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30.迷贼退治(2)

我是佐藤。MMO或网页游戏有著取得经验值增加200%之类的非常好的道具。游戏的话在取得经验值的时候才会把系数加上去,所以意外的容易实装。在黑市看到的等级上升药水,很在意它是怎样组成的。

在迷宫方面军来了之后,卫兵的一人马上出发当传令,在迷宫门前的探索者公会有高等级的职员约3人在待机,说是高等级也是等级30~35左右。

「这、这家伙是『疯狂魔斧』的鲁达曼(ルダマン)?!」

「那个迷贼王的鲁达曼吗??」

用大和石(ヤマト石)确认胡子不倒翁头目的高等级职员,不知为何非常惊讶。迷贼王、像是海贼王的劣化版的东西吗?

「士爵大人、您立了大功哟。这个鲁达曼、好几次送去讨伐队伍都无功而返、是非常凶恶的迷贼。

「赏金金额现在应该已经突破了金币100枚。」

魔剑一支份吗。刚才没收的魔斧好像还比较贵呢。

「那麼、士爵大人。迷贼一夥人、我们会负起责任带往西公会,后面就交给您了」

「是、我知道了。那麼就拜托您了」

胡子不倒翁头目由三名高等级的职员们带走了,杂鱼迷贼们则是以大和石确认完成的顺序,由迷宫方面军以每次5人的小集团带走。

我没有一起去的原因是半数的贵族子弟在弯弯曲曲的大阶梯前面累瘫了,他们需要被卫兵们背著,所以需要等卫兵人来到后才能出去。

以自己的力量返回地上的只有琼斯(ジャンス)和梅里安(メリーアン)这两人,公主由露露背著上来。我和露露以外的人说著「今天的目标业绩还没有完成呢」返回了11区块。虽然美丽之翼的两人发出了悲鸣,被波奇和小玉拉著手被Donna Donna了。(译:梗应该是Donna Donna这首歌,谁叫你是小牛任人宰割。)

「佐藤殿下!等级上升了呐!果然迷宫很厉害呢」

「恭喜您、米蒂亚(ミーティア)大人。琼斯殿下和梅里安殿下如何呢?」

用大和石确认状态(status)的米蒂亚公主回来了,这麼短时间就回到了平常的状态的话、可能真的适合作探索者也说不定。也试著问了一起回来的两人,琼斯摇了头否认了我的问题。

「不、因为我们打倒的只有一只迷宫蛾(maze moth)。」

似乎钻著牛角尖的梅里安,以下定决心样子向我提出问题。

「士爵大人。要怎麼做、才能成为你的家臣们那样的强者们呢?」

「修行和实战呢。那些孩子们向公都有名的武人和妖精族的高手讨教、不分日夜的修行著,进行著有如九死一生般的实战在这里或其他迷宫甚至濒临死亡,才变强的。」

唔恩、大概没有说谎。强力升级什麼的是秘密。

「是吗、果然是实战吗……」

「给你们忠告、现在的你们如果想要透过实战变强,不用一个月就会死吧。」

「什、阁下对我们的事又了解些什麼!」

因为担心像是钻牛角尖般低语的梅里安,所以才给予忠告。似乎对我的发言受到冲击了吧、梅里安像是反射般诉说著情绪上的不满。

实际上她的为人我也只是知道表面,就等级和技能来看,不出意外被复数的魔物包围的话就会死吧。她的等级是3,技能只有礼仪作法。

顺带一提旁边的琼斯也持有者青铜证,等级4、技能只有社交和骑马。如何拿到青铜证的是个谜。

「一次也好、隐藏身份到一般的道场试著学习比较好吧。坚持一个月有了信心后,再重新挑战迷宫会比较好。」

「阁下也认为我的剑是游戏剑术吗?」

「梅里安、就说到这边吧。对潘德拉贡(ペンドラゴン)卿无理取闹是没道理的哟。」

对还紧咬著不放的梅里安,琼斯告诫之后才用不得已的表情向我道歉。可能是有心想要修行吗、问了我哪里的道场比较好。虽然好几次在市内的空地看到像是露天道场的,但至於哪里比较好就不知道了,向职员小姐试著询问。

「风评好的道场吗?」

「是、可能的话希望是由原探索者或军队出身的人担任老师的道场比较好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推荐『迷宫护身流』的霍伦(ホルン)殿下的道场」

「迷宫护身流吗。没有更偏向实战的道场吗?」

似乎对女性职员介绍的道场不满吧,梅里安摆弄著腰上的细剑一边寻求介绍其他的道场。可能这个反应也在女性职员的预想范围内吧,微笑著对梅里安的误解做出了订正。

「乌乎乎、迷宫护身流是偏向实战的哟。所谓的护身是将重点放在处理对手的攻击、避免受伤呢。因为在迷宫受伤这件事是与生命危险直接相关的呢。」

「那个就道理上说的通呢。只要发生脚受伤了的情形、变得不能够回避的瞬间就会吃下败仗呢。」

可能是理解女性职员的补充说明、或是我的补充发挥了效果不得而知,但是梅里安决定试著去那个道场的样子。

带著总算出来的贵族子弟们走出迷宫,被卫兵背著过来的4人就这样运到了西门。

西门外有6台气派的马车等待著。

「这个笨蛋!」

最先走过来的杜科力准男爵(デュケリ准男爵)用手掌拍了女儿巴掌。意外的是不留情的甩巴掌吧、血从梅里安的嘴角流出并且膝盖著地。

「潘德拉贡士爵。感谢阁下的协助、此恩来日必报。」

杜科力准男爵这麼告诉我后,把梅里安像是硬拖著拉上马车后回去了。

其他的贵族子弟是由管家或总管的人前来迎接,虽然说了几句责备的话,还是让他们乘上马车回去了,虽然根据家风不同有著差异很大的态度,共通的是前来迎接的不是亲人而是佣人。他们都是因主人的命令前来迎接,但说了日后家长会再过来致谢。

只有阿昔年侯爵(アシネン侯爵)的管家留下了侯爵夫人的传言,希望之后再去拜访太守的宅邸。我先对管家说了「这次的事件要向探索者公会报告,所以去打扰的时间会在傍晚」。


虽然为了说明情况来到了西公会,不知为什麼被叫到了公会长的房间里。

「做得好、佐藤殿下。那个鲁达曼的家伙可是相当棘手呢。毕竟升格成为秘银证还是没办法,但如果出现有趣的情报的话能优先让你知道。」

「哈啊、真是感谢」

「什麼嘛、这麼有气无力的回答」

非常开心的公会长想要抱过来、滑溜的躲避了。

那个胡子不倒翁,不只是如果战况不利的话就把部下作为陷阱马上逃出,在迷宫内也拥有著数个据点、公会派遣的讨伐部队也相当不容易压制他的据点的样子。

「赏金和把迷贼们作为奴隶贩卖的金钱,是相当数量的金额才对,之后不要忘记去会计那收下钱。」

公会长粗野的笑容「非常高兴的金额呢」再加上这句话。这个人还真是适合这样的笑容。

「迷贼们全都作为奴隷吗?」

「啊啊、作为犯罪奴隷去矿坑。像是鲁达曼这样被怨恨的家伙、在成为奴隶之后就会公开处刑。除了鲁达曼以外,还有这次捕获的人之中辅佐他的副首领和毒箭使这两个人。」

话虽如此就算不公开处刑,被强迫去从事那种矿坑危险作业,也生存不了3年的样子。也有著中学生年纪的孩子而想要维护他们,但是他们全员的赏罚栏里面都有「杀人」,考虑到被害者以及他的遗族后就不说多余的话了。

在这时秘书官的乌夏娜(ウシャナ)进来了,好像说著鲁达曼想要与公会长交涉。不知为何顺著话题,我也和公会长一起来到拘留鲁达曼的地下牢。

「因此、想说的话是?」

「请求饶命的事呢」

「不要说傻话了。你啊、会被公开处刑哟」

鲁达曼被关在地下牢特别森严的一角,不但在坚固的铁栏中,还被魔封锁链绑缚著,以像是感觉不到碎裂手臂疼痛的桀骜不驯表情进行交涉。

「那可真是理所当然的事呐,在粪便一般的贵族和漂亮的市民们面前出尽洋相的事我绝对不干,不能把我送到『紫』吗?」

「让你试著反省过去的罪状呢,把你难看的脸示众在西门前的首级台。」

好像是相当野蛮的风俗,是江户时代吗。在这一段时间里不太想接近西门了。顺带一提所谓的『紫』是由犯罪奴隶构成的王国军中的一个部队的俗称、用於排除强大的魔物或是专门作为陷阱,好像是一支消耗率很高的部队。是乌夏娜(ウシャナ)告诉我的。

「那边的温柔贵族的话不是办得到吗?我们这一夥迷贼没有在当场被杀,还特意的生擒呢,很讨厌杀人吧?」

「虽然讨厌杀人,但也没有意思想要否定对恶人处刑。」

「我告诉你一些你会感兴趣的情报吧」

会感兴趣的情报呢,既然这样说就听看看吧。

「看内容吧,真的感兴趣的话就跟你交涉。」

「在我们的据点,探索者作为活祭品及派过来的搬运工的女子们有非常多呢。然后她们、在我们的命令下制作魔人药。」

「你说魔人药!?」

安静旁观的公会长插话进来。

出现了很危险的名字,所以检索了手边的资料。所谓的魔人药原来是为了让人类身体能力提升到能够用空手与魔物作战而开发的。喝下这个药后不但能得到极端的身体强化效果弥补10个等级左右的差距,还具有用一半的经验值就能升级的附加效果,瞬间在王国中就扩散开来的样子。

但是、这个药有著非常凶恶的陷阱,常常喝这个药持续提升等级的话,最后就会变成异形的魔物。提升10级是50%、提升20级是90%的机率变成魔物的样子。等级提升是好事,但是之后变成魔物的话就没有意义,但在这个严苛的世界里输给诱惑的人也很多。

虽然活祭品等等的也很在意,之后再说吧。

「就这样放著不管的话,在数日之内正在做栽培工作的女子们就会被杀,杀她们的和你们一样是贵族。」

「也就是说、需要魔人药的是那个贵族吗?

「啊啊、虽然我们偶尔也使用的呢。」

鲁达曼以秘密栽培田地的场所情报作为交换,希望让我介绍他进入犯罪奴隶部队(紫)吗,即使如此也太轻易的就说出来了吧?让人不禁在意是不是交涉或询问技能效果爆发了。

「因此、那名贵族的名字是?」

「他怎麼可能会有那种会告诉我的笨蛋同夥呢。偶尔给我们带食物或盐的下端仲介者的名字倒是知道,我记得是叫做培索(ベッソ)的小气家伙。跟踪那个家伙的话,就能够接触对方了吧」

「不管怎麼说、不压制现场也没有意义。公会长,要如何行动呢?」

公会长思索的表情持续一阵子,可能是判断魔人药在迷宫都市扩散的话是非常危险,同意了与鲁达曼的交易的样子。再继续呆在这也没有办法做什麼事,所以向公会长告辞了。

赏金和卖奴隶的金额合计是金币160枚,没有特别数就放到包包里。总之在忘记之前,先将培索(ベッソ)做标记(marking)。

唔姆、禁断的魔法药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