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28.王女和迷贼

不是佐藤的视点。

本文中出现的多数语尾「のじゃ、じゃ」统一翻译为『呐』

 

好无聊呐

难得来到迷宫都市,一次都没有从太守大人的房子出门,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不去迷宫打倒魔物变强的话,是不能够成为勇者大人的同伴的。

但是一个人去的话、一定赢不了魔物。

看著刻有诺罗克(ノロォーク)家纹的护身短剑、妾身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是啊、两天的剑术练习就气馁、学了两年的魔法连火种都没法做,能对人骄傲的只有刺绣和花边编织这些。

在唯一能够随便走的中庭散步时,从草木繁茂另一边的东屋传来少年们的声音。

「唔哇、真的是青铜证! 琼斯(ジャンス)、这不是很行吗!」

「先前说过有赤铁证的表兄弟带你去的时候拿到的吗?」

「嘛。当然、作为富戴伯爵(フダイ伯爵)家的嫡子,我觉得还是需要青铜证之类呢」

有点刻薄的淡茶色短发青年,对著紧逼著他的两名少年的问话有点得意的回答著。那个应该是稍微肥胖的黑发是拉鲁珀特(ラルポット男爵)四男的贝松(ペイソン)殿下、有点聪明身高不高金发的是戈哈多子爵(ゴハト子爵)三男的迪伦(ディルン)。

似乎不觉得有趣、侯爵次男的格里兹(ゲリッツ)殿下和那个拍马屁的托克男爵(トケ男爵)次男的路拉姆(ルラム)殿下口出恶言。

「哼、哼恩。反正、不过是从表兄弟殿下后面丢石头什麼的吧?」

「是啊、是啊!剑的比试里一次都没有赢过梅里安(メリーアン)的人怎麼可能赢的了魔物!」

听到这个的杜科力(デュケリ)准男爵长女的梅里安,迅速的拔刀刺向路拉姆殿下的鼻尖。

「那是说、我的剑术没有办法应付魔物的意思?」

「没、没有这种事。没有这种事所以快点收剑」

表情变僵硬恳求的话、就不应该说出这麼不谨慎的话。还是说,这个就是朋友的相处方式吗?

有点羡慕呐,

一边羡慕一边想著并听著他们开心地谈话、看来、他们决定想要自己去迷宫的样子。

「那麼、明天早上会派遣家里的马车,大家穿著武器和防具等著,不让家人发现,直到出去为止都要靠自己,武器以外的行李由我事先准备、每个人出银币3枚。」

「诶~、好贵」

对著具有经验的琼斯殿下的调配,路拉姆殿下发出不平之声。

「那麼、你们被魔物包围的时候,能在没有烟玉或闪光玉的情况下逃脱吗?

「没问题的、有我们这些战士的话根本不可能背对魔物哟。」

「就是说、有魔法使的迪伦在,被包围的话就用迪伦的风魔法吹散敌人。」

「嘛、没有我的风魔法无法劈开的魔物呢」

不知是否被自信满满大家的气氛所压倒,琼斯殿下叹了口气并撤回前言,降低到一人一枚硬币。

「我听到了呐」

「公、公主大人」

没有办法忍耐想让他们带我一起去的这个情绪、於是飞奔到大家的跟前。

「格里兹殿下、琼斯殿下,拜托你们呐。也能够带妾身一起去吗?」

眼睛泛著泪光、倾斜可爱的脑袋拜托著,如果是父王陛下的话,靠这个就能一击必杀的呐。

连父王陛下都没有办法忍耐的、年轻的格里兹殿下和琼斯殿下当然也没办法忍耐,脸色红润的听从了妾身的请求。

「妾身身体不适呐,不需要准备今天早餐。到中午为止让我一个人待著。」

对从出生时就一起长大的亲同姐妹的女仆这麼说,虽然马上就被识破是装病,大概被认为是睡过头了就接受了,帮了大忙了呐。

「公主殿下、准备好了吗?」

「梅里安殿下、稍微帮我一下」

为什麼、穿个衣服是这麼难的一件事呐,手和头从同一个地方出来动不了。难道、在去迷宫之前还有这麼一个难关等著我!的确是迷宫都市!令人害怕的都市呐。

穿上梅里安殿下带来的厚骑马服,披上黑色的薄披风,感觉也算得上是成为了探索者,心中有高涨的情绪。再将能遮住上半脸部的白色无表情假面挂在耳上后,完成了。

「如何?」

「非常适合你。那麼、要去了」

「唔姆、往迷宫去!」

「他们想要做探索者的登录」

「那个、是特别登录吗?」

「不是、一般登录就行」

只有已经是探索者的琼斯殿下没有带上假面,不知道为什麼接待小姐的半边眉毛抽动著,是累了吗?

「那麼、请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谜之贵公子』格里兹」

「『黒色暴风』贝松」

「『刚剑』路拉姆」

「『勇者的随从』米蒂亚」

为什麼呐?接续著大家报上名字,但是迪伦殿下和梅里安殿下没有报上名字。回头看了他们,他们叹息后报上姓名。为什麼、不把「绰号」说出来呐?

「好的、那就收下这个木证。需要说明吗?」

「不需要」

琼斯殿下分配了他作为代表收下的木证。

唔姆姆,为什麼、嘴角松懈下来了呐。为了这样一个木片就如此开心实在是误算。虽然开心的想要跳舞、可是如果不用装模作样表情跳舞的话,可是有损诺罗克(ノロォーク)王国公主的名声呐。

视线突然向上看后,除了琼斯殿下以外,大家的嘴角都松懈下来痴痴的笑。当然,就连迪伦殿下和梅里安殿下也不例外呐。

「呐、琼斯。不是没有敌人吗」

「真的是呢。偶尔看见的、全都是探索者嘛。魔物到底去哪里了呢」

「向我抱怨也很困扰啊。第一区块本来魔物争夺就很激烈。之前来的时候,也是让担任斥候的护卫带我到11区块的地方,打倒『迷宫蛾(maze moth)』的呢。」


一鼓作气潜入迷宫却扑了个空所累积的不满,对琼斯殿下发泄的样子呐

「那麼、就去那个11区块吧」

「我所听说的11区块,有著著名的骑士杀手的魔物的危险地带呢?」

「所以、到境界线为止吗?」

「骑士杀手来的话就用我的魔法切碎它哟」

「在那之前、我的细剑会贯穿它呢」

骑士杀手是吗。用金属全身甲胄包覆的身材魁梧男子,能够打倒他的魔物是吗?一定是巨大的魔物呐。

大家都很可靠呐。不愧是从小时候就学习武术和魔术的大国贵族子弟们呐。实在是可靠。

即使偶尔发现魔物,也是衣衫褴褛的年轻探索者在拼命狩猎着、没有多余的猎物。

「真是、平民们真是贪婪啊」

「格里兹所言正是! 我去叫他们让我们如何?」

「那可不行、路拉姆。在迷宫中从旁夺取别人正在战斗的魔物,是严重违反礼仪的,做出这种事只会让贵族的荣耀堕落至与迷贼贼相同的哦」

琼斯殿下告诫对探索者们谩骂的两人。

「呐、看那边的标识碑。这里、是不是已经进入了11区块了呢?」

「诶? 这不可能哟。11区块的警戒线有著大量的魔物――是真的、而且、好像已经来到相当深的地方。」

「要返回吗?」

「这不是很好吗、我们走吧。刚才平民们的队伍也有很多。一定没问题的。」

琼斯殿下与迪伦殿下慎重的交换意见、但是赞成好胜的梅里安殿下的人比较多,因此就这样继续前进了呐。

发现那个的时候、是与刚才距离一小时左右往深处前进的场所。

「看、那个标识碑的颜色! 好像改变了」

「大家! 战斗准备。那个是涌穴的前兆,魔物要来了哦」

漏出白光的标识碑、偶尔像是蜡烛般摇弋著红色光芒。受到大家拔剑的印象,妾身也紧握著护身短剑。

「哈っ!」

梅里安殿下的细剑贯穿迷宫蛾的翅膀,贝松殿下与路拉姆殿下的小剑只斩到了空气,真是可惜呐。

「不愧是、梅里安呢」

「能躲避那个短剑的家伙不存在哟」

在琼斯殿下的大剑将翅膀切碎前,迪伦殿下的「风刃(air blade)」魔法发动,掠过琼斯殿下,将迷宫蛾单边翅膀切落。

「很危险的!使用魔法的时候要注意前卫!」

「不会打中吧,战斗要临机应变呢」

为了对落在地面上的「迷宫蛾(maze smoth)」进行致命一击,格里兹殿下将单手剑高高举起脚步摇晃著。

「现在是安全的、公主殿下也砍下去」

「我、我知道了呐」

妾身也拔出护身短剑、参加了讨伐迷宫蛾的行动。明明看起来很柔软的腹部,坚硬程度却像是护身短剑刺不进去般的,妾身很惊讶呐。

「太好了ー! 打倒魔物了哦!」

「呐呐、等级什麼的、会上升到多少呢?」

「撒、找下一只吧」

大家欢腾於第一次的魔物讨伐,传来了像是泼冷水一般的声音呐。

「小子你们没有下次啦」

不知何时、手持武器的数人的人影包围了妾身们。肩负著三叉枪的秃头大个子,一边漏出下流的笑声一边接近过来。

「迷贼吗!」

「没错哟、贵族的小子们、小女孩。小子你们的冒险就到这啦,就在这里曝尸作为魔物的饵食吧。」

「那可不行呢!你能躲过我的细剑吗?」

梅里安殿下的尖锐细剑的前端,被秃头男子轻易的用枪的三叉缠住、折断了。

「你在看不起我们吗?你们游戏般的剑术、怎麼可能打得到我们迷贼呢?」

「唔唔、怎麼可能。梅里安的细剑竟然没有用」

「已经不行了。救我、父亲大人……」

「母亲大人、非常遗憾」

不行的呐、大家都快气馁了呐。

想要拼命的发出声音鼓励大家啊,希望能原谅我那颤抖的声音。

「不要放弃、一定有谁会来救我们的呐!」

「吼哦? 谁会来救你们呢?」

秃头男子无礼地抓住妾身的衣领,将肮脏的脸靠过来。呜呜、好恐怖呐、好臭呐。

手脚前端发冷发抖著,从刚才开始刺耳、兹卡兹卡的声音,是从妾身的牙齿根部发出的。

「看呐、不要哭说说看哪?谁会来救你们呢?」

「那还用说一定是正义的夥伴!?」

像是遮盖住粗嗓子般,幼女的声音硬是加了进来。

是帮手吗?!

与这个场所不相配的少女姿态及声音给予妾身勇气,努力的将两手伸出、推开了秃头男子。变成前来救助的人的绊脚石,可不是目标成为勇者同伴的我该做的事!

牵引著红色光芒出现的三名亚人们,将迷贼如推倒朽木般简单的解决了,那个姿态彷佛是如演戏一般地单方面的呐。

「感谢你们的救援呐,妾身是诺罗克(ノロォーク)公主米蒂亚(ミーティア)呐。」

「啊啦啦、是最西边的公主大人呢。我们是『潘德拉贡』哟。马上就能解决了,稍微等一下呢。」

把诺罗克当作最西边呐?这个女孩也是中央国家联合出身的吗?

10岁左右的那个女孩如约定一般、将我们从危机之中救出了――

「増援」

「艾丽莎、是敌人的増援。为了保护对象的安全,到刚才的小房间中守城,如此提案。」

「OKー、完成移动后、向主人要求援军呢」

――是不是被看见了、迷贼们三番两次的出现、将妾身们逼迫到狭小的房间里面呐

迷贼们纠缠不休的不间断地想要袭击侵入小房间,比起什麼都恐怖的是、引来无数魔物袭击过来的「火车」战术呐,如果没有娜娜殿下如铁壁一般的术理魔法,一定会被无数的魔物蹂躏吧。从没有想过魔物是那样的恐怖,就连那个琼斯殿下和刚强的梅里安殿下、都在房间的角落吓的厉害而脚软了。


在援军到来前短暂时间感觉是如此漫长。

然后妾身、与那个少年相会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