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19.雪加八剑的集会

我是佐藤。大事件在开始时是十分安静的。然后,在注意到的时候就变成了无法挽回的事态。感觉这样的事很多呢。

即便如此,只要不放弃,真的变成无法挽回的事态的情况也是十分稀有的。

茶会回来后,从爱丽莎那里稍微听了点卡莉娜小姐的话。

爱丽莎的激励效果显著的样子,卡莉娜小姐阴气逼人的样子专心地进行着跳舞的练习。

“你说了什么啊?”

“呵呵,想听吗?但是,我不告诉你~。那是少女的秘·密·呦。”

爱丽莎脸前切切切地挥了挥手指后,转了一圈后朝着我眨眼。

稍微让人火大的态度来着,但多亏了爱丽,卡莉娜小姐积极地准备舞会了,就不处以脸颊伸长之刑了吧。

“跳舞交给我~?”

“主人,波季的特训成果,希望能看到的说。”

“恩,跳舞”

年少组用闪亮的笑容央求跳舞,但是现在还没有时间处理。

“抱歉哦,今在要和丽萨出去啊。”

对着无精打采的孩子们涌出了一点罪恶感,于是对她们说明天到傍晚为止都自由所以跳多少舞都行。

爱丽莎说着“这是不能守约的爸爸那样的台词呢”这样不需要发言,这次真的要处以脸颊伸长之刑了。

约定会遵守的,绝对!

“——主人,准备好了”

“嗯,这样的服装也很相称呢。”

称赞了少见的裙子装扮的丽萨,像引导着贵妇人的同伴一样坐上了前往朱雷巴格氏的宅邸的马车。

“武人不带着武器是怎么回事!”

被朱雷巴格家的佣人带到了馆最上层的会场,就突然被陌生的中年剑士斥责了。

——谁啊,这人?

“这是失礼。初次见面十分荣幸。在下是莫诺男爵的家臣佐藤·红龙士爵。”

“哼,汝这坐享其成的弱小贵族,那个实力想成为雪加八剑这样的事乃是不可能的,做好心理准备吧!”

不,不,不,你在生气这件事已经知道了,至少应该打个招呼吧。

我再次朝自说自话激昂着的男人看去。

等级42这样高等级的剑士。42岁的年龄和等级一样是偶然吧。

他也是雪加八剑候补吧,我这样想着。所属是帕里昂神殿,出身也是帕里昂神国。

好像是从神殿推荐过来的,跟圣骑士和秘银探索者似乎不太一样。

而且像是与之配合的那样称号是【神殿骑士】……来着,不过,看到AR显示着隐藏称号【杀人鬼】,【暗杀者】这样的危险的称号排列着。

的确,与他那像是哪里病了似的那种紧张气氛相当合适的称号。

与这个称号配合了一样,他所拥有的魔剑有着【吸精】和【脱力】这样不祥的追加效果。

因为太可疑的情报跟出生地之类的,稍微警戒了一下,但似乎并不属于魔王信奉者的【自由之光】的样子。

在我确认信息的时候他也说着抱怨的话,不过,在旁边站着的丽萨失去理智前调停人进来了。

“吉宗殿,对我招待的客人做出无礼举止这样的行为请停止吧”

“哼,说着这样天真的事,才会败给亚人之类的东西。”

介入的是举办人角色的朱雷巴格氏。

但是,叫吉宗的中年男人把矛头从我移向朱雷巴格氏,像被挑衅一样地咬住了。

——疯狗一样的家伙。

都已经四十代了啊,稍微平静点不行么。

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不惑之年的说法吧?

“在愚弄我吗?!小崽子!”

朱雷巴格氏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

在这里热血系的角色很多,别说过来阻止了,反而都是欢欣雀跃的看着事情发展的人。

——这帮肌肉脑子!

那么,空气已经不稳了,稍微弥补一下吧。

这两个人开始战斗,结果吃不到欧米牛了这样的事请饶了我吧。这个家的料理人在肉料理方面是王都首屈一指的评价,所以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在这里获得更高的技能,也能做给我家的孩子们吃了。(愚者:合着你是来偷师来着啊!砂糖君)

“哼,武人的话比语言先——”

用缩地接近,跟言词一起试图拔刀的中年男人的面前,把刚刚拔出来的刀把的末端悄悄地用手掌按住。

这两个人的视线集中在了对方身上,所以我的缩地应该没有曝光。不行就用瞬动之类的解释吧。

中年男子完全没有改变拔刀的决心,但是被筋力(STR)的压倒性差距给压制了。

“这里是畅谈的场所。余兴等填饱肚子后也没问题吧?”

中年男人拼命试图拔刀让脸出现红晕程度的发着力,但是刀把是纹丝不动。

“……对了,变——”

放弃了拔刀一样的脸的中年男子放松了力气。


传来了咻咻地切开空气的声音。

糟了,轰炸么?

没想到会在幻想的世界被空袭。

“丽萨,正上方。魔刃炮,最大出力。”

“领命。”

对我的指令丽萨没有遅滞地行动着。

——是因为肾上腺素分泌着么,四周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慢。

手拿自己的武器对着天花板的对面警惕的朱雷巴格氏跟日本刀使用者的巴温氏。

刚才发出警告的赫伊姆氏和大镰使的迪奥娜女士,把朝向阳台的门踢开了。

在公都跟第三王子在一起的老圣骑士雷拉斯做着将盾固定在手臂上的工作。

不愧是雪加八剑,行动很快。

圣骑士的三人还没理解状况呢,环视着周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另一方面,已经习惯了紧急事态的探索者洁利尔,用沉着的样子从腰袋中取出魔法药一口喝光。那个是加速药和身体强化药。相当昂贵的药来着,但生命更重要啊。

然后最后的中年男人,稍稍有些奇怪的样子。

拔刀这件事能明白,不知为何那个视线在室内彷徨着。

简直像是把自己当成目标的刺客在室内的态度。

天花板的对面重物撞击的声音,妨碍了思考。

使魔倒下的岩石弹冲破天花板与丽萨从身边放出红色的光弹几乎是同时的。

魔刃炮与岩弹,天花板一起粉碎。

因为使用银色小刀的影响,收束不完全的魔刃炮的光辉撒向四周将房间染红。

——这样,袭击了年末的王都的十分十分漫长的夜晚开始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