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14.王与无名

我是佐藤。好象也存在所谓「搞错了」的漫画类型的样子。把没有力量的主人公和有力量的其他人搞混、说着好话把人卷进麻烦中的案例也有很多的样子。

---------------------------------

在王都被魔物侵袭的那晚,我去谒见了国王陛下。

对于讨伐狗头魔王的这件事大为称赞、作为奖励似乎打算把ミツクニ公爵的名字交给我的样子。

ミツクニ公爵家作为一个在王祖大和把王位让给二代目之后建立的家族、像黄门大人一样进行着正义之旅而出名。

一直到西卡王国的四代目国王引退之后、好象都还是有被称作ミツクニ公爵的人存在的,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那之后就没有人继承这个名字了。

虽然很高兴能听到有趣的轶事,不过对爵位没有兴趣所以适当的回绝了。

似乎是认为我对于只有爵位不满的样子、又提出了给我王国西南方的「碧领」的提案。

碧领是指为了让黄金的猪王把芙鲁帝国毁灭而作为祭品的七个都市。

位于贸易都市的西侧和迷宫都市的南侧周围广阔树海中沉眠的都市群、现在已经成为了魔物的毒巢。

过去虽然为了夺回都市而数次派遣军队、却因为满满的魔物从周边树海袭来而不得不放弃都市然后撤退。

对无名来说驱逐都市的魔物是很简单的、不过之后长久的维持却是个大麻烦、而且对于领地经营和内政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都市养成系列的游戏的确是很好玩、但在现实中有种种困难和很多需要担心的地方。

因此在我随意的拒绝后、陛下和宰相都明显的露出失望的表情。

是想要利用能够打倒魔王的力量把都市丛魔物手中夺回来吧。

在随意聊了一些后、我切入了正题。

「陛下、我从越后屋那里的人收到王都有魔物出没的情报」

虽然是实际遇到的、不过这里就装成是听到传闻的样子吧。

「不愧是无名阁下、消息真灵通啊。宰相」

「是。这里请容我先来做说明吧。在这几天内、受到了王都内出现巨大魔物的报告。不管是哪个魔物都是突然从地下出现、在攻击了出没地点的人与并破坏建物后又再次消失在地下的样子」

果然是来自地下的吗。

「至今已经收到了七匹魔物出现的报告、能够在魔物逃亡前就加以讨伐的、只有西卡八剑的留娜卿在执行任务期间遇到的那匹、还有偶然遇见秘银症的探索者们的、总共两匹而已」

那个有着腹肌的女杰留娜吗。

另外一件所说的探索者是指我们吧。

为了确认而看了看地图、地下道并没有魔物的身影。

顺带一提、虽然七匹魔物在传闻中全部都是红色苍蝇的样子、不过实际上不只是虫型、还有鼠型的魔物。

「有去追踪逃跑后的魔物吗?」

「有的、派了王都的士兵前去地下道探索、发现了数匹魔物的尸体。其中三匹魔物是因衰弱而死的、还有一匹魔物已经腐败了、另外也有一匹是被不知何人的剑与魔法退治」

「腐败和衰弱?」

除了我杀的那匹以外、其他还有四匹已经死了吗?

之前公都的半兽人ガ・ホウ曾经提到有些同胞在王都的地下、那么在地下退治魔物的也许是半兽人们呢。

「已经让王立研究所里研究魔物的人去调查了、不过还没有收到什么重大的报告」

「那么给你一个情报吧。因为在王都认识一个持有鉴定技能的人、那个人在看到巨大魔物时好象确认了『魔身付与』的状态」

「『魔身付与』吗?――难道」

宰相看起来也是想到了魔人药的存在、苦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想到了之前在迷宫都市私制魔人药的事件了吧。

当时被怀疑是主犯的ケルテン侯爵、大概是利用了派阀间的力量关系所以免除了处罚。

在那之后、被称作「自由之光」的魔王崇拜者们、好象就只有从国外偷偷走私魔人药进来了。

「宰相、请问魔人药最后怎么了呢?」

「是的、交给了王立研究所来处分」

「能够听听是用了什么样的处分方法吗?」

「不、再利用是不可能的、不过没有确认处分的方法」

嘛、很普通呢。

宰相也并不是那么闲的呢。

「难道不是把魔人药和适当的药剂还有酸混合在一起然后排放到下水道吗?」

也有可能是连加工都没有、直接排放到下水道吧。

听到我的话之后宰相的眉毛跳了一下。

因为有很强的自制心、所以脸色只有微微发青。

「那么马上传唤研究所的所长和担当者来确认吧」

宰相为了传唤两人先行离席了。

「那么、陛下。没有与魔人药相关的详细资料吗?」

「是有的。除了一部被王立研究所借出去了以外、其他的都收藏在王城地下的禁书库里面。」

禁书库的书借出去没有问题吗?

嘛、也只是机密度低的内容呢。

「有些想要调查的东西、能给我进入禁书库的许可吗?」

「您在说什么见外的话呢。这座城就象是无名阁下的城一样。无论想要出入哪里都无所谓」

不不、这也太过于放纵了吧。

我在陛下的带领下、前往了比王族才能使用的地方更深处的禁书库。

禁书库临近宝物库、在通向双方的位置设有强力的防侵入魔法和厚重的门。

守卫的骑士是一群穿着庄严的衣服、带着严肃表情、等级30后半的近卫骑士。

就算面对陛下也会确认通行的目的、我也被要求让他们看看假面下的脸、在让他们看了假面下的人皮面具后通过了门。

途中回廊分成禁书库和宝物库两边、我们进去了禁书库的回廊。

陛下虽然在年轻时身为圣骑士曾经有着健康的双脚、不过让老人走长距离的路还是不太好的、所以让他坐在我从储存器里拿出来的椅子上、再用理力之手搬运。

到禁书库为止需要穿过十三道门、第三道门以后就没有配置人类守卫了、取而代之的守卫是哥雷姆和活动铠甲等魔创生物。


回廊里面隔了一定的距离也有配置、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禁书库的重要性了。

穿过象是要隔开什么的二重门之后、我们进入了禁书库。

有着纸的味道。禁书库内部很暗、看来最优先的是保持在最适合保存书本的湿度和温度的样子。

陛下使用了通行证、圆形装饰升了起来照亮了整个馆内、除了门廊外排列着无数高至天花板的书架。

从地图中确认、禁书库只有一个阅览者、其他就只有配置了司书、整理作业用的哥雷姆和活动铠甲共二十体。

「还在想是哪位前来呢、原来是陛下吗」

「嗯、身体还健康吗?你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个不去参加社交晚会的书虫呢」

「是的、因为和レッセウ伯的亲事也幸运的像白纸一样没这回事了」

和国王用亲近的口吻说着话的是第六公主。她目前是比卡莉娜小姐还要年轻一岁的18岁。

在那头缠在头上的、黑中带点茶色头发上戴着一个潇洒的头饰。

レッセウ伯是指刚刚闲聊中提到的被弄垮的还是什么的话题中出现的年轻领主吧。

第六公主将那双银色边框眼镜后青色双瞳的强烈视线投向了我。

「那么这一位有着奇怪打扮的人是?新的护卫吗?」

「注意你的发言。这位是勇者无名殿下」

「请多指教ー、公主大人」

把无名误会成是王祖大和的这件事是只有陛下和宰相才知道的秘密。

我用真诚的态度向第六公主打了招呼、她却露出了有些不愉快的表情、看来回去得自己研究殷勤的打招呼方式了。

在那之后、和陛下一起去找了在图书馆深处的、有着八条手腕的哥雷姆。

「无名阁下、这个就是这个禁书库的『司书』」

「陛下、今天、需要哪种、书呢?」

哥雷姆的司书用着断断续续的合成音询问。

「『司书』啊、以西卡王国国王的权限、给予这位无名阁下到第三层的书库的阅览许可。进行处理吧。」

「是的、处理、进行处理。」

这个禁书库总共有四层。

最下层是不能进去的吗。嘛、用地图的物品检索来查看书名、如果看到想要读的书再自己侵入吧。

「无名阁下、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了、最下层的书库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有当代的国王能够进入。因为在『司书』的记忆中有着目录、如果有必要的书存在的话会马上帮您取得的、因此请见谅。」

不不、可不能指使国王跑腿啊。

并没有说出会擅自侵入、只有随意的说了「到时候就请多指教了」。

在送陛下回地上之后、我回到了图书馆、并且借由『司书』和处理杂物的活动人偶来调查魔人药。

调查结束后我换上库洛的衣装归还转移到工场、这里的附近有一个下水道的入口。

偷偷进入了被钱包锁锁着的门之后、往下水道的方向移动。

因为蝙蝠和老鼠成群袭来的缘故。适当的用「轻气绝」来对付他们。

这个魔法也很久没使用了呢。

在下水道里飞行时靠著地图、从包含了事件发生的地点的128处使用了「理力之手」来采取污水。

途中有两次看到红色苍蝇样子魔物的尸体、不论哪个都被老鼠和虫吃的散落一地、其中一边还有着魔核残留。

那魔核的颜色比朱一还要白。

为了保险起见、把两方的尸体都回收起来、之后就把他们交给王立研究所吧。

因为已经很接近了、我把衣装换成和ガ・ホウ见面时的无名穿着然后拜访了半兽人们的住所。

「呀、初次见面、我没有敌意、可以请你把那危险的枪放下来吗?」

「在看到这个地方之后、就无法让你继续活下去了。觉悟吧」

持着魔枪的青年リ・フウ用兜帽盖住眼睛向着这里宣告。

刺出赤色轨迹的枪因为被我抓住而停了下来。

虽然比不上莉莎或西卡八剑第一位、不过也算是相当锐利的突刺了。魔刃也有着不错的收束、并不是半调子的魔法盾能够防御的。

「不可能!就算是ガ・ホウ也没办法如此轻易的挡下我的枪!你这家伙是谁!」

还真希望你一开始就问这个啊。

「我是无名、公都地下的ガ・ホウ的朋友」

「您、您是无名殿下吗!从ガ・ホウ那边有听说了。希望能原谅我刚刚无礼的举动」

「啊啊、没关系的」

リ・フウ是比ガ・ホウ还要年轻两百岁的半兽人。

他带领我进入半兽人们的集落、里面大约有二十个半兽人、大部分都和リ・フウ属于同世代的、不过也有三个是半兽人的孩子。

虽然已经很晚了、对居住在地下道的半兽人们来说地上的人们正在睡觉的时间才是他们的活动时间。

「在同伴们锐减的这时候、终于有新世代的半兽人出生了。实际上大家因为一百五十年没有新生儿了所以感到兴奋让我很困扰呢」

「才没有这种事呢!リ・フウ心肠真坏!」

除了长的多少不一样以外、半兽人的孩子跟人族没什么差别呢。

「久等了。这是无名先生带来的大餐。大家在吃之前记得要先道谢」

因为迷宫产的肉类和海鲜还有很多、我就把在公度买的食材送给他们了。在那之中我最喜欢的是クハノウ伯爵领的萝卜。

我一边调查半兽人的妇女们制作料理的方法、一边询问最近是否感觉地下道有什么异变。

「嗯、之前跟鼠型魔物战斗的时候、不知为何特别顽强呢。我们这里甚至有人受了伤」

调查结束后我换上库洛的衣装归还转移到工场、这里的附近有一个下水道的入口。

偷偷进入了被钱包锁锁着的门之后、往下水道的方向移动。

因为蝙蝠和老鼠成群袭来的缘故。适当的用「轻气绝」来对付他们。

这个魔法也很久没使用了呢。

在下水道里飞行时靠著地图、从包含了事件发生的地点的128处使用了「理力之手」来采取污水。

途中有两次看到红色苍蝇样子魔物的尸体、不论哪个都被老鼠和虫吃的散落一地、其中一边还有着魔核残留。


那魔核的颜色比朱一还要白。

为了保险起见、把两方的尸体都回收起来、之后就把他们交给王立研究所吧。

因为已经很接近了、我把衣装换成和ガ・ホウ见面时的无名穿着然后拜访了半兽人们的住所。

「呀、初次见面、我没有敌意、可以请你把那危险的枪放下来吗?」

「在看到这个地方之后、就无法让你继续活下去了。觉悟吧」

持着魔枪的青年リ・フウ用兜帽盖住眼睛向着这里宣告。

刺出赤色轨迹的枪因为被我抓住而停了下来。

虽然比不上莉莎或西卡八剑第一位、不过也算是相当锐利的突刺了。魔刃也有着不错的收束、并不是半调子的魔法盾能够防御的。

「不可能!就算是ガ・ホウ也没办法如此轻易的挡下我的枪!你这家伙是谁!」

还真希望你一开始就问这个啊。

「我是无名、公都地下的ガ・ホウ的朋友」

「您、您是无名殿下吗!从ガ・ホウ那边有听说了。希望能原谅我刚刚无礼的举动」

「啊啊、没关系的」

リ・フウ是比ガ・ホウ还要年轻两百岁的半兽人。

他带领我进入半兽人们的集落、里面大约有二十个半兽人、大部分都和リ・フウ属于同世代的、不过也有三个是半兽人的孩子。

虽然已经很晚了、对居住在地下道的半兽人们来说地上的人们正在睡觉的时间才是他们的活动时间。

「在同伴们锐减的这时候、终于有新世代的半兽人出生了。实际上大家因为一百五十年没有新生儿了所以感到兴奋让我很困扰呢」

「才没有这种事呢!リ・フウ心肠真坏!」

除了长的多少不一样以外、半兽人的孩子跟人族没什么差别呢。

「久等了。这是无名先生带来的大餐。大家在吃之前记得要先道谢」

因为迷宫产的肉类和海鲜还有很多、我就把在公度买的食材送给他们了。在那之中我最喜欢的是クハノウ伯爵领的萝卜。

我一边调查半兽人的妇女们制作料理的方法、一边询问最近是否感觉地下道有什么异变。

「嗯、之前跟鼠型魔物战斗的时候、不知为何特别顽强呢。我们这里甚至有人受了伤」

果然在地下的魔物是被半兽人们退治的吗。

「啊啊、如果没有リ・フウ在的话就很危险了呢」

「这家伙为什么会误认成魔族呢」

「因为、能够做出防御壁的魔物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吧」

年轻的半兽人所说的防御壁是指那个在一瞬间停止了莉莎的枪的东西吧。

确实以他们的等级来看没人死亡也不会很意外。

「说到奇怪的地方、在这一个月里面地下的生物也增加了很多吧?」

「老鼠什么的圆滚滚的很好吃呢」

嗯、营养源是什么呢――不是魔人药吗我说。

我向リ・フウ和一些干部传达了有可能有危险的药品流入地下水的事情、要求他们在这段期间内别捕食住在地下道里的生物。

当然、这段期间的粮食由我负责。因为储存器内还有吃不完的大量食材、所以我就给了他们大概一个月的份量。

「无名殿下、为何要为了我们做到这种地步呢?」

リ・フウ为我多管闲事的行为感到疑惑。

――为了什么?

「嗯~、也许有点管太多了呢。因为和ガ・ホウ是朋友吧」

如果因为自己放着不管而让朋友的亲戚损害了健康的话一定会睡不好吧。而且在这里再热心一点的话、地下道的巡逻什么都应该就可以交给他们了。

「对了、顺便把这些给你们吧。虽然并不是给ガ・ホウ的那种圣剑」

「这、这个是魔剑吗?」

「也有魔枪啊!」

「不管哪个都是容易使魔力通过的武器、我想在以魔物为对手时能派上用场吧」

虽然是量产品、不过我还是把越后屋商会用的魔剑和魔枪作为礼物送给了他们。这么一来应该能够提升战力吧。

接受半兽人们感谢的话语之后、我离开了他们的居所。

――接下来、明天是王立研究所。

不快点处理的话、魔物骚动不只会让想去的店临时歇业、如果在观光时出现魔物也很破坏兴致。

那么、为了能够玩的更开心、就继续加油吧!

我全身沐浴着阳光、努力的打起了精神。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