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20 漫长的王都之夜

我是佐藤。

质量兵器听起来就很强,而投石机听起来却很弱是为什么呢?

如果有人头左右大小的岩石飞过来的话,也十分危险了。

从破碎的天花板落下的尘埃喷流和莉萨的魔刃炮残光充满整个房间。被魔刃炮粉碎的岩石弹碎片在房间中飞散。

在少许延迟后,破碎的天花板瓦砾掉落下来。

我把可能会被瓦砾压到的女仆,迅速的从旁边用手帮助了。

周围的尘埃把视线隐藏住了,所以就随意地使用缩地。

再崩落天花板的岩弹中,两个圣骑士受伤了,体力槽只剩下一半左右。

另一边,酒侍男子好像自己逃走了。果然,是男人的话不能这样呢。

在那哩,有如在肚子里发出声响般的剧烈震动断断续续地袭来。

女仆们因为立足点摇晃而吓一跳,从左右两边抱了过来。

松弛的脸颊在”扑克脸(无表情)”的技能帮助下忍耐住了,打开地图确认状况。

从3D地图上显示,我知道馆开始倒塌了。

毫无疑问的,是刚刚岩弹四连发的缘故吧。

除了莉萨迎击的那一发之外。攻城战用的岩弹直击了过来。

我赶紧确认馆内的佣人们。

意外的少,全部共23人。我和平时一样使用”理力之手”将他们捕获运出至馆外。

幸好。没有受到岩弹直击而死掉的人。

濒死的有几个人,那只能等我们逃脱后再处理了。

我拼命地在数秒内做好逃出的安排,室内又有事件发生了。

「――咕、发…发生了什么事?」

尘土的对面传来闷声的悲鸣。

AR上显示,武士刀使用者的包恩(バウエン)先生濒死,在那一旁的裘雷帕克先生也半死不活的重伤了。

在一旁的,雷达上红色光点的是中年男子――似乎是神殿骑士的ジゾン。(理解没错的话应该是人名 原文 その横では、レーダーの光点を赤く染めた中年男――神殿骑士のジゾンがいるようだ。)

刚才的空袭是为了协助这家伙的暗杀。

靠著雷达,朝著那边脚下的瓦砾踢过去。

飞尘那边,传来金属沉重的声音与神殿骑士ジゾン闷声的悲鸣。

一瞬间瓦砾的轨迹让尘埃一扫而空。

ジゾン将刺在裘雷帕克先生背上的魔剑,可恶的把剑拔出向后退去。

刚才的瓦砾把ジゾン肩膀骨头打碎,一只手无力地垂下。

「切、这种程度的策略就想妨碍我吗!――『邪刃无双』」

接受到骂人后面的「暗语 」后,吉荣的魔剑开始染上漆黑。

然后,那漆黑从手逐渐移动身体,直到全身染上黑色。

――嘛,不过谁也没等到最后。

也不顾地板开始崩塌,「雑草」之黑穆(ヘイム)先生的大剑和「割草」之莉欧娜(リュオナ)女士的镰刀从吉荣的左右袭了过去。

吉荣用脚勾起武士刀使的包恩先生在黑穆先生前面向上踢、这样妨碍著进攻。

接著袭来的莉欧娜女士的大镰刀只有掠过肩膀、镰之刃划过空气从染上黑色的身体上滑过。

趁著避开大幅度的一击离开莉欧娜女士的身体、吉荣大幅挥动魔剑牵制她并向后退去、当场退了出来。

染黑的吉荣用如蟑螂般地压低姿势向前冲了出去、不知为何往我和莉萨的方向过来。

左右都被女仆们抱住了我看起来就像只鸭子一样。

的确、佣人们的逃出作业用掉了大部分的意识,就算是我也难以对应。

――但是、我的旁边有可靠的护卫在。

「莉萨」

「明白」(一直有股冲动想翻成 Yes My lord ….)

快速接近的吉荣、为了我前面挡下的莉萨用 单手短剑 size的魔剑刺了进来。

莉萨就这样顺手把魔刃注入银制小刀。

「笨蛋吗、居然拿餐具魔刃?!」

难道他刚才没看见莉萨迎击天花板的岩石吗?

确实刚才的炮击让莉萨的魔力大半都用掉了、我已经用 「魔力譲渡」 再一次补满。

「还没完、我还有剩下的魔力――『毒刃』」

受到吉荣的暗语,那魔剑的表面漏出了赤黑色的光。

「仅仅只是碰到的话肉就会掉下来的『腐败毒』。如果你认为你这小子的鳞片能防住的话就上吧」

像这种为了让人畏缩的发言、并不是个好手段。

从发言中明白了多余的情报莉萨的准备已经结束了。

莉萨的手上拿著发著赤红光的枪。

用魔刃以银之小刀为核心编织出的枪。因为消耗很大一般时候都不会这样用、但那威力和一般魔枪相匹敌。

莉萨的赤红之枪把吉荣的毒之魔剑弹开,就这样把一只手剜了下来。


一点点毒液从魔剑飞散出来,莉萨身体表面制作了一层赤色的皮膜――用部分展开的「魔力铠」防了下来。

即使肩膀被贯穿吉荣依旧持续攻击、那样子的事并没有实现。

比吉荣的剑更快挥起的,莉萨的枪,以眼睛都跟不上的速度贯穿了吉荣的两膝与持剑的手。

――哎呀哎呀、毫不留情哪。

「是、用魔刃制作的枪」

随著被莉萨的四连击无力化的吉荣、地板开始崩落。

看见吉荣从自己身体的阴影处、取出了什么东西。

三个如拳头大小的黑色块状物三个――自爆用的魔导炸弹!

幸好、留意到的人是我。

那家伙的手启动魔导炸弹离开的瞬间、用没在佣人们脱出作业用的「理力之手」触摸并收进储存器内。

从吉荣的眼睛来看、看起来像炸弹突然消失了一样。

不过比吉荣惊讶的发言更早的、莉萨用回旋甩尾的一击剥夺了他的意识。

――真是的、自爆什么的真希望只出现在机器人研究所里。

在这一连串的骚动间、这个房间除外,馆内的人脱出都完成了。

距离馆的完全倒塌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也赶紧逃出去吧。

理所当然、似乎只有我没有这么想。

「这里很危险、全员赶紧脱出!」

黑穆先生代替因魔剑的「吸精」和「脱力」效果而无法动弹的裘雷帕克先生向众人发出指示。

馆下的两层楼已经压坏了、这个五楼的窗户高度约在10公尺左右。

这里成员的话、这样的高度也能脱出吧。

我抱著从我左右两边抱住的女仆的腰、从崩塌了的馆的墙壁飞了出去。

听见如立体音响的悲鸣声,耳朵真疼。

把崩塌地馆剥落的瓦砾用自在盾挡下、在满是尘土视野不好的大地上降落。

大量的瓦砾使立足点不好、实际上也只是隐藏在尘土的阴影里在地表附近用天驱移动。

骑在使魔的背上的男人们瞄准刚脱出的我们、十字弓的短矢飞了过来。

目标好像是莉萨肩上扛著的被绑起来的吉荣。

利用尘土的遮蔽击出「诱导気绝弾」的魔法短矢以螺旋的轨道飞过去。

顺便用八发狙击使魔的头、像是有对策般、仅仅只是打碎使魔的手前面出现的魔法之盾、没有打到本体。

失去攻击机会的敌人从房屋的上空飞过。

――不应该自重直接用120发狙击过去。

在后悔的同时著地、并不在乎馆的下层需要多少的距离。

将著地行动失败的圣骑士用「理力之手」抓起强行丢过危险地带。

可能多少会有些受伤、不过总比被压死好吧。

「这两人的治疗拜托了」

「好、好的」

我把两手抱著的女仆优先脱出这样就完成了佣人们的委托。

当两人的悲鸣一起停止了的时候、已经晕了过去。

先前狙击失败的四只使魔、打算再次处理吉荣袭击了过来。

但是、迎撃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 ■■■■■■ 光枪乱舞」

「「「…… ■■■■ 光枪」」」

雪茄八剑们和吉莉鲁(ジェリル)咏唱光之枪、向使魔们突击。

丧命的使魔因为惯性就这样撞了进来、在那里一个抱著大盾的老骑士挤了进来。

「《防御》圣盾 蒲莉朵恩 (プリトウェン)」

盾的周围蔓延著青色的光芒、将一吨重以上的使魔的尸骸挡了下来。

到目前为止的气氛来看、这个老骑士 雷罗士(レイラス) 也是雪茄八剑中的一人。

在公都时也和第三王子在一起、因为基本上没什么谈话所以为人怎样也不知道、和黄肌魔族战斗后生存下来的人貌似很有防御力的样子。

使魔坠落之后开始打算逃走的「自由之光」的成员们、莉欧娜小姐和黑穆先生很高兴的追了过去。

我就这样打开旁边的地图确认著周围。

因为今天白天伯爵家的茶会有魔物出现、在王都巡逻的骑士和卫兵的数量接近平常的三倍。

骑士和兵士戴著面罩、包围著特定的馆,一点危险的样子也没有。

「自由之光」宅邸藏匿的贵族想要一起行动引发些什么吗、自己的宅邸内由百名以上的私兵承担著,一点动作也没有。

不过、其他的上级贵族的宅邸也有类似的状况,这样的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吧。

例如「自由之光」的三名精锐、认为就算趁著这个机会也暗杀不掉雪茄八剑所以先潜伏在屋内不动。

连一国的首都都敢大胆袭击的家伙。这样应该还没结束吧。

如果刚才是佯攻的话、难道本命是王城?

我不知道他们的动向是什么、又在一次、重新查看地图。


就在这时,视界的一角开始有动作了。

「老爷、有巡逻中的骑士来访」

「……进来」

穿著染上灰尘的礼服的管家、收到裘雷帕克先生来了这样的报告。

领地那里的骚动、最接近的巡逻队察觉到了吧。

用地图详细的察看。

第十二骑士团的部队、部队长等级有34等。巡逻部队的队长的班里等级更高。

和巡逻队不适合的大盾持有者6名、前端附有火石的长柄武器持有者10名、魔法使4名、其他10名的合计共30名的部队。

以战争来说过剩的战力、这样的装备和兵数是为了对抗王都出没的大型魔物为目的而选择的吧。

看见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旁边待命的莉萨紧张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吗?」

「主人、请戒备。那个男人是迷贼的BOSS」

被莉萨那样指出、用AR再确认一次。

那男的名字是鲁达曼(ルダマン)――在地下迷宫秘密制造魔人药的家伙。

但是、被我们捕获放进公会的牢房的家伙跟工会长直接谈判、加入了王都的「犯罪奴隶部队紫」。

难道说还能这样移籍到普通的骑士团吗……。

今晚的骚动还会这样持续下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