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23.王都的魔法阵

我是佐藤。一边赏花一边吃的樱饼是特别的。如果再有热的绿茶的话就毫无怨言。

不过,异世界里似乎有着让人踌躇是否要出手的樱饼的样子……

“爱丽莎!启动魔法【战术轮话(Tactical talk)】!”

“ok!”

爱丽莎无咏唱地启动了相互通信魔法。

我等不及魔法的启动,直接用【天駆】朝着魔法阵飞去。

今天不知道会有什么出来,所以装备着和娜娜同型的奥利哈鲁根制的黄金铠甲。银戴着面具的状态下也可以装备,所以咯嚓咯嚓罗嗦的面具取下。戴着银面具的状态下也可以装备,但是咯嚓咯嚓的吵死人了于是就把面具摘下来了。

“我现在去破坏那个魔法阵,击退王都里的魔物的工作就拜托大家了。”

经由【战术轮话】,我的话得到了大家异口同声承诺的话语。

而且一边倾听,一边用占视野一半的地图对王都的魔物的情况进行监视。

——逐个地打倒的话很多啊。

杂鱼就由我一次性打扫干净吧。

用范围魔法和激光的话,地下道路和房屋受害就太大了。

这里果然还是要用对小目标的魔法吧。

我原本是打算用术理魔法的【诱导矢(Remote arrow)】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手。

那个红绳样子的魔物们,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确实地挡住了丽萨的枪。先把那个防御膜破坏掉比较好吧。

我启动了【诱导気绝弾(Remote stun)】。

对地图上不断出现锁定标志进行确认,使用【诱导気绝弾(Remote stun)】同时扫射。

接着,使用【诱导矢(Remote arrow)】朝着相同的目标发射。

计划似乎成功了,代表红绳魔物们的光点100个左右就这么消失了。

到达魔法阵为止的10秒左右的时间里,反复来了20套,路上的杂鱼几乎都被处理掉了。(愚者:是谁说的来着?砂糖君有战略轰炸机天赋?这明明是基神再临嘛!)

光辉圣剑也分离成十三把,积极地派遣去消灭魔物。

但是,室内出现的魔物,用刚才的模式是打不倒的。

而且,王都的魔物纷纷涌来,从减少了的地方开始补充。

果然,收拾混乱还是得斩断元凶才行。

我用【战术轮话】向爱丽莎对话。

“爱丽莎,看着指挥室的地图。把西北角朝左上,纵横分割成10份。”

“稍微等一下”

在等候爱丽莎的回答期间,进行了魔法阵构成的解读。

性质恶劣的魔法阵,破坏的的话会成为像是陷阱的触发器一样的东西,所以不能强行破坏。

“嗯,确认完了。”

“那个框架,横轴标记从A到J,纵轴标记从0到9。”

通话的对面,听得到单手持笔奋战的爱丽莎的声音。

“……OK,写好了哦”

“那么,开始了朝D3派遣球球。贵族的房子里被大量的蜥蜴型魔物侵入了。拜托了哦,球球”

“是,Yes sir。”

听着球球轻快的声音,继续进行着魔法阵的解析。

“这次是B1。大型的魔物出现。现在是骑士团在战斗着,就这样扩大战线的话,孤儿院的受害——”

“爱丽莎,传输。master,请许可。”

“许可。”

把说着被焦虑渲染的平坦话语的娜娜派遣去了下面的街道。

——好,分析完毕。

似乎是,将王都的源泉里的魔力强行抽出,扩散到王都的结构。

大规模的尺寸却是比较单纯的功能。

我使用【魔法破坏(black magic)】将魔法阵破坏掉。

只留下玻璃般的碎片和白光,魔法阵被破坏了。

但是,那是在王都盖上盖子般展开的巨大的魔法阵。

我一次破坏的,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连锁的数百米的范围被破坏了,魔法阵的自我修复机能又开始从被破坏的一端开始随意地复原了。

——真是麻烦。

我要是有【连锁魔法破壊(chain break magic)】或【魔法中和(Neutral magic)】这样的上级魔法的话,一击就能搞定了。

我继续着小杂鱼的扫荡,同时对我家的孩子们下达着派遣指示。

多亏大家的努力,王都的受害程度也得到了控制,但并不是没有出现死者。

这种混乱,稍微也早一点收拾也好,再一次进行破坏魔法阵的尝试。

这次是【魔力强夺(Mana drain)】和【魔法破坏(black magic)】的连续启动。

果然,构成被破坏之上魔力也被吸收掉,魔法阵的再生机能也无法工作了。

之后就全力把魔法阵打碎吧。

要是没有妨碍的话,大概是比泡碗方便面还短的时间——

——那思考仿佛是竖起了FLAG一样,危机感知有了反应。

从地表袭来的白光用闪驱回避了。

由于闪驱的速度而被抛下的自在盾一张被那个白光打碎了。

兽娘们的必杀技一击也能忍耐的自在盾在一瞬间被打碎了。

刚才的白光我有印象。

与黑龙使用的【龙的叹息(Dragon breath)】的一击一模一样。

再次发射的白光用自在盾两张防下来了。


巧妙地改变自在盾的角度,将白光移开的话,只有一张也能想办法防住的样子。

多亏对方发射了第二下,从红点填满的地图中将射出白光的人特定了出来。

距离是400米左右。在地表高速接近中。

令人吃惊的是,那种威力的白光的使用者,等级仅仅是30而已。

名字是“天将(テンチャン)”。以前的漫画中出现的形迹可疑的中国人一样的名字。(愚者:天酱的中文读法,似乎是... ...另一个备选答案是貂蝉... ....又能更好的翻译这个名字的人请一定告诉我!)

性别是女性,种族是与娜娜相同的【人造人】。称号【使魔】。

似乎是持有认识障碍的道具,鉴定与AR表示显示的信息完全不一样。

然后从街边的阴影里跳出来的是背上长着蝙蝠的翅膀的银发的美女。

黑色面纱将脸的一半隐藏着,一定是美人没错!

手里拿着白色刀身的大剑。(愚者:原文如此)

“魔族还是说是魔王吗?不过,是造成王都混乱的黑幕没错吧。变成我的龙爪剑上的露水消失吧。”

“误会——”

我的话还没说完,袭击的大剑已经到了面前。用从存储器中取出的【圣剑(迪兰达尔)】挡下了大剑。

好像是误解着,仅仅是与魔族敌对者的样子,所以用闪驱中躲避着攻击,没有像平常一样用手掌打晕对方而尝试着对话。

可以的话能够作为杂鱼排除人员追加进来就好了。

像是在天空滑行般,一边移动一边二下三下地交剑。青色的轨迹与白色的剑刃之间透出的火花照亮了王都的夜空。

看起来,银发美女的头脑很差。

明显用的是圣剑,却至今仍以为我是魔族。

“天~酱~,等一下啦~”

在建筑物和道路间ピョンピョン(形容兔子跳跃的声音)地蹦跳着的黑发的女性往这边走过来。

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手上拿着的是扫帚。(愚者:你那把铁块当泥揉的肉掌才是玩笑吧!)

——也许是我的错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的声音。

“密!这家伙是强敌。还没有孵化,成为魔王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我挡住他的期间用禁咒解决他吧。”

“哎,在王都中使用禁咒之类的话,会有多少损害啊?”

“天真!那个天真让多少的奥格(猪头人)牺牲了。你忘了吗!”

“呜呜呜,不是约定好不提那个了吗。”

不知为何在忙着呢,所以就指示了爱丽莎们接下来的派遣场所。

光辉圣剑也在努力着,但是增加的速度太快了。想把我家的孩子们也派到消灭杂鱼这边来着,但是空间转移用太多会让爱丽莎喝魔法药的喝得太多倒下的。

爱丽莎们后卫阵容装备的神圣礼服是附有回复魔力用的贤者之石的,不过,尽管如此面对燃费太高的空间魔法的消费量还是赶不上的。

自己这边的话结束了吗,被称为密的女性用【魔立方】的魔法作出了立足处,站到我的面前。

“那里的你!固有技能使用过度会堕落成魔王的。所以——”

——指着我的姿势似曾相识。

“……光?”

“哎?”

对我的嘟哝产生反应的密什么的,用闪驱接近以迪兰达尔放出一闪。

天酱从密的旁边掩护过来了,用【诱导気绝弾(Remote stun)】的弹幕赶走了。

凝视着“呀”的短声尖叫,双手紧紧地抱住胸部的密。

我斩断的是掩盖着脸的认识遮断面纱而已。没有像工口游戏的反派角色一样将衣服一刀两断。(愚者:切!)

在那里出现了的,是和无名一样的脸。

正确的说是和作为无名的原型的人物的脸一模一样——不,有点老了吗?

眺望着AR显示的状态,带着确信来打起了招呼。

“王祖大和——”

“什?”

“——拿着”

绝句的密——王祖大和,将从派遣处返回了的光辉圣剑投了过去。

当然,为了让再次契约变得容易,把光辉圣剑中的魔力抽了出来。

“光辉圣剑?!为什么?”

“理由什么的把敌人打倒后再说吧!”

我这样告诉密把眼光放到远处。

那是从刚才开始,反应逐渐变强了的,【危机感知】显示的方向。

视线前方的贵族宅邸一边崩溃一边有三体的魔族现身了。它们中的一体明显威压感不同。恐怕是上级魔族吧。

威压感相反,像桃色的樱花饼一样的圆形魔族的身体噗呦地摇了。

对着一边俯瞰着那个魔族一边向光辉圣剑注入魔力的密问道。

“王祖大和,魔法阵的解除和上级魔族的退治,哪个比较拿手?”

“嗯,圣杖也好圣骸动盔甲也好都没有,战斗力是全盛时期的一半左右。”

那么,连考虑的必要也没有。

王祖大和的逸闻的真实性无法判断,不过是术理魔法的高手没错。level 89的实力让我见识一下吧。

“那么魔法阵的解除交给你了。试了很多次,中级的魔术是破坏不了的。”

“那么,交给我了。”

“密!要听从这样的可疑者的话吗!”


“嗯。因为这个人有那个心的话,那我和天酱现在也不可能活着吧?”

难道说,尤伊卡一样将我隐藏的等级看出来了吗?

该说这种实力不愧是大和石的制作者吗?。

噗呦噗呦地樱饼般的家伙浮了起来。

如果是漫画的话,这种类型是物理攻击无效,或是反射回来的强敌,但现实中是怎样的呢?。

关于为了什么做这么拐弯抹角的事情想问一下,不过现在不是让好奇心优先的富余状况。

不好意思啊,用对付鲸鱼们时的技能来秒杀掉吧—。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