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三卷 web版试看-13-10 网中猎物

我是佐藤。侦探和盗贼的cp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现实生活中一般是警察组队刷盗贼的。

====================

我和小光说了一宿,到了早晨我们才一起去了天龙殿。

小光计划在安抚好天龙之后就来王都。

我没法直接用单位配置移动到神殿,所以就在小光的房间的角落里安装了归还转移用的刻印版,这样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见面就可以见面了。

在走出神殿前,我本想获得那些龙们的谅解的,但是他们都吓得不敢靠近神殿了,所以就拜托小光来帮他们走出心理阴影吧。

下次有机会再来的话要记得带点土特产呢。

虽然我犹豫着要不要先去赫鲁艾娜森林露个脸,但是想到现在露露都还没有起来,所以还是先搞定王都的盗贼吧。

我使用单位配置移动到红龙邸,同时启动了反魔素迷彩并打开菜单侦查周围。

高耗魔技能当然不能一直用啊。

这么想着的同时我有从地图上确认了一下,发现那个斗篷现在就在贫民街的角落里,也没有用技能。

看来是符合我的预想的。

我在地图里调出了斗篷所在的盗贼老窝,用单位配置技能直接传送到他所在的房间。

当然我早就从无名我是切换到昨天抓贼时的小黑模式了。

斗篷正躺在床上睡觉,身边躺着两个裸女。

这家伙似乎还没发现我,大概是因为我开着魔素迷彩以及隐藏的原因吧。

这俩女的可能也是和盗贼一伙的,以防万一,一起抓走得了。

趁着他睡着,我就用魔手把他用绳子绑起来,绳子是“荆棘缠绕”里的荆棘。

果然做到这个程度他无论如何也醒了,而且一起来就开始大声哀嚎。

趁着他哀嚎的时候,那两个女的拔出短剑在床上摆出架势。

因为很麻烦,所以我就用眩晕导弹把那两个女的打蒙了。

晕倒的女人们就倒在了床上,手中的小刀在斗篷的脸上划了一道伤口。

这次不像昨天一样,喷出来的都是红色烟雾了,而是普通的血一点一点的滴在床上。

“你他x的是谁啊!”

——昨天才见面的,这么快就忘了?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像对付那些女的一样,用眩晕导弹直接对着他肚子来了一下。

本来觉得说不定他会抵抗掉的,结果,斗篷的状态已经是昏迷中了。

……奇怪啊,这太容易了吧。

我使用了反魔素迷彩技能,发现斗篷的脸上有点奇怪的感觉。

AR表示,名为“神偷的装备”的认知阻碍系道具。

因为没有办法轻易的去下,所以就碰了一下,收到了储存器里。

——这,他喵的是谁啊!

我本以为这是斗篷的,但是他的身姿变了。

一只30级满脸胡子的中年大叔出现在了我面前。

看起来这是用特殊道具制造的假目标啊。

把假斗篷留下,将其他的盗贼变为诱饵,让王都的卫兵们上钩。

====================================

我将他们从盗贼老窝带了回来,等假斗篷醒来之后就开始审讯了。

“那么,就请讲一下你和斗篷之间的关系吧。”

“哼,鬼才和你说话——”

虽说把波奇和小球给叫来也行,不过这里直接用普通的威胁就可以了吧。

我用右手抽出一把魔剑,将房间里的钢甲一分为二。

“希望你在失去四肢之后,也能这么说。”

虽说用上级魔法药能治好,但是我也没打算真的这么做。

“——当然,看我这无血无泪的表情,就知道是不是动真格的了”

看起来,扑克脸的技能再次建功了。

“叫我出卖头,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假斗篷的都吓得声音打颤了,还在那里嘴硬。

“你认识斗篷的时间长么?”

“啊……在我还在帕里昂神国当盗贼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了,已经十多年了呢。”

大概是因为交涉技能和询问技能生效了,宁死不说的东西也能简简单单的套出来。

看起来这家伙自己还没发现已经说漏嘴了。

“——波鲁波罗大哥说要在西卡王国大干一场,叫我们先过来准备一下。”

“哦,是被称为蜃楼的名人么?”

“呵呵,大哥很牛的!”

假斗篷像是醉汉一样无视周围的状况吹嘘着。

不知不觉间,我获得了“诱导自白”技能,看起来很方便的样子,所以就加满了。(译:男主自带诱导自爆max属性)

听他说,这家伙用的东西都是蜃楼波鲁波罗给的。

……等等,这家伙说的话有点怪啊。

斗篷和这家伙在关系上都是蜃楼的下属。

斗篷管蜃楼叫哥哥,这家伙应该管他叫叔叔吧。

是不是因为风俗习惯的问题呢,还是问一下吧。

“蜃楼波鲁波罗不是叔叔辈的,而是你大哥么?”

“当然啊,就是大哥将我从贫民窟里带出来的。”

“这不是斗篷做的么?”

“对啊,头是恩人。”

“什么事情上的恩人?”

“什么事情……什么来着?”

假斗篷一脸惊讶的沉默了。

这不就和中了魔族精神魔法记忆操作时的莫诺男爵一样么!

——危机感知起反应了。

一道银光向着假斗篷和我飞来。

我用魔手挡住银光,并将其收了起来,对着袭来的身影毫无预兆的踢出一脚。

"怎么确定位置的?你这家伙!"

被我一脚踹飞的斗篷从瓦砾中漏出脸来。

——在说“你这家伙”?

我直接无视了身后假斗篷的哀嚎,上去就继续踹准备起身的真斗篷了。

打破对方将双臂交叉在胸前的防御准备,一脚将他踩回了瓦砾中。

大概是因为对方有魔素迷彩的技能吧,ar无法显示他的信息。

那,这里就来套套他的话吧。

“——绿皮高等魔族来这做什么?”

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斗篷依然是一副能面般的表情。

这时,我注意到在他的左腕上有一只和假斗篷一样的手镯。

“竟然被50级的白发小子给看穿了,真是不给面子啊,你这家伙。”

对着想青蛙一样笑着的斗篷,不,是绿皮,我从储存器里取出圣剑迪兰达鲁砍了过去。

当然,目标就是他的左腕。

在将他身边出现的无数冰箭用无吟唱的破魔给求散的同时,我一剑斩下他的左腕。

我尝试用储存器收下的时候却被弹开了。

——那就这样!

我直接用炎炉将他的左腕烧成了灰。

魔法散逸出来的能量化为冲击波将盗贼基地的地面炸的粉碎。

因为没有要杀人的意思,所以也就无奈的将假斗篷用护盾和防壁保护起来了。

令人惊讶的是,那个手镯就算被这么烧也没烧光。

所以我就用魔手抓住那个手镯,将它放在了储存器里。

伤口处正冒着烟的绿皮化身攻了过来。

他的手上还握着和绿皮相称的绿色的魔剑。

我只是轻轻后仰就闪过了魔剑的斩击,然后也没摆什么架势,随手一剑就将他一分为二。

对看起来像人类的对手下杀手,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的,不过一想到其实里面是魔族,如果留手就会露出破绽,所以我就硬下心来下手了。

与昨天一样,这家伙的血液落在地上就冒出白烟。

从白烟中我看见这个被切成两段的家伙还保持着人类的姿态站着,这让人有点觉得惊悚。

看着这个逐渐崩坏的化身,他的情报终于可以出现在AR上了。

AR显示姓名“萝卜(假名)”种族“人族(魔族)”。(译: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外号来着,后来回去一看才发现是名字。)

看起来没有腕轮就无法伪装了,初始状态根本就瞒不过我的菜单啊。

在他化为一阵黑烟消失之前,我将AR中显示的信息记了下来。

技能有变装,隐蔽,伪装,可以使用“精神魔法”和“冰魔法”。

“——那么前戏就到此为止了,殿下一旦即为,我们就都回来了。好好享受这短暂的和平吧,你这家伙。”

扔下这样的台词化身就完全消失了。

……看来这家伙高昂的情绪连语尾都差点没拉住。

地图上化身的标记消失了。

看来在死亡和化身消失的同时,在地图标记一览里也会消失。

确认之后发现,绿皮,假萝卜那里弄到的被称为“神偷装备”的手镯似乎是三个一组的装备。

除了具有认知阻碍,自信息修改,隐蔽的效果以外,还有将装备者的位置交换的一定程度上的传送的能力。

我对三个一组的最后一个进行检索,发现它的持有人就在靠近王都边缘的孤儿院那里。

那么在吃早饭之前,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吧。

==================

“少年,这个头巾是你的东西么?”

我正对着在孤儿院的水井那里打水的白发少年问道。

这个少年的名字是日本人的名字,但相貌却是白种人的相貌。

“没错。”

名为慎的少年说话的时候有点底气不足,一边还用手挡着头上的头巾。

这个头巾就是神偷装备中的最后一个。在前额的位置上装饰着一个相当精致的闭合的眼睛。

“你是从哪弄到的?”

“前些日子魔兽暴动事件时,被压死的乞丐爷爷给我的。”

……恩,那个这个爷爷就是原主人么。

但是慎本身是伪装的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

“先给我看看啊”

“啊——”

我用魔手夺过少年的头巾。

没想到抱着胳膊的我能够做到这点,慎惊讶的叫了起来。

在头巾被取下后,他的名字和种族都没有变,等级还是三级。

改变了的是技能连和详细说明栏两个。技能的单手剑消失了,而出现了痛苦耐性的技能。而详细说明栏却变成了空的。

哎呀,称号也增加了——这是什么?!

我用扑克脸隐藏了内心的惊讶,向着对我抗议的少年提问道。

“你在来这孤儿院之前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

“真的,没有一点被这里的院长捡来之前的记忆。”

少年慎有点生气的喊着。

看起来不像在说谎。

考虑到详细信息为空,估计真的是丧失记忆了。

“勇者,魔王,殿下——你对这些词语有印象么?”

“勇者和魔王什么的,从来孤儿院的大妈那里听说过。殿下什么的学院里的公主和小胖子是这么称呼的。”

我仔细向慎少年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他讲的是梅内亚公主和王族庶子的索卫亚的事情。

说起来,我从爱丽莎那里听过慎少年的事情啊。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那个死掉的乞丐有什么关系?”

“那个爷爷每次见到我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话?”

大概是慎也很讨厌那个爷爷吧,他一脸抱怨的说道。

“自由啊什么的,即位啊什么的,祭品啊什么的。”

自由,即位和祭品么?

这个老爷爷说不定也是自由之光的成员啊。

“那个……如果你想要那个头巾的话,一铜币,不,一银币卖给你如何?”

慎少年这话真说到的我心坎上了。

要走别人的遗物总还是让人觉得过意不去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

无论如何,把这东西这么放着还是有点太危险了。

“成交,那我就买下来了。”

我将一枚银币和一条黑色头巾从储存器中取出来交给他。

“这是?”

“你换用这条吧。虽然是便宜货,但是不戴的话总会觉得不习惯吧。”

“啊,哦……那我就收下了。”

慎少年冷淡的接了过去,但是弯曲的嘴角出卖了他。

看起来,他对我亲手制作的带有认知阻碍的黑头巾还挺满意的嘛。

“再见了少年。”

我说完转过身,背向慎少年或者说是勇者慎,离开了那个地方。

没错,他所隐藏的称号就是这个“勇者”。

将载有认知阻碍功能的头巾交给他也是为了隐藏这个称号。

下次见面的时候,给他一把训练用的木圣剑也是不错的主意啊。

先去和真正的勇者小光说说这件事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