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16.早餐聚会的邀请

我是佐藤。与以前不一样,因为就算是远方也可以频繁地传递邮件的缘故,所以在距离上的感觉短了不少。

不过,实际见面时又有不少话可讲也蛮不可思议的。

“爷爷大人希望你可以陪同一起去吃早餐”

彼此再会而寒暄一阵之后,塞拉开口就是说这一件事。

如果对方是妙龄女性的话这绝对会是在说勾引的话吧,不过对方是老爷爷,而且是国家的权威的话那就算是早餐也是会是类似像会议一样的东西吧。

咦?公爵要邀请我吃早餐的话,不会是为了要拉拢我到他旗下吧?

先不说我们是秘银探索者这件事,光是丽莎从雪加八剑第一位手中取得胜利这件事来说,可能性就应该不小。

“这还真是光荣,邀请我这种下级贵族至公爵大人的早餐聚会这样好吗?”

虽然不认为说会被那些在公都过得很安逸的贵族们所疏远,不过他们全员并不是全都对我抱持着善意的吧。

罗伊德侯以及霍恩伯的派阀的人还不成问题,但是因为自由之翼而成敌对关系的鲍彼诺伯派阀的人应该会反过来憎恨我吧。

“没问题的。如果是被姐姐大人所认可的佐藤先生的话是没问题的”

“――这还真是光荣啊”

姊姊大人是指勇者隼人的随从琳古兰蒂小姐吗?

我明明没有曾被她所认同的记忆啊,难道说,是在和勇者决胜负时胜出的缘故而认同了吗?

反正也拒绝不了,所以我就把会参加公爵的早餐聚会的意愿告诉给塞拉了,在这之前多鲁玛与卡莉娜小姐互相聊了一下最近的情况来调节下气氛。

“那么,巫女长的身体情况比想像中要来得差吗?”

“不是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很糟,只是稍微有些没精神而已。只是别说是要外出,即使是要圣别而在里面房间时,也几乎都不出来的”

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在接收新的神托吗?

“也不是,只是在重新接收着被预言在迷宫都市出现的魔王已被讨伐的神托而已”

话又说回来,也差不多要到和勇者隼人定期联络的时期了。

来问一下说被预言说会在鼬人的帝国出现的魔王后来怎么样了吧。

……不过只剩下5只而已吗?

拜托不要同时出现在世界上啊。

我把这如此不祥的想像给丢到思考的另一侧,在交流栏上追加着“去探望一下巫女长”的预定。

等到在王都的事办完告一个段落之后,再出发前往吧。

大概是为了要改变对话的流向吧,多鲁玛提到了奇怪的事。

“我老哥说佐藤大人在迷宫都市也是(??)颇受欢迎不是吗”

“也是”是怎样啦。

我什么时候说过很受欢迎了啊――不对,是说年纪较轻的人之间来说算是很受欢迎了吧

“在以前,我不论是在年迈的人或小孩子之间都很受欢迎的喔”

“嘛,佐藤先生真是的”

当我用笑话来作回应时塞拉娴静地付之一笑来带过,而卡莉娜小姐反应则很微妙。

“……不是只有小孩子而已”

卡莉娜小姐喃喃地低语着,声音小声到要不是有“倾听”技能的话我也听不到。

对了,所谓的年轻这点完全就是我的主观,以这副身体来说同年龄或是年纪比我稍大的孩子也算在内就是了。

“可是,好像听说过你和某个小国的公主或是同年龄的贵族千金也感情很好不是吗?”

还是老样子完全不会看气氛说话的多鲁玛,完全无视卡莉娜小姐散发出来的氛围就说出这种话。

连塞拉也是顶着一副认真的表情等着我做出回答。

说到公主,是在说米缇雅殿下?

还有和我同年纪的贵族千金是在说珍娜小姐和杜科力准男爵的女儿吗?

“不管哪一位都只是因为有些事情而认识的熟人而已。这之中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啦”

因为我如此断言而让女性阵容那里满溢着好像放心似的叹息。

而且卡莉娜小姐也曾遇过她们,这之中的关系她应该也晓得才对。

“怎么,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佐藤大人在还那么年轻的情况下,应该会在社交界多扯出点绯闻才对”

““多鲁玛叔父!””

多鲁玛那乱来的发言而让对此有些洁癖的塞拉与卡莉娜小姐她们爆出责备的声响。

……那样的发言还是留到只有男性间的对话时再说吧。

因为常常在往来信件的缘故,能够像这样子补齐这种有着不管用多少信纸都没办法写出来的微妙味道的对话还真不错。

塞拉主要都是在告诉我公都的孤儿院那里的人的情况,而我也是告诉她些在迷宫都市的孤儿院的经营或是探索者育成学校的话题。

至于在迷宫中的活跃则是尽可能干脆地作省略的。

我也有请教了塞拉娜娜很在意的那些海狮人族的小孩子们的近况如何,之后再转达给娜娜吧。


话又说回来卡莉娜小姐很怕生这点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明明和我霍多鲁玛讲话时都可以正常地作会话,但是只要塞拉一搭话时就只会做出类似“对啊”跟“这样啊”这样一句式的回答让对话无法继续下去。

简直就好像是对塞拉怀有芥蒂一样的印象。

所以这时多鲁玛就说了“卡莉娜还是老样子那么怕生啊”这样护航的话,不过塞拉也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就是了。

在差不多把大致的近况都说完的时候,多鲁玛向我询问了有关飞行艇事件的事情。

我就这样被请教了有关毕斯塔尔公爵袭击事件的经过,作为交换我则是请教了罗伊德侯被怀疑的这件事之后如何了。

罗伊德似乎因为自身名誉被玷污而遭受审议官的审问,以证明自身的清白。

其嫌疑被洗清真是可喜可贺,结果,还是没带到慰问品过去看看了。

在这之后,原来当从迷宫都市要出发的时候,卡莉娜小姐那伴随着告白的挑战是多鲁玛出的馊主意,不过因为是在塞拉面前所以稍微地用眼角来暗示来阻止他直接说出来。

作为交换,对王都相当熟悉的多鲁玛,向他请教了王都隐藏的观光景点以及夜晚的欢乐街的带路一事。理所当然地,禁止去GayBar。

因为我们有好好地用“要带路的店家种类”这种言外之意来作掩护,所以卡莉娜小姐以及塞拉也没多做注意。

因为之后塞拉与多鲁玛被奥尤科公爵一同招待去要与陛下去吃晚餐的缘故,所以中途结束了这令人愉快的谈话并目送两人过去。

当那两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卡莉娜小姐提出了谜一般的提问。

“佐、佐藤,你有打算娶塞拉大人为妻吗?”

“没有啊,塞拉只是友人而已。而且在这之前如果巫女不做还俗的话是没办法结婚的喔?”

而且像塞拉这样子的神托巫女,是不可能可以还俗的吧。

“说、说得也是呢……”

她在我旁边放心地作出充满色气的叹息

我想这该不会,该不会她真的是有如此迷恋我吗?

看着如同恋爱中少女的卡莉娜小姐的侧脸,我稍微被吓到了。

――这样下去不行。

如果不对卡莉娜小姐事先好好地划清界线的话,光是外表恰好正中好球带这样就可能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越过那一线这点让我十分颤栗。

如果真变成那样的话再来前方就肯定会是结婚路线在等着我啊。这下不得不自重些了。

“而且――”

我正好想把话题引开,所以说出了事先想好的说词。

“――我喜欢的人身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所以才不会去娶塞拉大人作妻子呢”

因为我把亚洁当恋人及老婆看所以这些话也不算是说谎,说是“恋爱对象”应该是勉强过关才对吧。

就算已经被发卡好几次了,我觉得只要亚洁她不讨厌我的话我就会一直喜欢她下去。至少这一两年内我是完全不会放弃的。

“……骗、骗人”

卡莉娜小姐反射性地就把否定的话语说出口。

而且还可以看到她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了大粒的泪珠。

……看来,从迷宫都市出来时的求婚是真心的啊。

我稍微因为罪恶感而胸口隐隐作痛着,所以至少来藉由在能制造许多相遇的社交界季节之前作引导这个方式,来帮忙她作相亲啊。

我这样告诉自己来对罪恶感作自我欺骗,再来我如此叠加上着话语。

“是真的喔?也是有年纪稍微大一点很可爱的人啊”

听着我全神贯注地说着放闪的话之后,卡莉娜小姐拖着脚步走回了自己房间去了。

(译:放闪原文ノロケ,意指在别人面前炫耀些自己与恋人或配偶的恋爱小事)

抱歉了,在这边可不行去追上卡莉娜小姐。这里就拜托女仆长的毕娜和艾丽莎去照顾她吧。

……啊啊,好想去看看好久不见的亚洁啊。

最后一次应该是为了“樱之精灵(树妖)”与“樱珠”的话题而远话的吧,感觉好像很久没说过话了啊。

――真是的,因为基本上都是处在被发卡的那一边,所以从来没想过说发好人卡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啊。

“士爵大人!城内的情况好像怪怪的”

因为玄关大厅里跑过来的武装女仆艾理娜一副慌张的样子,让我原本彷佛老了几十岁的感觉给被扫荡一空了。

“是怎么个奇怪法啊?”

“就是骑士大人们走来走去的情况多了起来。而且在城墙内奔驰的样子也很奇怪啊”

嗯,还以为是王都内有魔物大量出现的缘故还打开地图看了一下,结果根本没这回事发生。

看了一下骑士团的驻扎地里的人流,发现是有三个骑士团在频繁地出入着。

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虽然知道情这个情况的人应该有很多才对,但是与佐藤有所联系的军事相关人士却寥寥可数。

而且陛下与宰相好像也很忙的样子,但是因为纯粹是兴趣的缘故再以无名的身分去夜中拜访吧。


我拜托了艾理娜去询问说已经知道些什么了吗之后,一个人单独走向了厨房。

至少,让卡莉娜小姐暴饮暴食来让情绪多少有些宣泄,所以去准备了堆积成山的炸鲸鱼肉与多种种类的蛋糕了。

因为这个宅邸内拥有有着保温库及冷藏库机能的魔法道具的缘故,这样就能让她想吃的时候就能立刻拿出来。

有一位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物正等待着走到屋子楼上的我们。

“真是抱歉让您久等了”

“什么,我不介意的。而且也没事先通知就跑来的也是我这边就是了”

穿着宛如圣骑士一般雪白铠甲的裘雷帕克先生大方地作出如此回应。

待在接待室的人有我、丽莎、裘雷帕克先生、以及初次见面的雪加八剑第3位的“杂草”黑姆先生共四人。

黑姆先生为了想预测出丽莎的实力而投以试探性的眼神。如果他与丽莎是同族的话告他性骚扰的话应该可以胜诉。

顺带一提黑姆先生的铠甲也是圣骑士的白色铠甲的样子,可是因为被魔改造到看不出原型所以很难看得出来。总之,至少不要在肩膀上放那种毫无意义的角作装饰啦。

“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是有什么事吗?”

“嗯,明天晚上,我在宅邸内开了集合了雪加八剑的晚餐会。因为拿到了陛下赐予的上好的欧弥牛的缘故,所以希望能大家都能够参加”

――之前御用牧场的牛肉吃起来可是很好吃的啊。

待在旁边的丽莎虽然摆出澄澈的表情来作掩饰,但是内心已经是满是被肉所占据了的样子吧。

“我们也会招待其他新进的雪加八剑的候补们。希望两位务必前来赏光”

作为候补的有同为秘银探索者的杰立尔以及其他人,共计有五名会去的样子。

再怎么说也是雪加八剑的第1位亲自前来邀请的晚餐会所以拒绝不了啊,所以就让我前去打扰吧。

裘雷帕克先生的房子里设有简易的斗技场设备,所以为了不被挑起胜负所以特地不让武器装备在看得到的地方。

当在聊天时我委婉地对两人提起了之前艾理娜所说的有关骑士们的事情,不过因为是国防机密所以没办法告诉我们。

――也就是说,是发生了与国防有关的事态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