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28.カミ

我是佐藤。幻想世界的主角们,为什么好像能对抗绝对赢不了的敌人呢?

该逃跑的时候就逃跑,觉得最好是谋求卷土重来。

「——预期正确的话是什么啊?」

「强敌」

一边往上看到好像将月亮分成四份的黑线,一边尽量用戏谑的语气回答艾莉莎的问题。

判断敌人也许是操之过急,我的心里深处「那个是不能并存的东西」什么的低语著。

不久就要进入雪茄王国的范围内了吗,黒线旁边AR表示出现。

——UNKNOWN。

那是曾经和狗头魔王在沙漠作战的时候出现,和幼女姿态谜一样存在的同样表示。

宽10公尺,高9公里,以为是人影但异常的细长……。

感觉更粗了不过,那是因为黒线正把光吸入所以看起来是那样的吧。

慢吞吞降下来的那个,在王都上方大约100公尺的地方滞空。

「那是什麼?头发?」

「但是,感觉到很强的魔力吧。」

密特回答了往上看到三根黒线的艾莉莎嘟哝。

……头发?

照说的看看,确实也没有那麼看不见的东西。

——神的头发?

什么啊,这个到现在为止都觉得没事的愤怒是。

这个是听到老掉牙噱头的女白领们的心情吧?

……但是,恐惧感消失了。

仔细想想,神会死的事已经证实。

而且,什麼样神的一部份是无法判断的,那个应该不是神的本体。

顶多,被部分召唤的是神的一部份,用神剑消灭掉吧。

「主人,很少见的没生气?」

「——没生气啊?」

艾莉莎那家伙,相当的敏锐。

隔著黄金的盔甲也能知道。

「稍微,解决掉」

「诶?不是不得了的家伙吗?」

「因为有个所以能想点办法」

我把放在刀鞘裏面的神剑举起来,在黄金的盔甲中做出从外面看不见的笑容。

「主人,陪同。」

「波奇也是,陪同的说。」

「Master,希望伴随。」

莉莎,波奇,娜娜提议同行,但是这个不能点头。

以前,「不死之王」森出现「神的碎片」用圣剑攻击的时候,不只破坏连干涉也不能。

莉莎持有的龙枪的话,或许是相通的也说不定,形势不利的赌博。

「不行。不好意思不能带去。对方太坏了喔。」

我像告诫那样的告诉,三人坦率的听懂了。

像木桩那样拉著斗篷脸色发青的米娅,和一脸快哭出来小玉的样子。

「不行,那是不行的。绝对,这样」

「回来~?」

虽然剥下感到不安的两人是可怜的,不过有当那个开始动作时王都就会毁灭的预感。

我将两个人温柔的拉开交给莉莎。

「大家都在这里。从现在开始是我的工作。」

当我移动的时候,这些孩子们的防备会下降,没有多余时间交换装备。

我把撤退时机的判断交给娜娜,嘱咐艾莉莎和莉莎撤退的时后不要迟疑。

往三根黒线而去,从王城飞来了红莲的火焰。

不知道是上级魔法或是禁咒,那火焰刚命中黑线就像蒸发一样的消失了。

一根黒线的根部突然变成螺旋状的形状——。

我用闪驱插入黑线和王城之间。

勉强来得及更换「弑神」的称号。

——像鞭子的黒线像是要把王城打掷一样的袭击过来用举在身体之前的神剑接受。

神剑碰触的黒线,发出黑色的火花裂开成两个。

飞散的火花变淡消失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火花本来的颜色。那是很深的,很深的紫色知道了。

——咕,好重。

我用闪驱抵抗惯性,即使如此还是一瞬间被猛烈的突击推挤到王城之前的地方。

目前的王城中,有塞拉和亩诺男爵领的人们。国王和宰相也是,抛弃也有太多交流了。

虽然愚蠢攻击的宫廷魔道士雪茄三十三杖们是自作自受,但是也不打算抛弃其他的人们。

被撕裂的黒线一下子,拉近了王城的距离。

两个裂开部分的黑线也,从裂开的部分像游泳的轨道那样卷回黒线的本体那边。

我用天駆离开王城,前去靠近上空的黒线。

将储存器中取出的圣剑迪兰达尔的魔力吸出来,把那个魔力注入神剑。

每当注入魔力的时候漆黑的刀刃一点点的伸长。

圣剑的魔力全部注入结束的时候刀刃的长度超过10公尺。

那麼准备完毕之前,还有一步。

魔力注入到一定量之后,我知道了那个的语句。

从神剑,把那个语句传达过来。

我宣告最后的语句——。

「神剑啊。『毁灭』」

那个宣告是不应该的也说不定。

——月夜的真正黑暗降临了。

神剑触及的光芒消灭了。

——夜空的寂静降临了。

神剑触及的空气消失了。

——然后,神剑触及的黒线像蒸发成雾气那样的剥离,像是被漆黑神剑的刀刃吸入般的消失。

我用闪驱追溯黑线,在一眨眼之间把9公里上空的另一端灭尽了。

剩下两根。

「什么啊,比想象的还简单不是吗?——」

黒线过於脆弱而发愣,那样的自言自语脱口而出。

但是,眼前看到的景象,我浮躁的心像是浇了冷水那样的变冷。


眼前看起来很小的王城一角全部不见了。

幸好,王城的人们聚集在本楼阁所以好像没事,如果神剑的「圣句」所使用的场所是在本楼阁附近的话,会变成无法挽回的事。

——反省,反省。

深刻的反省先暂缓,现在是事态的收拾为优先吧。

AR表示判断毁灭的范围大约在数百公尺以下。

黒线就从灾害波及不到地面的高空用钓的处理就好了吧。

对黒线用长射程的「光线」攻击,攻击我的部分用『毁灭』状态的神剑消灭。

从刚才开始没有空气很难受,只看体力槽和耐力槽的话,一小时或两小时没问题吧。即使是我外挂的身体。

在第二根黒线消灭的地方,该说是黒线缺乏自主性吗,像是骷髅般的缺少智慧令人在意。

像网络游戏等的非主动怪物一样,即使其他的黒线被攻击只要自己不是也受到攻击,就没有反应。

斥候的神灵召唤失败是原因吧,是否黒线本来有其他的职责呢,过於神秘。

就像这样把思考岔开的是,虽然只有几秒,不过那几秒好像就有问题——。

从东北东遥远的彼方,像朝日一样升起来的白色光芒诞生了。

那个白光收敛,变成一条白色的光束将最后黑线撕裂成两个。

光把黒线断成两截后也不失去气势的直线前进,把王都的对面谷仓地带变成一条灰色的裂缝。

放出光的是东北东的灵山,富士山山脉的方位。

用不亚於我闪駆的速度,飞来的是白金的箭头——全长超过180公尺的巨大天龙。

……果然,天酱是天龙的天。

王祖大和传说而来的天龙是那个吧。

天龙用被称为「全部穿过」的牙齿咬碎黒线,用不亚于牙齿的角和爪子撕裂黒线。

我一边观察,一边降落把天龙最初的「龙之吐息」断成两截的空中黒线用神剑消灭。

变短的黒线,被天龙撕裂的同时也缠绕着那个身体。

而且,一部分正和天龙同化着呢,白金的鳞片都被染上黑色了。

大概离地面一公里的地方,神剑的魔力一口气吸回移到圣剑迪兰达尔。

一定以下的魔力就像圣剑的圣句那样,神剑的『毁灭』好像也被解除了,变回原来的神剑。

在王都的上空好像激劈哩啪啦板子破裂般的声音回响。

是天龙那边。

『KUROOOUUUUNN!』

被黑线侵蚀的天龙发出惊叫。

连懂龙语的我也不能理解是什麼意思,肯定是惊叫吧。

抓住因为痛苦打算掉到地上的天龙尾巴,像大回转那样在空中画个圆往王都的外面扔掉。

即使是我也觉得是严厉的对待。这是必要的处置。

这样巨大的身驱在王都掉下来的话,会有怎样的牺牲不是知道的吗。

王都的谷仓地带变成荒地,天龙创造了深的山谷。

农家的大家对不起。要等到可以咏唱的时候,所以现在恢复原状还请饶了我吧。

天龙吃得到处都是的黒线碎片,地图标记用神剑按顺序消灭。

那样的东西留下来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其中一个,不幸被冒出头的鼹鼠魔物碰到了。

——接下来的瞬间。

滚动的鼹鼠身体从内部翻出,魔核露出的状态像史莱姆那样不规则形态开始动作了。

把周边的瓦砾和魔物的尸骸吸收后巨大化。

应该等级20的鼹鼠,巨大化结束的时候等级上升到了50。

看来,这个兴奋剂好像是斥候招唤黒线的目的。

我从空中用「诱导气绝弹」对鼹鼠史莱姆发射,从正下方用「集光」和「光线」的组合魔法打进去将那家伙的魔法防御和身体剁碎。

除了黒线的本体以外普通的攻击好像也通用。

我瞪著从空中掉下来的魔核。

黒线正要钻入露出来的魔核。

我从地面跳起来,将落下的魔核以及黒线用神剑劈开消灭了。

在王都外面让小山崩溃的暴乱天龙现场用闪驱赶往。

看来失去自我的样子,小山崩溃后想要前往附近的街道。

用闪驱抢先到天龙滚动的方向,踢开那家伙坚固的鳞片阻止。

『GYURORORORONN』

糟了。体力槽减少两成左右。

天龙意外的脆弱吗?

像是失去意识一样的对不准焦点的眼睛朝我的这边转过来,「龙之吐息」击中前用闪驱避开。

就这样移动脸部把呼吸的火线朝向过来,用闪驱移动到那家伙的侧面,从旁边踢开让呼吸朝向天空避免受害出现一样。

AR表示天龙的状态是「狂乱」正被「侵蚀:魔神」

——那个黑线的真面目是「魔神」的一部分吗!

UNKNOWN的黒线,因为天龙被侵蚀的事好像曝露真面目了。

天龙被黑线侵蚀的有27个地方。其中,大量的黒线缠绕着头部和尾巴,逆鳞3个地方。

——那么。

是粗鲁的模仿,请原谅吧。

我单手拿着神剑逼近天龙。

失去意识的天龙尾巴用超越音速的速度袭来。

天龙的鳞片连圣剑都能弾回去,王祖大和的图画书上写著。

那个鳞片,那个「黄金的猪王」的魔剑据说都可以挡住。

但是,在神剑之前像纸片一样。

把天龙的尾巴切断,让缠绕在尾巴上的黒线消灭。

我在天龙的背上奔跑,那个身体每个挖出来的黒线消灭。

虽然有些粗暴,不慌不忙的处理等全身被侵蚀的时候就不是开玩笑了。那个才是出现超过魔王的灾害吧。

好像不是对待女士的行为,龙的姿态让罪恶感很少。

而且,天龙体力的话应该充分保持了。

我硬著心肠,把黒线从天龙中消去。


沾染龙血的同时,仅仅10秒后几乎所有的黒线都消灭了。

——剩下的只有逆鳞和头部。

这里不能把身体挖开。

只能抓住黒线剥下来。但是,笨拙的触摸我也好像会被侵蚀。

我对没拿神剑的手表面形成魔力铠甲。

然后,想要就这样抓住停留。

——虽然说对手是神的一部份。觉得不谨慎的行动相连著灭亡。

我劝诫自己的骄傲自大,魔力铠甲变质。

假如更换魔剑的构成材料能做成圣剑。

然后,魔刃好像是圣刃的亚种的话。

神的力量也一样,不是能够再现吗。

我借用神剑的力量,将魔力铠甲染上神气。

红色的是魔力铠甲的光,慢慢把颜色变成像神剑般的漆黑。

——那彷佛是和黒线同样的颜色。

考虑多余事情的佐藤。

现在是——。

我用神气缠绕的手把从天龙头部跳出来像白痴毛一样的黒线抓住并抽出。

听到格外大的天龙悲鸣,现在不是争夺的场合。

拔出的黒线,对面的手上拿的神剑而消灭。

然后,最后是把缠上天龙逆鳞的黒线拉扯剥下来的时候,不小心逆鳞剥下来。

那是相当痛的吧,天龙发出一声悲痛的叫声昏过去。

从逆鳞拉扯剥离的黒线,一边用神剑消灭一边在内心向天龙道歉。

>「魔神的产物」打倒了。

>「魔神的产物」打倒了。

>「魔神的产物」打倒了。

技能「 」获得。

>称号「神徒」获得。

>称号「触犯禁忌者」获得。

>称号「拷问王」获得。

>称号「嗜虐者」获得。

>称号「天龙的天敌」获得。

有点非自愿的称号,事到如今系统掌管有人将不投入。

滥捕上级魔族的缘故,「魔神的产物」打倒了的缘故,我是等级312了。

没有名字的技能获得表示是BUG吗,技能一览上没有记载。

一边精神上疲劳的快要失去意识的样子,我一边用珍藏的上级回复药和治愈魔法把天龙的伤治好。

切断的尾巴如同预料的连上了,被剥下来的逆鳞以及战斗中折断的牙和角,爪子无法恢复原状。

魔力填充到极限之前的上级回复药就让爪子长出来了,所以牙和角努力的话也能再长出来吧。

疲累的缘故,思考什麼都马马虎虎。

到此为止的疲劳或许是来到异世界后第一次。

而且……从刚才开始就感觉不到左手。

我为了确认左手的状态取下黄金铠甲的护腕。

看到从护腕下出现了左手,我失去了言语。

那只手失去了人的皮肤的颜色,正染上漆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