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二卷 web版试看-12-6.リザの実力

我是佐藤,世界上有句话叫做脑袋里装的都是肌肉,不过比起会去周旋在奇怪的阴谋里的人来说要来的讨喜的多。

......虽然会让我感觉有点中暑就是了。

"阁下的回答是?"

向丽莎挑起比试的雪加八剑领袖――杰夫・裘雷帕克先生将看起来很高昂的枪往石子路面上一敲并再度询问了一次。

"主人大人,应该要接受挑战吗?"

丽莎露出了一副像是极为高档的盛宴摆在眼前那样兴奋至极的表情,裘雷帕克先生也一直盯着看。

就好像是要是出了视线之外的话,马上就会抄了家伙冲了上来那样。

总之两人都是有着兴致满满的眼神但内里却杀气腾腾的样子。

周围的观众连要呼吸都忘记了。

"丽莎,我知道了,但是"

"请安心,以老人为对手的话是不会乱来的。会稍微放点水的"

本来是打算讲不行战斗的说,但是就算这句话一出对方也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裘雷帕克先生是没这样但是其他观众却开始漏出有如由骂声所组成的悲鸣这样的鼓噪声。

我知道丽莎是想实践妖精师傅们所教的对付实力在自己之上的强敌时先激怒对方的行为啦,不过希望挑拨时能先换个地方再说。

裘雷帕克先生将枪旋转并摆出了下段的姿态。

因为臼齿好像要被咬碎了所以咬着牙这样的行为能停下就停下是最好不过了。

"齁齁,还会担心这副年迈身躯喔,看来还是一位秉持着敬老精神的女中豪杰啊"

"这些是主人的仁德所赐与的"

那个,他讲的那些不是夸奖你的话喔。

不知道为什么丽莎把裘雷帕克先生的话按照字面来去解读了。

"不好意思先换个场所吧"

因为在这里就开打的话会很糟糕的所以先介入两人之间。

虽然裘雷帕克先生用肃杀的目光看向了这里,但是这跟魔王们的比起来还算小儿科。 (译:先生别这样,小心砂糖君一个心情不好就把你碾成碎片了)

"先在这里说清楚,在这里对战的话可能会伤及贵族,而且也可能会波及到国有的新型舰的"

我的话让裘雷帕克先生只好把枪摆直,并摆着一副苦瓜脸的样子作出同意。

我虽然是想决斗本身给制止,不过现在丽莎的实力可以正常发挥这点应该没问题了。

贵族们的无理要求除了一部份以外都尽可能地用我手边有的人脉来应对。

我对于丽莎他们在对魔族及魔王用的武器操作上还是不行这点感到有些担心,不过前提是这些都是在我用无名身分来行动的情形下就是了。

照这个情势来看和雪加王国发生战争的对象应该就是东边国境的鼬人族帝国了,如果要无名的激光在大军前线诱敌的话就先返回。

如果还要攻击过来的话,土魔法无法用于攻击但是能用在建筑长城就好了。 (译:为何砂糖君要跳tone去想这些东西啊?)

当我在脑中思考着这些空想的话时,跟着来的持白矛的壮年男性照着裘雷帕克先生的指示,将机场旁边的营区当决斗地点而跑去作准备。

他是亮出秘银证后向丽莎挑战结果反而自己被打败的那位有着"白矛骑士"的异名的圣骑士。

向后面的观众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也是想要争取那三个雪加八剑的空位的样子。

当裘雷帕克先生的身影差不多从机场离开的时候,周围的人欢呼声开始高昂了起来。

接受了来迎接的熟人和其他秘银探索者的激励话语之后,我们也往决斗的舞台走了过去。

暗杀公爵未遂这种不小的事件才发生了没多久的现在,根本就不是决斗这种游玩的场合。

可是周围像是在办庆典这样如此热闹的情况下,会这样想的人实在是寥寥可数啊。

"来吧,开始吧!"

"了解"

――你们是哪个时代的人啊。 (译:原文“いざ、参る”“承知”这些都是以前武者之间的用词)

对于我内心所想的这件事没有人作出回应,然后对决开始了。

鲜明的赤红色轨迹在白天的竞技场里相互交错着。

因为裘雷帕克先生说了"不必手下留情"的缘故,两人开场就用上了魔刃来对战。

波奇和小球老是随便就用上魔刃所以被我提醒过不准在街上使用,说起来我好像没对丽莎说过这些。

话说回来,在不是要杀人的情况下使用魔刃的话是怎么想的呢。

这应该是为了保护枪不要受损的缘故吧。

当然,这个对决实际上不是杀戮的证据就是,我旁边的等待席可是有加鲁雷翁神殿的高等神官以及地系和水系的宫廷魔术师在那边待机呢。

宫廷魔术师们好像是中断在郊外的土木作业赶到这边来的。

战斗的场地是在骑士团的营区并设的有着半径200公尺、高2公尺的坚固墙壁的斗技场。

加上骑士团的成员们使用提供魔力的魔法将能生成魔法防御壁的魔法装置给启动了,所以观众是安全的。

"不愧是站在雪加八剑的顶点的人,比起杰立尔的魔刃有过之而不及啊"

"啊啊,丽莎大人将枪缠上魔刃的速度也不下于裘雷帕克先生,只是其光芒稍逊了一筹"

听到观众如此评论到。

丽莎只是为了不伤及枪所以将魔刃的出力调整成包覆住武器的程度而已。

只是普通地作出力调整不行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高输出的话其燃费很差的说。

"六连击~?"

"虽然丽莎很厉害,不过老爷爷那边也很厉害的说"


"耶,骗人?!刚刚,我只看到一回的突刺而已?"

"我是看到2连击耶"

"亚里莎、露露,从脚底边的尘埃状况就可以判断出大概的动作了喔"

如同小球和波奇的解说一样,双方都是以极快的速度突入,以目不暇给的速度交替着攻防。

不过,这就是雪加八剑的实力啊。

第三王子的实力我大概都摸透彻了,如果是那种程度的话丽莎应该是可以轻松胜利的。

再怎么说,丽莎的等级虽还是比较低了一些,把比她高3等的裘雷帕克先生给压制住了。

除此之外,利用"魔力感知"可得知说,裘雷帕克先生已经用自己的技能将身体能力强化了。虽然对方高龄而衰退了,丽莎的基础体力较优于对方这点因为没什么比较的对象所以还有待商榷。

不同流派的两人皆将枪术发挥的淋漓尽致的攻防让观众热血沸腾了起来。还真是个高速节奏的战斗啊。

可是,在持续这一进一退的攻防下,基于持久力的话丽莎会赢的。

裘雷帕克先生不知道何时要开始行动这点让人注目,不过丽莎先开始有动作了。

"啊!?现在,丽莎的枪消失了!"

"耶?消失了?"

"丽莎消失的枪呢~?"

"没有消失的说喔?"

被丽莎的假动作给骗倒的卡莉娜小姐发出了惊叹的声响。

在没有一定程度的武人没办法看破的小技巧下,亚里莎也看不出来的样子。

波奇因为动态视力过于良好,所以是和亚里莎在不同的意义上被震慑住了。

丽莎用的是对高手专用的高难度假动作技巧。

因为没办法将看到的攻击以一般的方式去回避,所以会去眼睛去观察以肌肉的动作来实行的攻击的预备动作来作回避,丽莎就是利用到了这点来做假动作的行动。

这是妖精师傅所教的招式,我刚开始中招的时候也是差点就被骗到了。

我和波奇这种看到了再行回避的类型还好说,像是小球这种用先读的方式回避的类型可是很容易被骗到的。

裘雷帕克先生也是被骗到而往丽莎的幻影上用枪突刺下去这点所付出代价,身体反而受到了一击。

如果不是有他的魔法铠甲的话这里就会分出胜负了,就像卡莉娜小姐的莱卡的守护的简化版那样,白色的魔力版守护了他,以白色的碎片四处飞散这点来作结。

丽莎也不觉得这击就会胜出,所以气势也没特别说有下降。

"原来如此,魔刃和等级跟用速成方式去栽培的家伙们完全不同啊"

裘雷帕克先生拉开了和丽莎之间的距离后如此说道。

怎么说,现在这气氛完全没办法说几个月前丽莎只有3等啊。

"这是拜主人大人所指导的恩赐"

丽莎用那副温顺的表情打算让对我的股票给上涨。

娜娜和露露也是,能不能把一直嗯嗯这样不断点头给消停一会儿?波奇和小球会跟着做的啊。

虽然丽莎是真的这样想,可是我只是帮忙代练和教导着"命是最重要的"这样的方针而已。

会茁壮起来是因为她自身的努力以及和妖精师傅们特训的成果。

"为了在这边对能在这个年纪就能锻炼到这个程度的您表示敬意,所以送上这个招式。在奥秘的魔刃上更加秘密的传说技巧"

裘雷帕克先生摆出了像是腰不好那样姿势将魔力聚集在枪的尖端上。

这不就是魔刃炮而已吗?

丽莎也摆出了像是偷学裘雷帕克先生那样的姿势使得他的动作更加的集中了。

"喔喔,庞大的魔力在裘雷帕克卿的枪尖聚集了起来!"

"不是对上强敌就不用吗?这一招!"

看到枪上的魔刃膨大了起来的观众们鼓噪了起来。

可是,在收术上还是太嫩了。

这种状态下的攻击不会是子弹的形状而会是类似玉米状的攻击不是吗?

在魔法防御上较强的对手而言感觉是不会被眼前的样子所蒙蔽的。

终于准备完成的裘雷帕克先生发出了"奴喔喔喔"的喊叫并全力将魔力给打出去。

如人体般大小的红色魔力炮击朝着丽莎袭来。

"等等,怎么待着不动啊――"

"丽莎!"

亚里莎和露露对着丽莎是否没事这点发出了担心的声响。

当裘雷帕克先生放出的炮击来到两人之间的正中央时,丽莎的手终于开始有了动作。

将瞬间形成的赤红的小型魔刃炮快速地放出去。

炮弹在丽莎的前方相撞,红色的闪光渲染了整个斗技场。

斗技场的魔力壁开始共鸣了起来,所以看不到被魔力壁所反射的红光。

丽莎放出的魔刃炮将裘雷帕克先生的魔刃炮打破,也看到了这份余波击中了对方的身体。

裘雷帕克先生所穿着的魔法铠上的白色防御魔法被消灭了。

――等一下,丽莎?

第二发的魔刃炮朝着裘雷帕克先生身上飞来。

就算是将威力压缩到最低限度,裘雷帕克先生现在的状态也无法避开啊。

可是,长年君临在雪加八剑的顶点上这点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带着"奴呜"这样破着音的叫喊同时将放开枪的手握拳把魔刃炮给击碎了。

想当然尔,代价就是他的拳头完全被破坏了。

老战士的气魄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折损的样子。

他将剩下的惯用手将枪灌上魔力来做出最后的攻击。

在这边丽莎放出最后的魔刃炮命中了对方持枪的手。

如果亚里莎下了突击枪三点射击的指示的话,兽娘们就会出3发魔刃炮来给予强敌最后一击。

因为是这个习惯的缘故吧。


利用瞬动接近对方的丽莎用尾巴将裘雷帕克先生的脚给绊住,然后就将枪顶在为此向前倾倒的对方的喉头上使得对方停止了动作。

最后斗技场魔法壁的红色光芒黯淡了下来,观众也了解到已经结束了。

"发,发生了什么事?"

"使用魔刃炮的裘雷帕克卿为何被击倒了?"

听到了混乱的观众们之间漏出如此的困惑之声。

可是,还是在等待着宣判丽莎胜利的宣告出来。

"胜者,"黑枪"的丽莎!"

在如此的话语在斗技场宣布的瞬间,彷佛将王城给撼动的欢呼声响不绝耳。

大声到了根本谁说了什么话都听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其中也包含着对丽莎所送上的祝贺的话。

丽莎和裘雷帕克先生拉开了距离,而且这边还在晃着枪。

就算才刚分出了胜负,也不可轻忽大意这点还真像是丽莎的风格。

我也尽力地一边喊上祝贺的话,一边挥着手。

比起担心之后的麻烦事,现在先为她的胜利所喝采吧。

在这一天,丽莎成为了王都最有名的探索者。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