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27.预言的去向

12-27.预言的去向

我是佐藤。所谓的预言是为了提高正确率而使之暧昧的东西。根据解释者解释的分寸,之后得出什么样的解释都可以。

那么,存在着神的世界的预言———

拖着青色的残光,用闪驱在王都的上空奔驶着。

——找到了!

在屋顶之间不断跳跃着的黑衣的男人——【自由之光】所属的高等级的斥候面前着陆。

双手挽着两脚同时着陆的样子,就算是我自己也想吐槽“来者何人”。

看到我的身姿停住脚步的斥候说话前,我打起了招呼。

“打算去哪里呀?”

对着我的话经由【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吐槽着“那里应该《接下来打算朝哪里去啊?》这样的吧!”的爱丽莎,在这里没有打算使用NETA,所以不打算回嘴。(愚者:爱丽莎真是喜欢Archer梗啊!)

“从王城的宝物库里偷走的东西还给我吧,盗贼君?”

“■【宝物库(Item box)】?

斥候坦率地打开了道具箱从中拿出小袋子。

以为是假货来着,雷达上“我的【咏唱】宝珠”的标志复活了,所以应该是真的。

“真是听话。这样千刀万剐之刑就给你免去吧!”

斥候有无言的那样将装着【咏唱】的宝珠的小袋子朝天上高高地投掷。是为了制造出我的空隙吧。

我朝着侦察的方向发射了10发左右的【短気绝(short stun)】,小袋子那边则以闪驱接近。

很好,平安无事地拿到———

《回来》

——我抓住小袋子前一霎那,消失了。

目光之下是以影子为盾一样的斥候,一手拿着小袋子一边从自己的影子中沉了下去。

——切,影魔法么?

不,这家伙拥有的是光魔法和神圣魔法这两个。

那么,这是这家伙持有的道具的能力吧。

“休想逃走!”

我潜入斥候做出的不定形的影子之中。

带着似乎会发出“扑通”一样的声音的气势,我闯入了斥候所做的影子亚空间。

完全没有光,所以完全看不到,不过AR表示和雷达需要另谈。

斥候本人和【咏唱】的宝珠上的标记将方位告诉我。

虽然米娅被拐走的时候,完全潜入【不死之王】森的影子的那时是什么也做不成的,但这次不一样。

我在影空间里用闪驱飞翔,从斥候那里将小袋子夺走,然后立刻在存储中收纳。

之后,随即将宝珠全部移到别的文件夹之中。

safe——,这下子就可以稍微安心一点了。

之后,逃出去就好了。

之前投入气势大声呼喊就出来了。

这次也一样就好了吧。

“回收完成!”

漆黑的空间破裂,并返回原来的王都。

“怎,怎么可能。你这家伙是什么人啊!太荒唐了!不是用魔法而是用气势进行空间干涉什么的……”(愚者:他是GM)

――LWEEENN。

用指甲划玻璃般的声音。

什么声音啊?

“难,难道,不是勇者?难道是神吗!?不,那种白痴的事情没有可能的!”

不能正常发音的斥候的肌肤上出现了红绳状的纹样。

那家伙的背影骨碌地变形了。

看起来,这家伙也是常磕魔人药的货。

原因无法判断,多半是,缺乏精神的安定性使身体中的魔物因子活性化啦,和转生者的魔王化相似的理由吧。

没有帮助这家伙的义务,在眼前发生猎奇电影一般的景象还是不太好。

抽干魔力的话,就能防止魔人化了吧。

像是要阻碍我发动【魔力强夺(Mana drain)】的那样,从天空中樱花色的触手如雨点般落下。

就那样魔法发动,用手作出圣刃将触手砍掉。

用来标记斥候的标志被樱饼魔族吞噬后消失了。

打开地图确认了,斥候还没有死亡。

现在的位置是,不存在地图的空间。

——难道说,我搞错了也说不定。

我用闪驱朝樱饼魔族的上空移动。

那家伙的剩余体力是二成左右。

“丽萨,干掉它。”

“领命!”

描绘着青色的轨迹,丽萨向樱饼魔族突击。

对此想要阻止而袭击过来的触手由米娅操纵的比蒙巨兽(behemoth)挡下,咏唱头发出的上级魔法由爱丽莎的空间魔法反射掉。

就这样,用着黄金铠甲的空中漫步和瞬动组合朝着樱饼魔族迫近的丽萨,在樱花色的体表将白色的枪插上。

樱饼魔族的身前也展开了几重魔法防御墙挡在了丽萨的白枪之前。

但是,这是无意义的。

像是要将薄膜切开一样,丽萨的白枪贯穿了樱饼魔族的防御墙。

——龙之牙将贯穿万物。

那即使是离开了龙的身体也是有效的。

——龙之牙乃是毁灭魔王的究极之刃。

那么,即便是特化过防御,也不过是上级魔族的防御壁必定会贯穿!

丽萨的竜枪——黑龙,刺入了樱饼魔族的身体,削去了剩余的体力。

“那枪是犯规的噗呦呦呦呦呦呦”


留下了那样的悲鸣,樱饼魔族化作了樱花色的烟霭消失了。

——果然,是这样吗。

我凝视着的并不是樱饼魔族,而是家伙身上的标记。

复活的期间,那家伙的位置是与斥候相同的“地图不存在的空间”。

我把天酱的话误解了。(愚者:战斗力太强造成的问题... ....)

其实并不是【樱饼魔族不用“将周边空间破坏的那样威力的禁咒”就打不倒的】,而是【不用“将周边空间破坏掉的禁咒”

就无法完全打倒】这样的事。

在那里,连存在都被遗忘的密的呼喊回响着。

“……■■■■■■【神威崩魔阵(Divine Destruction)】!!!”

无数的风铃鸣响般的声音的连锁在王都的天空响起。

接下来的瞬间,密的魔法将覆盖着王都的魔法阵尽数破坏了。

“干得好,密。这个身体就交给你了啊,制止那家伙的事,就交给我吧”

原本像空气一样的天酱高兴地大叫之后,像电池切断的那样脱力了。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啊?

“……… connection is lost(连接断开)。 User logged out(用户下线)确认完毕。avatar(假想人格)的操作权恢复

。向autonomous mode(自律模式)转移。密,请下达指令”(愚者:这才是人造人的真正用法,像砂糖君那样属于邪道!)

“啊啊啊,天酱的本体过来的话,王都的伤害会增加的啊啊!”

把说出机器人一样的台词的天酱的话当真的话,真正的天酱刚才为止都在别的地方操作着这个人造人吧。

然后,从密现在的台词来推测天酱的原形是———

“好!第七次击破!”

爱丽莎充满威势的语言,把我的思考中断了。

跟刚才一样樱饼魔族化雾消失的地方。

如果,那家伙再生的秘密,跟我的想象一样的话。

我将AR显示全部OFF后将精神研磨至极限。

——在这里!

将那家伙在通常空间出现时的一丝不协调感——间隙抓住。

那是只是一个分子程度的小小的间隙。

但是,间隙就是间隙!

能够把影子的空间撕开的话,同样的亚空间不会无法撕开的!

“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发出了不像我的尖锐呐喊声,空间的间隙用双手撬开了。

“不讲理啊噗呦!又不是原始魔法——”

听见了在意的单词,但是现在先集中歼灭。

我对着亚空间中潜伏着的近90只樱饼魔族,用【聚光(Condense)】【光线(Laser)】的连击打了过去,蹂躏着它们。

(愚者:14+7+90=111。这货让我想起了某个可以变身108次的魔王,话说谁能想得到【残机:110】... ....)

——噗呦噗呦叫着的家伙们一个不留!

最后的一只毁掉结束的时候,表示板显示了【上级魔族被讨伐了】。

与崩溃的空间一起化作漆黑的雾在天空中消失了。(愚者:砂糖获得【BUG】称号。)

雷达上斥候的男人重新显示了。

以为跟樱饼魔族一起死掉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背向我跪坐在地面的斥候,喃喃自语地嘟囔着什么。

这家伙的身体上的纹样的活性化停止在发黑的状态,最坏的情况似乎是避免了的。

那个嘟囔是咒文的话就麻烦了,所以【短気绝(short stun)】扔了3发过去。

我觉得应该拘束住斥候,于是单手拿着【棘茑脚(thorn foot)】的蔓藤朝着那家伙用天駆接近。

——似乎设置了什么。

我回想着忽略了什么,将思考全速回转,不协调感的正体查明了。

——对了,樱饼魔族的触手。

为什么,樱饼魔族那是帮助了斥候呢?

对那家伙来说人类不过是玩具而已。

在斥候的身体表面,【短気绝】的魔法被防御住了。

樱饼魔族留下的礼物吗?!

那么———

“……■神灵光临(インヴォーク?デイティー)!”(愚者:在下无能,这货究竟怎么拼!?)

一直把巨大的魔核抱在腹部的斥候,朝着天空举起魔核的瞬间,激烈的白光包围了他。

为时已晚也说不定,但是还是立刻用【光线(Laser)】的魔法将斥候举起的魔核一刀两断了。

——是为了这个咏唱争取时间吗?

但是,摆起架势却什么都没发生。

咏唱结束的斥候,像木乃伊一样倒在地面。

直到最后的瞬间都持有的魔核蒸发了,哪里都不存在。

……难道说,咏唱失败了吗?

“啊?现在怎样了?”

“似乎是打算让神灵降临来着……”

目瞪口呆的爱丽莎问道。

“佐藤!发生了危险的事,精灵们在吵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每个孩子都潜到了地面下。上面很可怕似的,上面。”


遵循米娅久违的长篇的警告,仰望天空。

——以月为背景,看到了三根漆黑的线。

看到那个线的那一瞬间,被身体的深处发出的如同被冰柱贯穿般寒冷的恐怖感给束缚住了。

恐怖的耐性最大,也没有意义。

恐惧感无法完全去除。

小球藏在我的斗篷阴影里抓着我的腿颤抖着。

米娅从反方向紧紧地贴着我的腿。

现阶段只有我和这两人领悟到了那黑色的线的恐怖。

(愚者:这里出现问题了,米娅除外,究竟是【危险感知】技能奏效了呢?还是说小球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娜娜,【Castle】发动!解除限制使用!”

“Yes,master.【Castle】模式启动”

“全员集合在娜娜的旁边!露露也起动【Fortress】!”

“啊,是的!”

我将密和天酱蜕下的壳用【理力之手】抓住一起带到大家的身边去。

娜娜之后,我也和她一样将【Castle】模式启动。

这是有着与楼层主战中使用的【Fortress】的3倍以上防御力的上位版。

“诶?这是什么魔法?圣盾和圣铠同系统来着,魔力的编织方法很奇怪。过于细致了。这样的魔力编织是人类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看了我们的黄金铠甲所作出的防御墙【Castle】的密,喃喃自语地嘟哝着那样的事。

但是,现在没有理会她的余裕。

这样就应该没问题了,但是危机感知完全没有停止。

——对了,我忘记了。

“爱丽莎,空间魔法的准备拜托了”

——塞拉告诉我的预言是“王都将有恶梦到来,由天空降下黑色的灾难”。

“唉?会跟娜娜们的防御干涉了哦?”

“使用的时候是我们三人的防御被突破了的时候。一旦发生了的话,就朝着王都的外面脱离!”

——若前者是樱饼魔族的话,那么,后者是?

我的话让大家吃惊地回头。

大家的代表爱丽莎寻问了。

“那从天空落下三本线,真的很不妙么?”

“啊,我的预测是正确的话——”

我是从存储器中将神剑取出。

——这次的敌人是“神”。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