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三卷 web版试看-13-7 撒诱饵

我是佐藤。说起撒诱饵的话就会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在防波堤做这种事。撒下作诱饵用的磷虾就会看到沙丁鱼们激烈的反应,记得是有点可怕的感觉。



「红龙卿,这是打算在后天开始的拍卖会中预定要展出的物品吗?」

「因为托管期限结束了,想在下月的拍卖会中展出」

公都的老子爵看到放在我前面的宝珠双眼闪闪发亮着。

我在王国会议结束后去了社交沙龙(译: ?什么来的好象以前我也有问过不过忘了),炫耀着用血玉石制作的宝珠。

当然,并不是为了骄傲和满足虚荣心,而是为了在午休所听说的皇宫内的盗贼们将其引诱过来的饵食。 (译: 而是要用来装B的而且血玉石神马的你都可以随便的拿到吧)

这个血玉石是从迷宫下层的吸血鬼中得到的物品之一,主要被用在体力回复和精力回复的魔法道具的素材。

象我这样随便用一次性的魔法药的素材的人好象并不是太常见。

(译: 因为你是GM麻,挂B都没你那么强啊像你那样的人满街都是的话应该是叫GMOLINE吗)

虽然是得到血玉时同时间得到的劣化版的魔法素材,不过据说这个血玉石本身也是相当的稀有的素材,是沙加帝国的吸血迷宫出没的「血之从仆(blood·尾随者)」的稀有的掉落品在市场上是找不到供给品的。

不过,我因为看到过邦(->吸血鬼真祖)和作为从属的吸血姫们轻易地做了出来,所以并没有觉得是贵重品的感觉。 (译: 当然了那个是挂B,而你是GM,还有什么是稀有品或贵重品啊)

「本来还以为是红宝石,但原来是血玉石啊」

「难道说——比丝塔路公带着的血玉石的项链是更为红茶色的啊?」

「血玉石如果是明亮的红色的话听说是代表是质量良好的那样啊」

「这样清澈的颜色的血玉石,到底有多少的价值啊……」

好象是就连看惯奢侈品的大国的上级贵族把眼睛的颜色都为之改变的程度的贵重物品。

……更合适的,如果是拳头大的红宝石和祖母绿也许可能会好一点。

虽说是比想象中更大的回响,不过会如同当初预定的那样变成传言的吧。

虽然是稍微显眼了点,不过相比起讨伐了「楼层之主」而升爵为子爵算是微不足道的事吧。

(译: 你这挂BGM还有脸说这些么)



那么,扩散传言的任务就交给贵族的亲信和在场的女仆们吧,我的话就去准备宝珠的保管地方吧。

到达王都时就想着制作的去去盗贼走至今还没开始动手。

(译: 不是我想吐槽,而是"盗贼ホイホイ" 要我怎翻啊)

于今晚的代练的地方的确认的同时我也想在迷宫中进行去去盗贼走(意译:盗贼驱散)的研发。

(译:又忍不住要吐槽了接下来是由GM砂糖教授制作去去盗贼走的小教室)

首先,写出简单的设计图到记事本中吧。

因为是在迷宫城市的宅邸也制作过一次,稍微改良那个的版本2。

接下来就是素材的准备吧。

将迷宫那非常硬的墙壁用圣剑切割出来,作为建材使用。

在粘合方面用树木型的魔物放出的强力的粘液大量的确保的话是不成问题的。

只需用三十分组成的去去盗贼走,是边长7米的立方体的建筑物。

内部是立体的迷路状的通道的组合而成,非杀伤系的陷阱各种各样的准备了。

通道是紧能直立行走的移动象是的通气孔一样的窄,死胡同也预先准备好了。

大概,如果普通地移动到宝物房间预计要一小时左右的这样。

如果是能传唤使役小动物的盗贼的话能轻而易举地侵入到宝物房间,而那个的对策是没有一定以上的膂力(りょりょく)就不能取出宝物的固定着就行了。

之后只需要在王都的宅邸的庭园填埋这个就可。

暂且,先回到皇宫,然后从那里乘马车回到宅邸。

也许是因为在迷宫占用了时间的关系,在去迷宫之前还在我家的珍娜桑的标记移动到塞琉伯爵的宅邸那。

换好衣服后在客厅一边放松,一边向爱丽莎询问关于珍娜桑的事。

「珍娜桑已经回去了吗?」

「嗯,被伯爵那过来的使者来带走了」

呼~嗯,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态吗?

过一会在越后商会那儿试着打听下有没有什么情报吧。

在庭园玩着的小球和波奇从客厅的窗口出现。

「猎物~?」

「主人,抓住了一个可疑的人的说」

似乎传言好象开始出现效果。

我从从后门走向庭园,实地检查二人所捉住的贼。

根据AR表示好象是犯罪公会「长臂猿」的一员。

是到达王都时袭击我们的马车的那些人的余党吧。

检索地图后发现有从宅邸向市区逃跑的光点。

安上标记在吃饭后再去捕获吧。

(译:这就是GM)

「那么,可疑者君。告诉我的是由谁命令侵入的吧?」

「哈,哼。你觉得本大爷会说吗?」

「当然,是会说啊——」

(译:在GM面前装B的,不要问我下场如何)

使用隔音魔法和遮挡用的土壁进行讯问。

「——哎呀」

「准备好了吧~?」

「地狱般的痛苦等着你啊」

依我的指示小球和波奇的开始了拷问。

在隔音空间内可疑者的笑声(···)回响着。

为了帮助看似是快乐地挠痒痒的小球和波奇用「(气体?控制)気体操作」的魔术预先抑制空气的流动。由于这个缺氧度也会随之升高了吧。

可疑者折服了是1小时后的事。

看来是比想象中口硬家伙啊。

「——最初是偷出毕斯塔尔公爵乘坐的飞空艇运出的宝珠,是被头领命令的。听到这里的子爵好象持有着那个宝珠——」

连呼吸也逐渐微弱的可疑者说着。

嗯,到达王都的日被袭击,原来也是为了宝珠的样子……

之前被逮捕的是好象实行部队的头领。

用地图检索这些人的头目。

……不适用?

「你们的头目的名字呢?」

「罗,罗波」

这次用那个名字检索还是没找到。

「好象拷问还未足够」

指示波奇用手指折断便宜贷的青铜剑。

看到那个后满脸苍白的可疑者主张自己是清白的。

「嘛,等我一下! 我没有说谎啊!」

虽然是真诚的表情,不过盗贼的言词不能当真的。

指示小球和波奇的二人重新开始拷问吧。

『主人,露露的螃蟹锅已经准备好了的说』

「明白了,马上回去」

由于声音不够传达得到,爱丽莎用空间魔术联络过来。

比拷问盗贼火锅的那边比较重要。

我用绳捆住盗贼在土壁中放置(play)。即使挣脱开绳子逃出了,袭击盗贼的据点时一起再捕获也就行了。

(译:"盗贼の本拠を袭うときに一绪に再捕缚すれば良いだろう",我直译了)

「唦,你们两个也要晚饭了啊」

「爱!」

「哇的说!」

我带着二人回到了宅邸里。

「真是的,米娅不是作为学生而是成为了老师呢。吓了我一跳」

「嗯,真是惊喜呢」

米娅用象是胜利了的微笑转向爱丽莎展示出胜利手势。

原本,就是作为研修教员而进入学院的所以没有问题。

「那么~?」

「就是这样。主人先生也希望能听听波奇说一下的说」

在小球催促下波奇说出在骑士学园发生的事情。

不论如何,两人都能收到小弟啊。

然后,在吃过的螃蟹菜粥之后爱丽莎看起来好象很为难地挤出话来。

「那个呢——」

吞吞吐吐的爱丽莎。

「搞砸了什么吗?」

「不会生气?」

「根据内容吧。赶快说」

「呜,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啊……」

那样,为何看起来很难说出口啊。

「是成为了公主大人的朋友」

「梅内雅公主吗?」

要说是在王立学院的公主的话只能想起是梅内雅公主呢。

爱丽莎不断地摇着头。

「不是的。西斯蒂娜殿下」

——又是,殿下呢。

但是,对西斯蒂娜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对啊,禁书库的那个冷淡的公主大人好像是这样的名字。

据说是,爱丽莎的魔法的话题成为契机令关系变好了。

「就是说,被公主先生邀请了参加茶会了啊」

「嗯~,不是很好吗?米娅也一起来吗?」

「嗯」

米娅轻轻点头。

爱丽莎轻轻地「主人先生也」的嘟哝着。

「难道说,我也被邀请到公主的茶会吗?」

「啊,嗯」

原来如此,的确是很难说出口的事啊。

西斯蒂娜公主的话由于与力西伯的婚约解除而变得自由。

如果我打扰了茶会的话,就会被周围误解成瞄准着她的伴侣的宝座的那样吧。

(译: 又是神女(公主)有心襄王无梦(砂糖),砂糖果然只对亚洁专一,一切都是为了爱与亚洁!!)

不过呢,也不会认为爱丽莎注意不到那样的事,相当和公主合得来的吧。

我想着这里就承受一些的流言吧。

「不用那样的表情麻。会参加公主的茶会的啊」

「……好吗?」

「啊,不是别有用心的啊,如果是贵族的太太主办的茶会的伸延的话没有问题的」

而且,由于中级魔族在力西伯爵领地闹腾的原因,不能得到领主的妻子之位的西斯蒂娜公主也是「殿下」的可能性低。

——但如果是想婚约解除,令力西伯爵领地半毁的话就是另算。

晚饭后,在庭园设置好去去盗贼走之后,用库洛的身份袭击犯罪公会「长臂猿」的藏身之处,在场的全体人员全都被成功捕获了。

以防万一他们逃走,在附近的供水塔顶配置了爱丽莎和小球,不过平安地结束了。

在完成捕获时,突然出现了神秘的气息。

「——袭击我的手足的不知死活的东西」

在急忙躲避开与银光一起飞来的刀刃。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双手拿着曲刀绿色装束的男人站立着那儿。

AR中表示的名字为「罗波」,有着等级66的水平。

——奇怪了。刚才检索时不在那的。

一边避开双曲刀的攻击,一边对那家伙安上标记。

那家伙的剑术虽好,但不是有「预读∶对人战」技能的我的对手。

「原来如此,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吧——」

从容地嘟哝着的男人再次发起连击。

这次避不开受到了攻击,在那家伙收回刀之前切开他的绿色装束上的面具。

那是曾经见过的脸。

是传唤魔神的一部分的「自由之光」的干部,与「海市蜃楼」波鲁波罗相同的脸。

波鲁波罗与罗波,名字也相似。说不定是那家伙的亲属。

那么,用剑的游戏差不多就要结束了,用平时的掌打使其无力化。

——突然,那家伙出现了奇特的行为。

竟然,用自己的曲刀捅上了自己的胸口。

从伤口喷出的血变成雾状袭击过来。

——不知为何,危机感知出现了反应。

我以不被血触碰到那样地向后跳跃避开。

沐浴了血的地面象是洒上强酸那样升起了白烟的被烧灼。

那家伙的身影消失了。

象白烟只是一瞬间,就在罗波的身影被遮住的间隙逃出到房间外边。

在房间中的本应被捕获的「长臂猿」的成员全体都被杀死。

大概,是封口吧。说是手足但还真是爽快的切掉啊。

在铁臭味的房间中打开地图。

——没有?

地图没映出表示出那家伙的标记。

难道说,是会使用影子魔法的吗?

我那样考虑着再次确认地图的所有标记。

——叭咖那。

在那里也没有罗波的名字出现。

不论是用影子魔法中的或是转生者用的独特技能制造的结界内也都,作为全部被标记着……。

说不定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独特技能之类。

是勇者还是魔族或是魔王呢……。

至少可以作为与真正的「殿下」的有关人员来考虑吧。

我把遗体以外在藏身处的物品全都拿回家了。

(译: 包括衣物!?)

希望在这其中会有有关「殿下」的情报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