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26.晩餐和人脉

我是佐藤。高中时的老师说「出社会后要珍惜人与人的联系」的这句话还记得。老师本人只是把那句话当作定型文一般的训诫,在实际出了社会之后、偶尔遇到一些事、就会想起那句话。

「初次见面、潘德拉贡(ペンドラゴン)士爵大人。本人在王都和迷宫都市之间经商,名叫欧古秀(オグーショ)。」

「这位欧古秀(オグーショ)不但高级食材、王都的书籍或杂志也有经营。如果涉及到食材或书籍的话,拜托这个人就能得到大多数的物品。」

西门子爵(シーメン子爵)的晚餐会介绍了数名子爵的贵族友人以及御用商人。贵族们是公都的家属亲戚,在迷宫都市相当吃得开。

御用商人不但有复数佣人有著宝物库(item box)技能,而且好像也拥有生命泥人马车(ゴーレム马车),自信满满的表示即使是急需也能够应付。如果在事先就拜托他购买各种各样的商品的话,即使是我使用的稀少素材、也能想像到周围有提供方便的供应商吧。

泥人马车(ゴーレム马车)虽然在公都见过,有著使用泥人的马拉马车、以及马车本身就是泥人这两种类型,他的马车是后者。

「噢、泥人马车是吗」

「诶诶、马车本身是泥人的关系,盗贼和魔物出现也毫不惧怕。」

「那还真是厉害呢,在王都乘坐泥人马车的人多吗?」

我表现出兴趣让欧古秀(オグーショ)感到很开心,说了许多不同的话题。

「说的是呢、在上级贵族或富裕的人之中可能不稀有,但是其中的多数是使用王祖大和(王祖ヤマト)大人的时代做成的中核零件,作为商品出售是很稀有的。」

像我的自走马车一样使用骑手的魔力的物品很稀少的样子,魔法使们将之作为自家用车也是有的,但是魔法使因为会累所以不喜欢使用,让弟子们骑乘的样子。

不知为何,欧古秀(オグーショ)故意的在话题中留著空间。

在那之中的听众,是事情通的索柯路(ソーケル男爵)的外甥还是堂兄弟之类的青年进入了话题。

「5年前左右,在奇里克伯爵领(キリク伯爵领)发现的吧?」

「不愧是索柯路(ソーケル)卿,真是见多识广。潘德拉贡(ペンドラゴン)士爵大人,在索柯路卿所说的遗迹中发现了复数被称为泥人心脏的动力机关,那个心脏是奇里克伯爵向王家献上的,每年将一个下赐给有巨大功勋的贵族。

恐怕欧古秀是故意不提到奇里克伯爵领的话题,并让索柯路卿能够容易地插进话题所制造的空间吧,这种关照的方式值得学习。

即使如此也听到了好事。

本来想要配置活动甲胄(living armor)在地上的房子作为警备用,差点就引起骚动。

「那真是厉害呢,那样的遗迹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遗迹的发现实际上是很稀有的,在之前发现的是在杰兹伯爵领(ゼッツ伯爵领)的山中,但也是快30年的往事了。」

前些时候发现的海底遗迹的事,还是保密比较好吧。

之前在黑暗拍卖会中展示的飞空艇的空力机关,好像是从在深山坠落的所属不明飞空艇残骸回收的物品,说到所属不明的时候话语有些模糊,看来不是真的所属不明的样子。

平安无事的结束晚餐解散之时,在上马车之前被馆的管家叫住停下了,变成前往了西门子爵的接待室。对露露很抱歉要让她在马车多待一会。在西公会打倒彪形大汉的武装女仆的传闻,在贵族的佣人们中是很有名的,米特卢娜(ミテルナ)如此告诉我们。

「潘德拉贡(ペンドラゴン)士爵、再把你叫回来不好意思。」

子爵以一句道歉后就进入了正题。

「你认识这个迷宫都市的太守吗?」

「是的、在贸易都市接触过」

「这种说法的话,似乎曾经发生过什麼问题呢。那个男人、原本、曾经是阿昔年侯爵(アシネン侯爵)旁系的男爵家的后继者。――」

子爵告诉我的话与托鲁玛备忘录(トルマメモ)里面得知的情报相同,但是在已知的情报里面、加入了几个注释。他是被具有侯爵家继承权的侯爵夫人所入赘,而成为侯爵的。

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办法纳妾,才喜欢上了男色,并沉溺於赌博中。

最近特别的爱好是在贸易都市地下举行的竞技场赌博,让非法的剑奴同胞相互残杀的样子。而且令人惊讶的是,为了让互相残杀更加的热烈,还特别请了导演。

「因为这样,阿昔年侯爵特别渴望能够自由使用的金钱,提供这个资金的就是身边的杜科力(デュケリ)准男爵。」

原来如此,所以才喜欢贿赂吗。

杜科力(デュケリ)准男爵提供阿昔年侯爵资金的代价是独占了迷宫都市的魔法药和魔法道具的贩卖,当然探索者公会不在其中。

虽然从市外的携入由於国王的敕命没有受到限制,但是在市内要经营魔法商店和炼金术店需要太守的许可,排除了竞争者的增加的样子。小规模买卖的摊贩没有受限制,但营业额大的话他所饲养的没落探索者就会以武力排除。

「杜科力(デュケリ)准男爵请小心应付,他是个为了赚大钱、提升家世可是不择手段的男人。」

在这个迷宫都市的话有著阿昔年侯爵作为后盾,所以无法无天的样子。

「我不想让像你这样有为的人才被那样的男人所陷害,你是我的熟人的这件事,那个男人一定也了解的。恐怕他不会对你出手吧,但那个男人对金钱有小聪明,注意不要被骗了。」

不应该继续展现料理的手腕比较好吗?

至少、注意不要进入杜科力准男爵的口中吧。

约定在春天的王国会议再会,我走出子爵宅邸。

露露待著的马车的地方有男性在,虽然有点惊讶,但看来是米特卢娜(ミテルナ)女士的哥哥的样子。他问露露最近米特卢娜的情况,因为收到了各种的慰劳品所以特别表达了感谢。

「吼诶? 准男爵对策?」


「啊啊、看来在这个都市是容易让人惹上麻烦的人物。」

「唔~恩、那样的小人物我认为放著不管也没问题?」

与在我的床边躺下的艾丽莎一起讨论,明明在这个馆里面准备了大家的房间,不知怎麼的在半夜会在我的房间全员集合。我一边说话一边把艾丽莎身后藏著的棒棒糖拿走,在睡前吃零食是不行的、明明已经那样的警告过了,真是困扰啊。

在床的另一侧,露露被波奇他们哭著央求。波奇他们在出门之前和露露约定好的汉堡,却因为露露不在所以米特卢娜准备了朴实的菜单,波奇他们深切诉说著如此的情况。因为是我让露露做骑手的关系,所以和露露一起向波奇他们道歉。

艾丽莎将从西门子爵那里听到的事做了重点。

「哼~恩、控制药品和魔法道具的人呢。」

「啊啊、没错」

「那个人在探索者们中的评价是最差的吧。」

是那样没错吧,因为魔法使稀少,作为救命稻草的魔法药,却因为他的原因难以取得。

「乾脆变装成为谜之商人,试著在暗中活动?卖那个性能离谱的魔法道具或是魔法药的话,就能驱逐他们吧?」

还真是好战的家伙呢、驱逐之后要如何。

「做那样的事被盯上了不是很麻烦吗」

「所以才要变装哟,不是潘德拉贡士爵、而是谜之黑衣商人波塔库鲁(ボッタクル)之类的如何?」

(译:波塔库鲁音同牟取暴利)

名字搞错了。

才不想要用那种宣言牟取暴利的名字。

但是变装之后用库洛(クロ)的名字做魔法道具店可能是个不错的考虑,库洛(クロ)将飞空艇以及自走马车普及的话,我就算持有也不显眼。

试著归纳一下这个想法吧。

我躺在床上,在选单(メニュー)的备忘录里面加入一页,这个案子的优点以及缺点每一项都写下作为检讨。等到注意到的时候,身上已经沾满了幼女,算了这也不是第一次就无视吧。

第二天的中午过后,我来到了阿昔年侯爵宅邸参加茶会。

除了作为骑手的露露以外,其他人带著依露娜(イルナ)和洁娜(ジェナ),今天也在迷宫中强力升级中。

茶会的成员除了理所当然的成员阿昔年侯爵夫人、还聚集了以昨天晚餐见过的霍严伯(ホーエン伯)的弟弟的夫人为首,和其他贵族的夫人以及女儿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已婚,只有侯爵的两个女儿、过了20岁的戈哈多子爵(ゴハト子爵)千金是未婚。子爵千金是非常福态的人,在乘坐马车的时候需要两名仆人抬上去。

其他特别需要写出的人物是杜科力准男爵的夫人,与那个丈夫不同,杜科力准男爵夫人有著像是不幸少女般的风情,如果不是发福也不是接近40岁的话,感觉可以评为「美少女」,据说有个身体虚弱的继承者儿子。

不知为何、双螺旋・电钻的公主大人没有参加,虽然一点都不像是那个很有精神的公主,但据说是身体状况不好的样子。侯爵次男的波查理(ポッチャリ)君也没有来,那个就随便了。

「嘛、这个就是蜂蜜蛋糕吗?」

「比在王都吃过的烤薄饼还要美味呢」

「母亲大人、我还想要多吃一点。」

蜂蜜蛋糕受到好评的样子,连抹茶口味都准备的辛劳也值得了。

然后、比我还要得意的样子的是阿昔年侯爵夫人,自称是蜂蜜蛋糕的第一人,变得洋洋得意。

如果能这样和平结束的话,就是不错的茶会。

看来没能这麼轻易结束的样子。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