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34.魔人药(4)

是佐藤。说到暗杀者的话用毒是主流的感觉,不知什麼时候开始,绳子的绞杀或长针的要害攻击什麼的,变化增加了许多。现在什麼样的武器在暗杀界里流行呢,有点在意。

「是索柯路(ソーケル)吗?」

「你、你是什麼人?」

「只是个跑腿的」

侵入监禁索柯路(ソーケル)卿的太守公馆的是两个贼人,每一个人的穿著都是脸部完全蒙上、浓茶色的披风,他们手中握著放射出诡异光辉的白刃剑。

「谁的?」

「当然是殿下的」

因为这个提问,终於察觉到我的存在的贼人慌张的将剑指向我。他们好像设法一人在牵制我的期间,另一人将索柯路(ソーケル)卿抹杀。用不确定的说法的原因是,跟前的贼人被我踢飞,结果里面的贼人被撞上后停止了行动。可能踢的太大力了,男人们被埋进石壁里将近一半的地方,再稍微加点力的话就会穿过石壁到达另一侧的房间吧。

「咕哇、好强的踢击啊」

「是传闻中的秘银探索者吗」

「猜错了」

你们、实际上很从容吗?

受到了普通情况下会昏迷的攻击,男子们还是没事的样子。不断咳嗽出的痰有血色的样子,好像还有著站起来架著武器的气概。

两个都是等级30,种族是「人族」、状态附加了「魔身付与」,恐怕是喝下魔人药后的状态吧。

证据是男子们即使没有咏唱咒文,从身体漏出紫色闪电、火焰缠绕在身体周围。

「虽然不知道是谁、就和这个男人一起死在这吧」

「给将死之人最后的践别吧,我们是魔人,将成为殿下所建立新世界的守护者」

男子们的言语中加入了奇怪的腔调,一瞥见到的风帽下方隐藏著异形、有如龟甲的半张脸和有如昆虫复眼般的双眼,即使现今已看惯各种亚人,看起来仍是十分异形的风貌。

即使是异形、种族也是属於人族,还是执行不杀吧。至少、不做好这种程度区分的话,那正是我本身将要完全成为魔王。

对手是受到我的拳脚技(当身)后不会昏倒的强壮程度,所以不使用诱导气绝弹(remote stun)、而是打入普通的短气绝(short stun),最初是手下留情的20,因为之前对甲虫发出的时候它忍耐了差不多20发,就以这个程度上吧。

第一个人吃了完整的魔法,冲破后面的墙壁、吹飞到了旁边的房间。第二人靠直觉闪躲了几发,但被后续的魔法追上以不自然的姿势嵌入外壁后停止,这里的外壁,还真是相当结实呢。

不管哪一个人都没有丧失意识,作为增强药很优秀的样子,要是只喝一次的话在战场中好像也会出现这种人吧。

该怎麼办呢……啊、是这样吗、发呆了一下

试著对第一个人实验

成功了,受到拳脚技(当身)的攻击后就昏倒没有爬起来。

「你、你这家伙、做了什麼?」

「不可能将秘诀透露给敌人吧?」

一边闪避对方的攻击、使用「魔法破坏(break magic)」破坏对手的强化状态,接著使用「魔力强夺(mana drain)」一点不留的夺取魔力,在武器中流动的魔力也一点不漏地帮他收下了。不知道魔人药能够给予使用者多麼优秀的魔法回路,但作为燃料的魔力中断的话也不可能工作。

最后在魔术面有如全裸的对手,用拳脚技(当身)让他昏倒就结束了,虽然残留了与等级相应的顽强,但是如刚才一般不合常理的坚韧程度已经失去了。

使用魔封茑拘束男子们,这个是刚才在工房由棘茑足(thorn foot)的茑作成的物品,与封魔锁链(魔封じの锁)具有相同的效果,与平常不同这次的制作者不是无名(ナナシ)、做成了库洛(クロ)。

太守公馆这边一清扫乾净就用远话向艾丽莎报告。

太守公馆的卫兵们总算察觉到骚动,听到了他们向著这个房间的脚步声。

『硿哈』

『什麼?这里有看不见的墙壁?』

『贼人里面有魔法使,你们前往别的阶梯,你去叫魔法使殿下过来』

对他们不好意思但通路暂时封锁。

「那麼、索柯路(ソーケル)卿,能回答救命恩人的问题吗?」

「啊啊、告诉你。会告诉你的、请在安全的场所保护我」

「知道了。你老实的回答的话就保障你目前的安全」

对拼命的样子揪著我不放的索柯路(ソーケル)卿询问关於幕后黑手的问题。

「殿下是滋贺(シガ)王家的血缘者,我想他是刚成年的男性。与他见面的时候一定用了妨碍认识的蒙面,所以不知道实际身份。」

「竟然会听从那样的人的命令,制作魔人药之类危险的药品呢。」

「那是因为在他的背后是柯鲁廷侯(ケルテン侯),虽然他也隐藏了脸庞,但具有特徵的说话方式所以马上发现了,八侯爵的一人、而且对军队有巨大影响力的柯鲁廷侯(ケルテン侯)在他的背后的关系,如果帮助他的话能够成为士爵、做得好的话就连准男爵的地位都有可能得到也不一定。」

那个、感觉不就是政变FLAG吗,下一次的王国会议没问题吗?

「实际上是当作弃子使用的意思吗」

「没错、尽管笑吧」

从无力自嘲的索柯路(ソーケル)卿那边得到了殿下的体型和说话方式之类,得出了即使是妨碍认识的蒙面也没有办法伪装的几个情报。果然和第三王子是另外一笔账吗,在托鲁玛备忘录(トルマメモ)内容范围内所看到的,第四王子是18岁、第五王子是14岁、王弟的第二王子是15岁,这部分说可疑的话也是很可疑,因为没有任何受承认的庶出王子,先王和王弟感觉像是色欲强的人,加上那部分的数量的话可能会出现非常大量的候补。

那麼、该问的都问了,就保护他吧。

为了让卫兵们能够通过解除「理力壁(mana wall)」。


「你这家伙! 是什麼人」

「让我暂时保护索柯路(ソーケル)卿吧,那边的男子们是被称为殿下的幕后黑手派过来的刺客。不但等级高而且使用了魔人药,即使昏迷了也不要大意,至少有著下级魔族一般的强度。迷宫都市的话应该有高等级犯罪者专用的牢房吧?就在那里拘留。」

故意无视他们的话语,将贼人的目的之类的单方面传达。语调与佐藤的时候不同、用了有一点高压的说话方式。

难得做了变装、就姑且报上「库洛(クロ)」的名字。

在传话完成的时间点,我一起转移了索柯路卿和他坐著的床,目的地是迷宫中。带他前往在魔人药田地里面也是最深处的场所,在这里的话设有复数的通知系统呢。

「这、这里是?」

「迷宫之中」

「什麼? 你、你想解决我吗?!」

「我不想那样做的,这里除了种植了奇怪的作物以外,是安全地带也没有涌穴,魔物和人都不会来,作为藏匿是最适合的场所。」

带他前往被诱拐的人们曾经住过的大杂院,虽然迷宫内不会降雨,偶尔从天花板看得到的根会有水滴落下,所以还是需要屋顶的,

在比较宽阔的场地放置刚刚的床,被问了是不是使用空间魔法什麼的,就适当的给予肯定的回覆。从宝物库(item box)日用品和食粮或水之类的,堆积在房间角落的桌子上。然后、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也放置了便宜的匕首和柴刀,每一样都是被诱拐的人使用过的东西。

虽然一眼看起来是无微不至的样子,把不会做饭的贵族丢弃在一个人无法出去的迷宫深处里什麼的,想想真是鬼畜般的待遇。但是只有一点也好、希望让他尝尝被迷贼们尽情使唤的人们的不安和辛劳,所以就选择了这里作为监禁场所。

「那麼下一次在十天左右会前来补充食粮,不节约一点吃的话,就算饿了也不会有任何人过来帮助你,所以注意一下。」

丢下了做出一些抗议的索柯路卿,返回茑之馆。

回到茑之馆的我的视线中,映入了远方升起的火焰和烟雾。

『这里是艾丽莎酱、over?』

传来艾丽莎来的远话,总算不是使用家电风格了,这次是无线对讲机(transceiver)风格啊,希望她稍微普通地说话。

「是我,火焰的话已经看到了,那个是西公会吗?」

『唔嗯、和刚刚袭击太守公馆的家伙们相同服装的男子们从天而降,背上长著翅膀。』

「了解、我会奔赴现场,太守公馆那一边也拜托你继续监视。」

『rogerー』

使用天驱在迷宫都市的上空飞行,从空中的话可以看到公会会馆的一角正在燃烧。看了公会的袭击者的状态(ステータス)后扭了下头,我知道他们服用了魔人药,但是就技能构成来看都不是魔法使而是偏向暗杀者,他们好像会使用魔法,但那是风魔法,那个火焰的原因实在搞不懂。

火焰从地上向上延伸。

在我用技能强化的视野中,看见了身穿烧焦茶色衣服的男子飞行躲避火焰。

喂喂、那个火焰是公会长的魔法吗,烧了自己的据点是闹哪样,为什麼火魔法使这麼多放火魔啊。

为了避免更多延烧,用「诱导气绝弹(remote stun)」的魔法将飞在空中的贼人击落到地面,普通的话肯定会摔死,但还真是顽强的家伙们。从公会会馆出来的大盾的杰鲁(ジェル)们、高等级探索者们正要捕获贼人。

你们的行动稍微有点太早了。

贼人用魔人药引出的怪力,将杰鲁(ジェル)他们强行甩出去,他想要再次飞到空中的时候,公会长放出的多段炎弹(multi flame)杀到,贼人被无数火焰弹丸连著周围地面一起灼烧,在地面上翻滚。

不愧是等级50,被击中的话威力惊人。

并且还想进一步咏唱出「火炎地狱(inferno)」,我介入其中。刚才的魔法也是、这不是在街道中使用的魔法啊。

从空中使用闪驱著地在将火消停起身的贼人背后,降落的冲劲有一点过头了,有对方的骨头折断了好几根的触感,就算是再怎麼结实的对象,这个好像也稍微做过头的样子。与在太守公馆捕获的一夥人一样、解除他们的强化魔法并夺取魔力,使用魔封茑捆绑,只需要仅仅数秒的简单工作。

「是谁!」

「比起这件事、将这个家伙丢入牢房。想过来讨伐迷贼什麼的时候,奇怪家伙们的正在嚣张跋扈的样子,迷宫都市不愧是这样的场所呢。」

适当的敷衍了被中断咒文问起是谁的公会长,将被捕获的贼人们抛在他们的脚下,就这样飞上空中从储藏(ストレージ)取出海水,对燃烧的公会会馆进行灭火,确认大致上熄灭之后返回了茑之馆。

真是的、造成最大损害的是公会长什麼的还真是笑不出来呢,那种做法竟然还不会被左迁或是炒鱿鱼。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