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9.桜の木の下で(2)

我是佐藤。和传说中的雪女很相似地,被树之精灵所魅惑的男性们会做着幸福的梦并且就这样被吸引到树中。

如果之前所遇到的树之精灵不是小女孩的话说不定就会很危险呢。

我对自己以及被我公主抱着的米娅用隐形系的技能一同将身形隐藏起来并且使用缩地朝向樱花巨木根部附近移动过去。

我们在没有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终于到达了樱花树下。

途中还为了保护樱花树而张开了栅栏状的结界,所以没有发生任何障碍。

樱花树树下坐着一位有着梦幻般容姿的少女。

那是一位有留着一头粉红色金发的少女。

应该,那一位少女就是呼叫米娅的樱之精灵吧。

我有些粗心地也不对AR内容做确认,就直接地出现在那位少女面前。

“是谁?!在没有‘守卫樱花’的许可下可是禁止接近‘圣樱树(せいおうじゅ)’的喔!”

少女直到刚才还是将其融入黑夜的那梦幻般身姿给转身一变,以猛如烈火般的势头来朝向我们做盘查(谁何)。

(译:"谁何"在日文中就是指守卫向对方要求进行盘问,作者这样写感觉有点蛇足呢)

这里还是用像剧中的演技那样回答吧。

“失礼了,我是被樱花树给呼唤了而到来的”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事――”

将对我的发言嗤之以鼻的少女给阻止那样,树干那边出现了一位樱花色的美女。

啊,真正的樱花精灵出现了......。

“抱歉了,‘守卫樱花’酱。稍微睡一下吧”

从树干中出现的美女在触碰了少女的瞬间就让她睡着了。

樱之精灵将无力倒下的少女温柔地接住并让她横躺在樱花树树根上。

就这样轻柔地整理少女的头发后,抬起头来转向这边。

这张脸看起来好面熟啊――。

“唉呀!这不是少年~吗。还特地来跟樱花的我见面什么的!”

就像是要表示肯定似地,AR上也出现了“树之精灵”的提示。

在这之前,这位有着肉感身材的美女这和我所知的那位女孩样的树之精灵有点像却又不太像啊。

美女树精为了将我抱过来而将手伸了过来,结果被米娅给阻止了。

“姆,不知羞耻”

“啊啦?波鲁艾那的幼童酱也在啊?一副妒火多到满出来(いっちょまえ)这样,还真是年轻的女生呢”

(译:"いっちょまえ"指的是超过一般水准或是大于一人份的意思)

看来,好像是米娅这边要来看看美女树精的样子。

米娅用一副要阻止树精继续接近的姿势这样继续进行谈话。树精之所以用各式各样的理由要来说服我带来的米娅是因为有一件事要办。

“佐藤”

“少年,不好意思老是拜托你。能给我魔力吗?”

――果然是这样。

就算是吸血鬼的庞蒂雅娜也得甘拜下风。

(译:庞蒂雅娜好像是东南亚传说中的吸血鬼,会用美女的模样来吸食人血)

嘛,以这样丰满的美女为对象的话,接吻什么的一次两次都便宜卖你啦。

树精紧紧抱住我的头并将嘴给凑近了过来。

米娅虽然对此相当不能接受但是也没能说出“有罪”这种话。不过好像还是有所不满,脸颊鼓到像是气球满到快要破掉似的。

她吸取了至今为止最大量的2000点左右的魔力后,树精就伴随着下流的声音将嘴唇移开。

当魔力补给完了之后,米娅立马就将我和树精给分开来。

“呼,满足了~。呀~,得救了。最近这一阵子王都的魔力流向很奇怪。要从王都泉源把魔力顺利吸上来这件事变得很困难。有幼童酱和少年在真是得救了。”

“嗯”

我因为听到了感觉有些微妙的字眼所以出声询问,但是也没问出除了最近魔力流动变得狂乱以外的情报。最近因为树精的时间感被扰乱这样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很微妙的话题。

“少年,这是给予我魔力的谢礼。使用方法的话就去问艾伊亚莉洁大人吧,那一位的话你应该认识吧”

树之精灵如此告诉我并且交给我一颗樱色的宝珠后就消失在树干中了。

AR表示其鉴定其名称为樱珠。好像是精灵之力所汇集起来的结晶。最近,我跟这种极为稀有的素材十分有缘的样子。

本来在目送了消失在树干中的树之精灵后,就打算这样直接离开这里的说,但是就这样把‘守卫樱花’的少女给放置play的话会感冒的。

就这样离开的话也会被当成可疑的家伙的理由还有一个。就是她已经看到我们的脸了。

对了对了,王都的地脉变得很奇怪的这个情报,近期就去转达给国王大人以及宰相先生吧。

对着少女使了“魔法破坏(Break Magic)”之后,并且打了声招呼后她身子抖了几下睁开了眼睛。

“在这里睡觉的话是会感冒的喔?”

“......嗯,樱之精灵”

难道在睡着之前有看到樱花树精的模样吗?

这也在预料的范围内。那我就装个糊涂(とぼ)吧。

“在樱花树树根上浅眠的你,就如同樱之精灵那样的楚楚可怜呢”

“......怎么会,我怎么――”


她还在睡迷糊的状态下被我这样一称赞就不好意思的扭动身子,在途中就如同梦醒一般察觉到现在的状况并坐起了身子。

看来,她大概没有低血压吧。

“――是谁!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名为‘圣樱树(せいおうじゅ)’的禁域吗!”

“我们在夜间赏樱时迷路了,结果就迷路不小心到这里了。这还真是失礼了,请问是否能告诉我们往迎宾馆的路怎么走吗?”

我的话语让少女所紧张的原因往别的方向变化了。

看来她知道在这个时期迎宾馆除了会有诸侯会使用以外,也会有从同盟国来的国宾来入住这件事。

“请问可以请教大名吗?我是雪加33杖的一员,名为‘守卫樱花’的雅典娜”

少女将长袍上所绑着的肩带上的纹章朝向这里现出并报上了名号。

在希腊神话中有出现的名字的这位少女,并没有任何情报指出她是转生者或是转移者。只是名字刚好一模一样而已。

所谓的雪加33杖指的是宫廷魔术师的称号。

“我是莫诺男爵的家臣名为红龙士爵”

“米娅”

一听到我的名字后雅典娜小姐那礼貌的态度一瞬间雾散了。

“怎么,原来是上级贵族的笨蛋儿子,我如此警戒还真是划不来啊”

本来相当礼貌的语气一下子就突然变调了。

本来以为是因为是平民出身才会这样想,原来她是子爵的千金。如果是上级贵族的女儿多少应该还是有在外锻炼过啊......。

才刚成人就当上宫廷魔术师的话,是全部都只专注在魔法的学习上吗?

“本来的话没有许可就进入禁域的人士是必须带去卫兵的哨站的,不过太麻烦了所以你就直接离开吧――”

在这边用轻视的语气说话的雅典娜小姐在途中停下来了。

他往米娅的方向看了过去。

对于完全不明白为何被行注目礼的米娅将头歪了歪。

“你、你是妖精吧!是哪里的氏族?”

“无礼”

如此失礼的问法让米娅十分不爽。

没办法了只好由我代为回答“波鲁艾娜氏族”这样告诉她。

“波、波鲁艾娜氏族是,该不会是那位妖精的贤者朵拉萨尤亚所属的波鲁艾娜氏族?”

“嗯”

对于用着震惊的声音询问着的雅典娜小姐米娅只是简短的回应一声而已。

“果然是这样!别因为和贤者大人同样出身就摆出一副伟大的样子啊!虽然祖先大人输掉了,我是绝对会做出超越贤者的功绩的!”

虽然米娅被这样指着并且被做出如此狠毒的发言。但是,米娅去却是摆出因为跟不上话题的急展开而困惑的表情。

看来,她的祖先和朵拉萨尤亚之间曾发生过什么龃龉呢。

“我对于生来就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的妖精可是非常讨厌的。我可是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才能才爬到宫廷魔术师的地位的。虽然现在还只是属于红带的雪加33杖的一员。总有一天会戴上代表着宫廷魔术师长的银带给你看的!”

“姆唔?”

雅典娜小姐挟带着气势对着米娅指手画脚的。

因为迷之字汇过多的关系米娅有些陷入慌乱了。

话又说回来不管是雪加八剑也好,这个国家怎么那么喜欢带有数字的称号啊。

这这样下去,四天王什么的也会跑出来也说不定。

“不对”

“什么嘛!”

对于米娅的发言反射性的作出回应的雅典娜小姐,米娅从她那贫乏的胸前取出秘银证亮给给对方看。

恐怕是是想表示说这是由米娅自身的努力所取得的样子。

“这、这是秘银证!说起来,这次的秘银证是因为打倒了上层及中层的层主......。不对,这样的话我这就去打倒下层之主给你看”

“不可能”

“为什么!我绝对会打倒给你看的”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我们人族可是在你们故步自封在森林深处的时候一直不断精进着喔!这次,来参观宫廷魔术师的演习吧。让你见识我们人族的真正价值吧。到时可别因为同期魔术而直不起腰啊!”

“姆唔”

米娅虽然看起来是想说只有魔术师是无法取胜的,不过因为话语太短没办法传达过去。

本来是不想要介入小孩子间的吵架的,要不要做转译呢?

“稍微冷静一些吧。米娅并不是想要诋毁你,只是想表达说只有魔法师的话是无法胜过阶层之主这样而已”

“是这样吗?”

“嗯”

经过我的说明之后而放下恶意的雅典娜小姐,米娅也对我的回答做了覆议。

对于看到米娅做出首肯的冲击而对自己感到羞耻的样子,她那白净的双颊染上了樱色并且也感觉到她之后的发言带有犹豫。

“那、那个。总之我为我的失言感到抱歉。对不起。可是,人族是真的比较厉害的!一次也好,要来看喔。绝对呦!”

“嗯”

雅典娜小姐在谢罪之后,为了要把羞耻给蒙混过去所以转身朝往樱花树下走了过去。

喂,就这样把侵入禁域的人给放置不管这样好吗?

虽然觉得这位国高中生模样的少女这样子是在怠忽职守。不过这次这样对我们而言也好方便行事。


虽然是遇到了一位奇怪的少女,不过我认为有了和宫廷魔术师交流的管道也是算是幸运的吧。

对于同期魔术我也有些兴趣,之后有空时就让米娅去见习吧。

话说回来,光是要做这株巨大樱花树花瓣的扫除就是一件大工程呢。

我带着头上以及肩膀上留着像是积雪一般的落樱的米娅一起使用了归还转移回到了馆内。

到了夜半时分男爵还是没有回来。

我将打着瞌睡的孩子们给运到了床上让他们睡觉。

露露为了料理大赛的出场明天还有要搭往公都的早班飞行艇的预定所以对她说了要早点去睡。莉莎和娜娜要做其护卫,然后艾丽莎则是预定做其应援团长。

波奇、小玉、米娅则是留在王都。

说的难听一点就是米娅为了防止我花心所以留了下来。而波奇和小玉则是要作为我和米娅的护卫的样子。

在料理大会的招待和待在我旁边这两个选项之间举棋不定的样子还真可爱。

当然,在大会决赛时我会把3人全都带去为露露加油的。

而卡莉娜小姐因为连日严苛的代练的缘故累到很早就直接回到房间去了。

但是,在回去的时候“不要走错路进来喔”这样在自己的房间出去时这样说了,这是要引诱我说晚上要我去夜袭吗?如果是要诱惑我的话就要好好地诱惑啊,用色色的细语来说想要的东西啊。不然我是不会上钩的。

我在窗边欣赏着用魔法照明所映照着的夜樱,并且倒了杯雪加酒。

艾丽莎也要喝一口!把这倔强的要求(ねだ)给驳回了之后。为了代替酒我将自制的姜汁汽水给倒进了艾丽莎的玻璃杯里。

(译:ねだ是指床板的支柱,我不懂这里为何作者要这样写)

我和丽莎以雪加酒交杯对饮之后,稍微谈了一下今后的话题。

爵位的话题、自己出身的话题、从奴隶解放的话题。本来没喝醉是相当寡言的她现在借助酒精来对我推心置腹地交谈。

“我的枪是为了主人大人而存在的。如果可以的话,在这副身躯毁灭之前我的忠诚和魂魄与主人大人同在――”

酒力很弱的丽莎在说完如此的话语之后,在我还没回答之前就这样把酒杯握在手里睡着了。

晚安,丽莎。今后也请多指教了。

当然,艾丽莎也是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