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47.秘银证(5)

我是佐藤。说到惊喜的话,我想能够接受的只有喜悦方面,在今天这个时候的偶发事件要全力避免。

上层66区块只有一个房间。

这里是有著阶层之主(floor master)的召唤魔法阵的巨大广场,宽广程度大概能够同时解体5只的鲸鱼,高度也有100公尺左右,天花板离得相当远。

因为很广阔所以一见之下是平地,中央附近以外有2~3公尺大小的岩石像是砂石一般摆在地板上,但不能当成遮蔽物吧。话虽如此,也不能期待那个墙壁能够阻挡阶层之主的攻击呢。

「该如何? 召唤阶层之主的任务让我来吗?」

「没问题的! 我来做!」

因为这是最危险任务所以我想要担下,但被眼中散发灿烂光芒的艾丽莎拒绝了。

「昨天与塞欧路(セオル)先生确认过,在召唤后的10秒左右一定不会有动作的样子。」

「是吗、即使如此也不能大意、展开防御魔法后再上哟?」

「唔恩、我知道。真是的、很爱担心呢」

一边使用魔力让渡补充了艾丽莎使用空间门时减少的魔力,一边对艾丽莎进行忠告。

大家布阵在中央广场的空地外缘稍微分开一段距离的地方,因为根据出来的阶层之主的类型会改变使用的魔法种类,让娜娜和露露处在能够保护米娅的场所。

「大家! 各就各位呢! 要开始了哟!」

艾丽莎的声音透过风魔法向大家传达。

这个房间因为太宽广了所以不容易产生回音呢。

艾丽莎将能成为扳机的魔核,放入在祭坛上的不可思议花纹的瓮中。在AR表示中显示那个是圣杯。

「吾为挑战不可能之人! 以有限生命反抗神与魔与世界法则之人!在此立下此证请求与阶层之主对战!不久将持三证、到达汝之起源!吾为挑战者!试炼啊、现在就显现在这个场所吧!」

回应艾丽莎如中二病发作的召唤句,从召唤阵中漏出红色光芒。艾丽莎咏唱结束之时,召唤阵的上方奔流著连眼睛都难以睁开的激烈光辉。

然后、那个东西彷佛涌现一般出现在召唤阵之上。

「啊啊、抱歉。藉机乘著你的召唤阵出现,阶层之主的话应该马上就会出来,不用理会我前去挑战吧」

在召唤阵上出现的是有著180公分左右身高的绅士,身穿缝制良好的白色三件式套装和白色外套、戴著成对的白色手套的手拿著1公尺多的杖,将高筒礼帽夹在腋下,轻松地告知艾丽莎。

旁边的艾丽莎以发抖的手抱住我的手腕。

「呼姆、看得见吗? 我没有杀了你们封口的意思。我想要打倒的只有神以及他们的狂信徒,很抱歉,我没有对神的人偶开无双取乐的兴趣,请不要想来挑战我哟?」

长著“紫色”体毛的狗头“魔王”有如怜悯般的通知。

不可思议的危机感知的技能没有反应,他所说的不会出手应该是真的吧。

很遗憾的在AR表示里技能显示不明,但是单就等级来说是有史以来最高的,虽然那样也不到我的一半,这个层级的家伙有可能突破我的防御魔法所以如果不小心应对的话会让大家受伤的。

「魔、魔王」

以单手支撑受到惊吓失去平衡的艾丽莎,在这时可能面罩被手指挂住,面罩稍微卷起将艾丽莎的头发曝露在外面。

「吼哦、难怪看得见」

想离去的魔王回过头眼神停留在艾丽莎头发上。

「碎片密藏在内的种子姑娘哟,给你一个忠告吧。」

――果然、艾丽莎也有神的碎片吗。

「不久你也会抵达真实吧,但是、绝对不能绝望。流於感情沦落成为疯狂魔王被勇者讨伐、或是选择与世界作战这条路而成为像我这样存有理性的魔王,这个选择是由你的心的强度决定。话虽如此,要成为魔王或是逃避真实作为普通人生存下去,这要看你的选择。」

呼姆、明明是魔王还有理性吗、他多管闲事般的给了建言,可能的话、不希望艾丽莎听到这样的话题。

我对后面的娜娜他们比出手势信号。

「你要注意勇者,那些家伙是帕里翁(パリオン)的走狗,库库库、走狗吗,狗头的我说这话也没法当成笑话呢。」

收到手势信号、娜娜和露露将物理防御和魔法防御重重挂上。

内容是「强敌出现、注重生命」。

我为了确认几件事向他搭话。

「问几件事行吗?」

「我一点不想听拿行李的男佣说的蠢话,想要让我听的话,把等级提升到这个姑娘左右之后再来吧。」

狗头魔王的视线到现在才第一次朝向我的方向,说起来我的交流栏上的等级还在34级。

看见我后觉得有些可疑的魔王,像是发觉了什麼似的左思右想。将手指伸长手掌抵在额头上,像是自我陶醉一般以45度角嗖地仰望天。

「在这种地方模仿人类什麼的、另类喜好也太超过了吧?」

他以疲惫的声音吐出这样的发言。

难道、看破了我的等级是310吗?就算是这样说我在模仿人类也太过分了。

「游玩要适可而止,我还有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神殿烧光的重要工作。」

将神殿――

在脑中如回放一般映出的是在猪王魔王当时看见的赛拉(セーラ)遗体。

然后是以巫女长为首,狄尼翁(テニオン)神殿的神官们快乐的身姿。

――要将那些烧尽、是吗?!

一听到那句话后马上展开行动。

使用闪驱把艾丽莎塞给后方的娜娜,再次使用闪驱逼近魔王并以圣剑抵上他的喉咙,圣剑的剑锋在些微穿透他眼前浮现的薄板后停下了。

以我来说还真是急躁、也许是稍微受到了迷宫都市的毒害了吧。

听到刚才的发言后看到了赛拉(セーラ)和巫女长被杀害的幻觉,这家伙如果说要杀的话、她们一定没有办法从那个命运中逃出吧。


「――还是老样子、您还真是莫名其妙啊。竟然将能够穿透完全无效化物理攻击的绝对物理防御(anti-physical)的盾呢」

「抱歉、我没办法容忍刚才的发言」

真是的、明明觉得他是能够共存的魔王,因为他的语尾很普通就大意了。

说到这、真不希望他把我当成熟人一般,我可不认识什麼狗头的魔王呢。

「不希望我烧毁神殿吗??」

「没错」

我设法思考著如何打倒魔王――不行、这里太狭窄了会把大家卷进去,如果全力使用魔法,以目前大家的装备和等级应该没法平安无事。

「稍微、出去一下吧」

抓住他的外套转移到迷宫都市西方的沙漠。

有备无患呢,为了实验露露的滑膛炮而事先将沙漠设为转移点真是太好了。

原以为他会抵抗转移,魔王比想像中老实的跟过来了。

「你有撤回刚才发言的想法吗?」

「没有呐,那个可以说是我的存在意义,我是为了消灭神和神殿的木偶们而成为魔王的。」

暂且、先催促他是否可能改变心意、看来不行吗。

虽然刚才脑袋发热斩了过去,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摸索彼此的妥协点。

但是、根据所看到的魔王口吻以及态度,好像没办法。

「呼姆、被您所杀,这是第几次了呢?但是、有时也想要报一箭之仇呢,好歹我也以在两万年前将世界上所有神殿毁灭,身为原初的魔王为傲呢。」

从一开始就以战败为前提吗?

比起那个重要的是「被杀了好几次」这个点,就算杀了,那家伙也会经过一段时间后复活的样子。在先前有人说过、神或亚神就算死了也会随意复活,这家伙也一定是达到了亚神的领域吧,多亏如此也不必顾虑太多能好好作战呢。

话虽如此,勇者的历史也不过1300年左右,魔王再那麼久以前就存在呐,是怎麼样知道经过了两万年的时间实在是不得而知,这些是琐事。

既然没有办法避免作战、就全力上吧。

与之前作战过的黄金猪王相同层级的话,应该会经过一番苦战才对。

没有等待悠长的开始信号,就以「光线(laser)」的魔法先发制人。

这次没有使用「集光(condense)」进行收束,如果使用多余的魔法就没法成为奇袭了呢。

虽然在以前是将大怪鱼烧断的必中魔法,但是像是闪避魔王身体一般,轨迹被扭曲在沙漠之上烧穿形成了好几条的空洞。

为什麼、偏移了?

「您忘记了吗?在我的独特技能『机率变动(trick star)』面前,精密射击系的魔法或武器是不起作用的。」

可恶的作弊家伙,有点理解了艾丽莎的心情,不要叫做独特技能,乾脆改名叫作弊技能好啦。

但是、那个家伙的误会还一直存在的样子,把自己的独特技能揭露出来对我来说真是帮了忙。

真是相当狡猾的技能,直接殴打或是使用广范围魔法的话就没关系了吧,虽然对能够将雷射的轨道偏移非常吃惊,用雷射横扫的话不知道可行吗。

「那麼、就请多指教了」

那家伙将耳边的毛摘下,呼地吹了一口气将毛吹散。

「――眷属哟」

那些毛变成紫色的狗、一齐向这袭击过来。

你是孙悟空吗!

在空中飞驰的紫色的狗、表示为等级50的幽狗(ghost hound),能够使用「分解」的吐息的样子。

因为那些狗好像拥有著难对付的攻击方法,在幽狗散开之前一网打尽地使用「火炎岚(firestorm)」将它们烧尽。

与「火炎炉(forge)」不同效果范围很广很轻松。

「还是老样子真是夸张的威力,真不像是『火轮(fire circle)』一般的下级魔法,就因为如此才有战斗的价值。

不不、火炎岚可是中级呢!

――恩?

在心中对魔王所说的话吐槽之后,发现了有点不愉快的事情。

有家伙能够将下级的火轮使出与我的火炎岚同等威力吗?有那种存在的话也应是魔神之类吧。

我一边泄气、一边将方针从「魔王扫灭」更改为「情报收集」。

为了大家的安全和今后的观光生活,不得不从那家伙收集情报呢。

从不能手下留情的对手那边收集情报什麼的,看起来是相当无理取闹的游戏,这家伙的话好像会自己说出来的样子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