘟哝着被我听到了。

糟糕了,这难道是什么考试吗?

途中得皱眉了一下,最后的菜本不应该吃的。(又是一句不懂的"途中で颜を颦めるなり、最后の料理を食べずに済ますなりするべきだった。")

吃着美味佳肴的时间非常快乐,就这样终于吃完了。

恐怕我这是以后都不能再叫劳埃德候爵和和萨尔斯堡伯爵为吃货贵族之类的了。

在丞相的午餐会之后,距离下午国王议会的召开还有30分钟,于是我就悄悄的来到了越后屋商会。

「已经选出来了库洛大人,这个三人为派遣员」

整理好了旅行行装的三位贵族女孩们在经理边上站着。

这些女孩们有着[行情][谈判]等可靠的技能。我记得这是之前所没有的,应该是昨天power up的成果吧。

[是很棒的人选]

我慰劳着短时间内准备好人选的经理,同时向女孩们说明今后的目的。

[你们的任务是对于复兴国都的材料的采购和对于越后屋临时分部的确保,材料在当地进行便宜的采购就好,不需要在意运输。对于临时支部不用选特别好的建筑,这不重要。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在本月底交付任务。]

[是!库洛大人]

女孩们精神很好的给了我回答,于是我便开始用【单位配置】把第一位女孩向公都移动了。

之后再次用【单位配置】把第二位移动到了muno(でムーノ市)市。

直到最后的Kuhanou(クハノウ市)市,我进行了两次【归还转移】的移动。

(最后のクハノウ市までは2回の帰还転移で移动した)(不确定对不对。)

(就是说砂糖换技能了,这个城市不能用单位配置?所以女孩出现了眩晕的不良反应)

[库洛大人,打扰一下,我感觉我有点头晕需要休息一下]

看来【归还转移】的后遗症如此糟糕啊,果然【单位配置】比较好啊,还好距离国王议会开始还有20分钟。

我带着贵族女孩到了附近的茶馆,要了一个单人间,并帮她调整到了一个睡觉舒服的姿势。

[库洛大人]

[你就暂时在这里休息,感觉舒服些了在工作,晚上2时后不用再进行任务。]

(ここで暂く休め。夜二刻になったら迎えに来るので、それまでに任务を终えるように)

面对着声调变得稍微有些奇怪吸引力的少女,我以尽量事务性的语气告知后离开了茶馆。

与20岁的少女孤男寡女独处一间房间什么的理智告诉我是很糟糕的。(风:禽兽不如啊)

『所以说! 「龙之瞳」被偷了吗! 』

「请冷静下来,殿下」

正前去午后的会议的我,用「顺风耳」技能刚好听到由回廊的对面传来的声音觉得很在意,所以绕道过去了。

……另外「殿下」?。稍微有点厌腻。

那里是说着妖精语并有着童话风格的少年,和感觉不太懂妖精语的文官的身影。

妖精的少年是以白色为基调的闪闪发亮的服装裹,佩带着合衬的杂乱的装饰品。

有如文官所说的一样,是大陆西南部的妖精王族。实际年龄365岁,不像外表那么年幼。

另外,妖精语是妖精族的共通语也应该是精灵日常语的向下兼容的语言,所以我是没有问题的理解。是优美的精灵语加上有点木讷的感觉的语言。

『您有什么困难吗?』

『哦!您是明白妖精语的啊。放置在房间的「龙之瞳」被偷走了!』

『是宝石什么的吗?』

『不同的! 「龙之瞳」是我国国宝级的宝珠。给予使用者龙的识破鉴定森罗万象的魔眼』。

——这次是宝珠吗?。

最近,什么事都跟魔族关系的东西也太多了。

这样的话,继续这样的话甚至能预见到干枯的芒草用激光烧尽的事了。(译: 不知道这样翻对不对"このままだと枯れ尾花を见てもレーザーで焼き払う事になりそうだ")

(译 :查了一下「枯れ尾花」大概就是「幽霊の正体见たり枯尾花」的意思)

我重新振作起来,将他的话向文官传达。(正是翻译)

「又是,盗窃案件吗?!」

我对文官语言侧着头。(译: "文官の言叶に首を倾げる"大概就是抱有疑问的那种感觉)

「王城有那么多的被盗的事件么?」

我虽然要求了文官去搜索,同时将「龙之瞳」在地图检索一下了,哪里都不存在呢?。

被拿走然后转移了吗,还是用道具箱被保存在哪呢?。

「……不,不是的,那样的事」

文官乱七八糟地糊弄了几句。

『说什么吗!那是我国的秘宝的哦!不会快点出动搜索队吗!』

妖精的少年拼命呼喊,将其他的盗窃案件的事推迟,少年向文官传达这着样的要求。

根据他说的话使用「龙之瞳」的使用者能暂时被赋予“物品鉴定”的技能的事,效果中使用者的虹膜会变成了金色,因而得到这个名字。

另外,在和少年聊天时得知,一天可以授予三次技能使用,每一次持続1小时这样效果。

各种各样的安排结束后,向刚才失言的文官再度追问的时候,告诉了我这两天左右的时间在王城发生了3件的盗窃事件来着。

被盗的物品外表全都是宝珠一样形状的宝石。

——感觉像是宝珠的东西?。

不论是前阵子的樱花饼魔族还有「自由之光」的斥候也说过「殿下」的孵化需要的物品是宝珠。

果然,是「殿下」的关系者在暗中活动的吗?

王城的宝物库的宝珠到拍卖开始为止是由我来保管的吧。(译: 保管为名实际让我们看下去)

那件事都不知道的家伙们,是在物色像的宝珠的东西吗?

话虽如此,「殿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这里不愧是大国的王都,有「殿下”的尊称受人有100名以上被记号了,追踪的话稍微多了点。

昨天和爱丽莎的会话中,顺便用地图搜索的时候也是这样,我没有特别标记可疑的存在。

现在王都的魔王信奉者的“自由之光”和“自由之翼”的残党已经不在,企图暗杀雪茄八剑的帕利昂神国的相关人员也离开王国了。

如果这是漫画和轻小说的话,这是和主人公和接触过的人物的法则吧,但现实是这么便利的法则等是不适用的。

如果适用的话,爱丽莎接触了的有着日本人的脸的私生子王子虽然也是「殿下」什么的……。

樱花饼魔族和“自由之光”说过的那些话已经向国王和宰相传达过,而「殿下」的锁定检索,我也试着设置陷阱然后把犯人揪出来看看吗。

我在考虑用什么样的陷阱才好的时候,时间勉勉强强地溜入下午的王国会议第二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