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18.お茶会の闯入者

我是佐藤。不请自来的客人不管什么时代都有。像江户时代的小故事捏他,京都的「茶泡饭」一样,是迂回地表示回来的意思的话就好了呢。

“欢迎您的光临,红龙士爵大人”

从空中飞走的「飞竜骑士」们的编队,我的视线移动到出门迎接的老绅士那,并礼貌地向他告知(我的到来)。

这里是我被招待来的茶会所在的贵族的宅子。

(这宅子的主人是)阿昔年侯爵夫人的友人,建国时作为伯爵家而延续下来的名门。

这样的名门的话,我这样的乡巴佬名誉士爵大概佣人也会看不起吧,但至少老绅士没有一丝这样的态度的样子。

给伯爵夫人的土产的点心等赠礼,交给佣人让他们运送进去了。

因为有请她收集关于拍卖会的客人层和想要宝珠的客人的情报的恩情,作为谢礼,我拿来了迷宫产出的毛皮和王都里也是珍贵的迷宫蜘蛛的丝所编织的布等等之外,再加上,我手工制作的高雅饰品。

饰品是参考原来世界的名牌『ニファティー』的东西,加上亚里沙的意见来调整制作后原价只是金币3枚的东西有了十倍的价值。(“ニファティー”音:妮法提)

当然,制作者是使用了数个伪名中的一个。

被老执事带领着通过本馆,来到庭院中的茶会会场。

会场被以Lv.35的骑士为领队,Lv.20左右的女性骑士12人进行着警戒护卫。

全部,都装备着装饰着礼仪用的饰品的亮闪闪的铠甲。

男性骑士是帅哥,女性骑士们也是比起训练所更相称舞台的美女集团。

会场中放置着几张桌子,将近三十个贵族的女性们享受着茶会。男性的贵族也有,但人数很少。

是比想象中更大的集会。

“欢迎,红龙卿。虽然从レーテル(蕾德露)那听说了,不过真的很年轻呢”

“感谢您今日的招待——”

我交换完固定的寒暄之后,被伯爵夫人招呼着带到了茶会的一个座位上。

她因为是阿昔年侯爵夫人的亲友所以称呼她的时候舍去了姓。

这个桌子里只有四十岁以上的女性们,高价的饰品和服装彰显着这是高位的贵族的夫人们的集会。

“诸位,今年因为太守的任务蕾德露没有到来,作为代替她的友人到来了”

通过伯爵夫人的介绍我正式报上名字,紧接着我把装着和「送给伯爵夫人的东西」不同的东西的小小的箱子分送给女性们。

当然,要比送给伯爵夫人的礼物低一个档次。

“嘛~,连我们也有礼物吗?不愧是能让蕾德露大人喜爱地圆滑呢”

“阿拉阿拉,嘛嘛,多么美丽啊”

“这个宝石是什么种类?比红宝石的红更加深邃,难道是血玉的碎片吗?

因为被鉴赏家的子爵夫人看穿了,我吃惊了一下,然后用肯定回复了她。

(血玉)是从真祖班那得到的素材中的一个,比起血珠,血玉能使用到的地方很少,所以我把它制作成了有着保持身体状况良好的追加效果的耳饰型魔法饰品。

根据作为参考的文献记载,好像还有着能缓解肩膀酸痛以及减轻女性那日子的追加效果的样子。

――啊嘞?

礼品的行情价格上涨了。

在迷宫都市制作的时候只是金币10枚左右的程度,夫人们只是彼此表达这耳饰设计的不同就让价格上升了,现在已经是不同的价位了。

说起来,以前赠送给阿昔年侯爵夫妇的饰品也变成过不同的价位啊。

作为茶会的礼物的话它的价值太高了,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这事就宽容下我吧。

“真不愧是秘银的探索者。这样的逸品就算是在我们的沙龙里,也是在申请订婚之类的情况下才能一见的”

“因为是乡下人,所以稍微有点逞强了”

担心看见我那「不看TPO赠送的礼物」而惹伯爵夫人不开心,我坦率地承认是年轻的错误来道歉了。

因为有着遇到这种失败的情况而拿来作为支援的点心,茶会顺利地进行着,也成功地融入闲谈的圈子中。

“——嘛,(说个)消息灵通的事。某公领的叛乱的事情您知道吗?”

作为佐藤的我是不知道的,我对「和军部没关系的伯爵夫人对昨天才发生的事今天就知道了」吃惊了。

果然,女性间的情报网不能小看啊。

“毕斯塔尔公爵的话,还有这样的故事哦——”

不过,跟着她们会话的话题飞跃很辛苦。

简单地总结她长长地话语,以前禁书库里遇到的公主的母亲是毕斯塔尔公爵的女儿。

昨天晚上和陛下会面后去了禁书库,没有见到公主。她也不可能每天都窝在禁书库里吧。

“呀—,好厉害”

“呜呼呼呼,多么可爱的动作啊”

离开几个桌子的年轻贵族的女儿们之间,传来了娇腻的声音(原文:「黄色い悲鸣」)。

把视线放过去,看见配合着蛇使的笛声,有着宝石般质感的蛇和被白色的长毛覆盖的蛇滑稽地动着,姑娘们观赏着。


是作为余兴而叫来的艺人吧。

蛇的种类是在之前喷水的地方见到的蛇中没见过的,这里被邀请的蛇使的技术更高超。

“太丢脸了”

和我同席的夫人们,对着大声鼓噪的少女们皱起了眉头。

为了改变氛围伯爵夫人向我开始了话题。

“佐藤大人是第一次见到蛇使吗?”

“是的,真是漂亮的东西啊”

伯爵夫人的意图正确地掌握,其他的夫人们也把女儿们的事忘记跟上了话题。

“大概是去年,柯鲁廷(ケルテン)侯爵招来外国的艺人后(蛇使)开始出现的吗?”

“是啊,那位大人除了军事以外还会有感兴趣的事让人非常新奇,在沙龙里也成了话题呢”

说起来魔人药的事件的时候,索柯路(ソーケル)卿的证言中有着柯鲁廷(ケルテン)侯爵「有着对军队绝大的影响力」的评价。

“说起来,柯鲁廷侯爵上个月的事很让人吃惊啊”

“唉,热爱国家的柯鲁廷侯爵会被怀疑叛逆什么的……”

“结果是有着对军部影响力的奥尤科公爵的的策略之类的?”

“嘛,不行哟,这样的事用臆测来说的话——”

嗯,有着热爱国家的评价吗。

“之前公主大人被赠送了一只罕见的小鸟吧?”

“唉,因为毕斯塔尔公爵玩腻了吧,所以送给公爵最喜欢的孙子了”

毕斯塔尔公爵的孙子,是那个禁书库的公主吗?

她的话,比起罕见的小鸟,罕见的书本更喜欢吧。

向沉迷在流言蜚语的她们询问「是那个喜欢书本的公主大人吗?」,得到了不是的回答。

根据她们的话,是禁书库的公主的双胞胎妹妹。

“是翡翠色的小鸟”

“是柯鲁廷侯爵的弟弟想给进献给国王而招来,从克霍克(ヨウォーク)王国那里订购的吧?”

克霍克,好像从哪听说过的名字。

——是哪呢?

“不是的,是大陆东边的尽头独有的珍贵种类哟”

“嘛~是从鼬的帝国那订购的吗?”

说着这些有的没的话的时候,突然的来访者到来了。

雷达上映出了一个红点。

到王都后街道里很吵闹。比迷宫都市都危险啊。

轰鸣声响起,庭院里角落里的池塘的底被冲破,一个红蝇花纹模样的魔物出现了。

有着巨大的疣蛙的姿态,却不知为何带着蝌蚪一样的尾巴。

真奇怪——(为了能吃饭更美味,大家别去想象魔物外形……)

我为了把尖叫着抱过来的丰满的妇人们移交给在附近的佣人而站起来。

快速展开的骑士们,被巨大的青蛙魔物吐出了「酸的吐息」所沐浴,女骑士们受到烧伤从地上滚了出去。

光电像转移一样突然出现。

巨大青蛙的手向附近跌坐着的大小姐那打过去。

我还没过去帮忙,警备队长就挺身把大小姐救出了。(丰满的人妻就这么对你胃口吗?你这挂B没分心怎么会被别人先救)

——检查地下道,但那里谁都不在。

好像没有完全避开的样子,(警备队长)和被救助的大小姐一起往庭院的边缘滚了过去。

——到底怎么出现的?

我把疑问先放到脑后,捡起地面上女骑士掉落的剑过去帮忙。

我接住一个被魔物尾巴打飞的女骑士,把她放到地面上。

因为有着金属铠甲,接住美女也开心不起来。

“到队长到来之前,争取点时间”

我发出这样的声音打了下招呼,随手向疣蛙那走去。

魔物巨大的眼睛像变色龙一样咕噜地转着,疣蛙伸出舌头来进行攻击。

用钢铁的剑从舌头的轨道的横向挥过去。

大概是因为不能用魔力包裹的原因吧,反而是挥着接触到舌头的剑断了。

“舌头上也有酸液,拿着盾来应对”

““是””

对着非常坦率的女性骑士们,命令她们去拿长枪和斧子之类的预备武器,我集中把疣蛙的攻击防御掉。

因为不小心攻击的话一下子就打到了,尽量集中精力放水拖延时间。

“全体后退!尾巴要扫过来了!”

“““哦”””

通过我的信号从疣蛙的尾巴下避开的女骑士们。

但有一个在后退途中绊了下脚,以不成样子的姿势倒在地上的女孩,当做没看见吧。(砂糖,你不是因为想看美女被虐的各种难以言喻的姿势或者先创造危机然后英雄救美搏好感之类的才不上去秒的对哇?我相信你的啊!请让我相信你吧……)

防御了疣蛙的舌头四次攻击剑就折断了,真是脆弱的剑啊。

“士爵大人,这里”


“啊啊,真是帮了大忙”

使用收到的双手斧把疣蛙的舌头在它攻击的途中切掉。

疣蛙喷出的血在落到地面前变质,淋上了酸的草坪变了颜色。

——这个幻想生物啊。

我把斧子替换成短枪拿着,把它的舌头缝在地上。

“很好,保持着!士爵阁下,对您的助力表示感谢”

终于参战的护卫队长向我说话,我则尽全力吸引着疣蛙的注意和不让女骑士们受伤。

虽然从效率上来说非常浪费时间,但没有出现死者就把疣蛙打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战斗开始十分钟后疣蛙的状态就变成「衰弱」了,(一般人状态的我和骑士们用烂铁武器)能打到它完全是因为疣蛙的身体保护魔法的防御消失的原因。

这个情报,传达给了听见骚动而赶来的卫兵们。

就算是茶会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结束了,我收到了作为参加者的贵族们感谢的话语,也被这次茶会上没机会说上话的大小姐们邀请参加舞蹈会一起跳舞。

在这里的几乎都是子爵家以上的千金,几个男爵和准男爵家的千金之类的应该不用和她们跳舞了,我用社交辞令「这是我的共荣」回答她们了。

在从茶会回去的马车上,看到了其他的地方的红蝇花纹模样的魔物的尸骸。

小孩子们天真无邪地拿着石头往魔物的尸骸上扔。但是,大部分人的眼神里都透露出了不安。

对发生情况的地方一无所知,一般人都会感觉到恐惧啊。

是吗,忘记这个视点了。(注:普通人的视点)

是吗,恐惧吗。

看不见的黑幕的目的说不定是给王都的人们灌输恐惧。

如果,有魔王的骚动发生的话。

如果,有魔物的大军袭击的话。

在王都的人们被恐惧支配的情况下,可能会比之前狗头魔王时的骚动造成更加惨烈的死伤者吧。

但是,尽管如此,前方的未来不晓得。

只是为了残杀民众的话,使用这么麻烦又神秘的手段根本没意义。

「谁」「为了什么」给王都的人们灌输恐惧。

——最后的一块拼图,会是什么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