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24.樱花色的上级魔族

我是佐藤。家用游戏机的RPG,会有多彩的boss级的敌人出现。游戏的时候不腻烦玩的很开心,不过,没有通关攻略书还要无伤亡通关的现实,只是麻烦而已。

“住手!他们在最古老的上级魔族中也是防御特化的家伙。即使,禁咒也只是多少造成损害的程度。无咏唱使用上级魔法只会是障眼法水平的效果。”

看到我发动了【聚光(Condense)】的银发美女的天酱,站在了我的眼前喋喋不休地讲着。

好不容易找好了位置,又得重新瞄准。

……下次再打扰的话,就用实力排除看看吧。(愚者:砂糖君耐心归零了,所以说“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you try you die tell me why?”)

通过【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对爱丽莎做出了对上级魔族用的指示。

同时,从派去对付上级魔族出现之前出现的大树型的魔物的丽萨她们那里,接到了讨伐完毕的报告。

从头开始吧,顺便测试一下到底有什么程度的魔法防御性能呢。

我把射线不需要的【爆缩(Implosion)】魔法,也对着樱饼一样上级魔族发动了。

包围着作为目标的樱饼魔族那样无数的爆炸一齐发生了。

爆炎和冲击波向着内侧杀到,产生的余波在周围呼啸着。

“什——”

对着背后掀起的爆炸声惊讶着回头的天酱。

紧接着,被【爆缩(Implosion)】的爆炸卷起的余波气浪卷入吹飞到了某处。这下子满世界清静了。

着弹地点周边地区的房屋和庭院被爆炸产生的气浪吹飞了。

这个【爆缩(Implosion)】是我能用的中级魔术中对周辺损害比较少的了,但是在街上使用还是戒了比较好。

——嗯?

越过爆炎从对面有粉红色的触手一般的东西三只飞了出来。

看来刚才的魔法没能将樱饼魔族收拾呢。

好歹,天酱说的“防御特化的家伙”的信息是正确的。

袭击过来的触手一边回避一边用圣剑迪兰达尔撕裂了。

明明是防御特化型来着却没有问题简单地地切断了。

切裂的从本体分离的触手用【火炎炉(Forge)】的魔法烧成了渣。

上级魔族的部位放置不管的话变成下级魔族或是成为复活的起点就麻烦了 所以善后是很重要的。

在那里,爆炎产生的烟摇曳着,樱饼魔族现身了。

樱饼魔族的周囲,有着术理魔法系的透明多面体的防御膜包裹着。

基本都坏掉了的呢,到处都是洞,从边缘开始像霜剥落一样破掉在空中消失了。

并且,通过AR显示知道了本体也受到了一成左右的伤害。

“——什么啊,能好好地奏效不是吗?”

看起来不是完全防御呢。

与在公都地下战斗过的魔王同水平的防御力吧。

[自报家门之前就发动攻击,当代的勇者真是卑鄙啊噗呦(ポヨ)]

——噗呦?

语尾的neta用尽了吗,上级魔族!

内心一边痛骂,一边通过【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听着爱丽莎准备完毕的报告。

转达了暂时暂时待机的指令,我与樱饼魔族开始相对。

“被突然的奇袭过来,使王都陷入混乱之中的你说卑鄙还真是吃惊呢。”

[说什么呢噗呦。我们魔族既是恶噗呦。恶既是卑鄙,卑劣,残忍,残虐,这样的东西早就决定好了噗呦。我们的主上是这么决定的哦噗呦。]

……噗呦噗呦吵死了。

虽说到现在相遇的上级魔族,都附有咏唱专用的头,但这个樱饼魔族体表的粉色颗粒全部都是用来咏唱的头。

一边和我对话,一边还听得见颗粒咏唱的咆哮,樱饼魔族周囲的防御膜渐渐复活了。

“哼,已经放弃治疗了吗——”

对了,从这家伙这里听听事件的真相好了。

模板的反派角色的话,也许会不停的解说也不一定。

“——在这王都有什么企图?使魔王显现之类的吗?”

[噗呦?紫色的头发噗呦?模仿勇者的卵吗噗呦。来帮忙孵化伪王来着,居然能让真正的卵孵化吗噗呦?]

……等等,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恐怕卵是转生者的隐语。

由于黄金铠甲盔间摇曳着的我的紫色假发,把我当成转生者了吧。

然后,转生者的魔王化的隐语就是孵化了……

[看来有着回应信仰魔王的人类的共同的召唤的价值噗呦。有着从王都的源泉收集魔力的圣杯的话,孵化也很容易噗呦。将圣杯的魔力变为瘴气的负面波动也十分充分,失败才比较难噗呦。](愚者:那得看对手是谁... ...)

在王都发生的混乱是为了在王都量产瘴气的样子。

想着完全看不懂目的来着,没想到混乱本身就是目的,如此一来看不懂也是理所当然。

之后别忘了向国王传达事情的始末吧。

[那么,见识一下到现在为止孵化了不少人的名人之技吧噗呦。]

“——哼,魔王之类才没兴趣干呢。”

当然,也没有让爱丽莎成为魔王的想法。

[大家开始都是这样说的噗呦。但是,全力战斗的话迟早自己就会超越极限孵化了吧噗呦。]

原来如此,不是有着让对方强制魔王化的技能。而是靠着以防御为主体的樱饼魔族的特征,让对方的固有技能使用过度来造成魔王化啊。


这样的话就没有踌躇的必要了。

挺难得的,就拿来当试制品的实验台吧。

“——露露,开火”

向收到我隔着【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发出的信号,抵达了狙击点的露露发出了指示。

为了防备突然袭击让小球作为护卫一起过去了。

青光弹像激光一样地命中了樱饼魔族的防御膜,发出了青色的火花。

虽然弹头没能抵达樱饼魔族,但是刚修复了的防御膜又像玻璃般的打碎了。

奢侈地使用了精金和【青液(blue)】,能够被称作圣弹的新型穿甲弹。

即使是以硬度自豪的精金来着,以为魔法防壁为对手的话,就和对阶层主用的秘银制的魔弹没什么差别了。

[让伙伴狙击了噗呦?真是卑鄙的卵噗呦。]

樱饼魔族摇晃着体表,对我叫骂。

[把连勇者的圣剑也能防下的防御墙破坏的威力是不错噗呦来着,必杀一击也没有了意义噗呦呢。”

樱花饼魔族这样嘟囔着,开始了哄笑。

这哄笑似乎是咏唱来着,防御膜开始修复,并且双重三重地包裹着樱饼魔族。

——但是。

《照准弾,命中!》

通过【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露露那清爽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浮游炮台连动》

"Yes, my lady. The floating fortress,link connection."(是的,我的女士。浮动堡垒,线路连接。)

《炮塔群照准》

"Aye, Mum. Phalanx system, target insight."(是,长官。方阵系统,目标输入完成。)

《发射!》

"It's show time!"(杀戮时间开始)

……好想揍兴致勃勃地收录声音时的自己。

今后还是避开饮酒后的收录吧。

也没有人响应那样的我内心的纠葛,露露的方向就产生了巨大的魔力。

注意到那个的樱饼魔族慌忙回头看了过去,不过已经晚了。

像曳光弾一样的红色光弹,撞上防御膜弹开了。

接着飞来的青和红色的光弹一个两个都命中了,不久就像暴雨一样倾盆而下。

每当一个光弹命中时防御膜就如同玻璃般碎裂,不久樱饼的表面也开始中弹了。

防御膜被撕裂。

魔族的身体表面被挖开。

粒状咏唱器官被粉碎。

每一发命中樱饼魔族的身体就颤抖一次。

一击一击都有着,给阶层主最后一击程度的威力。

像是被拳击手的连续打击的沙袋一样,樱饼魔族被玩弄着。

转瞬之间樱饼魔族想虫牙一样坑坑洼洼,肉片撒向了周围。

我一边观察它的情况一边将飞溅到周围的肉片在空中用【火炎炉(Forge)】的魔法进行了焚烧处分。

尽管如此不愧是防御特化型,还有着噗呦噗呦地发出哀鸣声的从容。

——那个从容也到此为止了。

"plasma cannon,stand by..."(等离子加农炮,就绪)

刚才的连射不过是为了彻底撬开防御的前戏罢了。

《主炮発射!》

一个像塔一样粗的等离子炮弹,朝着樱饼魔族刺了过去。

“爱丽莎!”

“OK!爆炸气浪的处理就交给我吧!”

爱丽莎创造出来的结界壁,将与樱饼魔族剧烈冲突的等离子的巨大的热量引导向了天空。

一丝遗漏的热量把樱饼魔族的背后的房子数十座消灭了,因为没有人员受害希望能原谅我呢。

一定,国王会赔偿的。

红色火柱将王都的天空焦灼。

爱丽莎的结界壁内侧,压倒性的高热使地面发生玻璃状变质,变得像研钵一样。

那里没有樱饼魔族身影。

作为上级魔族来说还真是没意思的最后……

结界壁的对面因缺氧一时灭火了,爆炸气浪朝天空飞去后与流过的新鲜空气结合使得各处再次发生火灾。

遥远的水库,米娅创造出来的水巨人为了灭火面向这边的景象在视野的边缘映出。

《状况终了――》

将露露的报告盖过的是,露露的护卫的小球发出的警告。

“——小球!”

《危险~?》

看得到露露所在的供水塔倒地的样子。

当然,两人平安。看得见在附近的建筑物的屋顶上着陆的两人。

——让小球跟着,真是太好了。

似乎是,与樱饼魔族一起出现了两体的魔族中的一体攻击了露露。

另一体的魔族,好像在打扰密的样子,看得到和光辉圣剑的自动攻击及天酱作战的身影。

“露露跟小球的回收完成了。”

“了解。”

在这里插入了使用转移魔法的爱丽莎的报告。

我发动了【光线(Laser)】的魔法,二体的魔族立刻被切成圆片后处理掉了。

要小心不要杀掉天酱,真是有点麻烦。

想把切成圆片魔族的残骸烧尽,但是距离也太远了。

虽然想用闪驱过去处理,但现在有着不能离开这里的理由。

要说为什么的话——

“差不多该停下了吧,装死的行为。”

[真亏你注意到了噗呦。一般是在那里疏忽大意,然后被从背后袭击逼上绝路来着噗呦。]


在空中上浮出般半透明的樱饼魔族实体化了。

……看样子,被叫做防御特化型,不是做做样子啊。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