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web版试看-10-32.魔人药(2)

我是佐藤。说到嫉妒首先会想起恋爱,但意外的,对别人的成功的嫉妒好像也是很根深蒂固的。

「因为有急事所以要返回房子,雷莉莉露(レリリル),抱歉、拜托你收拾工房。」

「是、我知道了佐藤大人!」

阿勒~?好像雷莉莉露的样子有点奇怪。不但没有叫小鬼,还加上了「大人」称呼我。挥手道别用闪耀的眼神目送我的雷莉莉露,用转移回去了。说起来,在制作完人工皮肤之后,就觉得她很安静。

那麼、先把这些琐事放下,先去救援露露。

虽然马上想要用转移回去、还是先检查状况

首先用地图(マップ)确认房子,房子里面有10人左右的卫兵和两名高等级的骑士,全员都是太守的部下。

真是谜呢,来做什麼的呢?

用「远见(Clairvoyance)」魔法确认房子的地下室后用转移返回。

无视咚咚敲著的地下室门,从储藏(ストレージ)拿出笔和墨再加上数张纸,放到办公桌上。拿出烛台和蜡烛后点火放在办公桌上、再准备印章的戒指后就完成了。

希望用不到这些就能平安结束。

将门栓打开推开门,抢得先机发出怒吼。

「别吵了。不能集中啊!」

「非、非常抱歉。士爵大人因为被指控有使用魔人药的嫌疑,希望一同前往太守的公馆接受传唤。」

「我使用魔人药?」

一边说话回到地上一楼。

大概是年轻的我们等级异常的高吧,怀疑我们是否使用了魔人药的样子。

真是愚蠢,与效果相比风险也太高了吧,如果只是以提升等级为目的,就算不使用那种药也只需要10天也能到50级左右吧。

「主人」

「没有问题的,冤枉也好,反正侯爵夫人那边也有事,就当成一起去办事。」

话虽如此这是谁指使的呢?

侯爵应该认为我的事是摇钱树才对,杜科力准男爵(デュケリ准男爵)也有女儿的恩情在。说到可能的话,也许是拍侯爵马屁的人们以为自己的地位不保才爆发的模式吧。

拜托米特卢娜(ミテルナ)女士留守的时候、对她小声的忠告。

「老爷、审议官的维拉斯男爵(ヴィラス男爵)有著不太好的传闻,他对出入的工商业者或佣人滥用看破技能,以掌握他们的弱点。请多加注意。」

原来如此,被问到与魔人药没有关系的事就岔开话题或提出申诉就好了吗。事先做好心理准备就不会被他牵著鼻子走了吧,那部分就期待交涉和内心戏技能的活跃了,

一边表达对米特卢娜女士的感谢,用远见魔法看地下室。接著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把地下室的办公桌上的墨瓶打开,给米特卢娜女士的指示用羽毛笔写在备忘纸张上,再准备一张救援请求的信纸,用我的印章做蜡封。印章和蜡烛就这样回收到储藏里。(译:相信圣光『理力之手』,你就无所不能)

在这里没有直接明说,是不让幕后黑手取得先机。虽然字变得有点脏但应该可以辨认才对。

「对了、米特卢娜。地下室的办公桌上的墨瓶盖子忘了关,能请你在墨汁干掉之前将盖子盖上吗?」

「知道了老爷。」

乘坐太守公馆准备的马车朝向公馆。对迷宫中的艾丽莎她们说明并指示她们暂时待在迷宫里面。

我和露露被带到的太守公馆,是在东门旁边以大理石建造的三楼的巨大建筑物。

「潘德拉贡(ペンドラゴン)卿、我去叫审议官,请您在这个房间里面稍等一下。」

高级官僚感觉的恭敬青年,引导我们所到的场所是接待国宾的特别气派的房间。因为是很少有机会接触的场所,用摄影(photo)的魔法将家具等等的内部装潢、各式各样的先做了记录。

「露露,不要紧张放轻松坐在这里。坐起来的感觉相当不错哟。」

站在我坐下的沙发后面的露露,让她在我的旁边坐下。向房间的角落待机的房间女仆要求了两人份的茶。

温柔的抱住露露的头、将不需要担心的理由小声的对她细语。露露的脸变红了起来,这个应该不会被女仆小姐误会吧。女仆看到后一瞬间感觉被闪光闪瞎的表情,我觉得这女仆的修行不够。(译:砂糖でも吐きそう,看到情侣正在亲密的反应,甜得想吐。)

总算露露冷静下来的时候,审议官什麼的也到达了,而且似乎想要威压我们吧、也带来了6名的重武装骑士,是等级20~30的熟练者。

「初次见面、潘德拉贡卿。我是审议官的维拉斯男爵。啊啊、坐著就行了,审议很快就结束。」

审议官是一名秃头、眉毛很薄的男子,与魔法生物拉卡(魔法生物ラカ)相同具有「看破」的技能,确实是能够分辨是否为谎话的技能。说到这与这个男爵是第一次见面,再来与副太守的伯爵大人见面的话,、迷宫都市的爵位持有贵族就收集完成了。(译:获得成就迷宫都市爵位头像全收集)

「那麼,对我的询问,回答『是』或者『否』,不需要多余的补充或是注释。」

彷佛戴眼镜后会发出光芒一般、认真表情的审议官如此提醒我。

「审议官维拉斯的询问。阁下是否曾经对自己使用魔人药?」

「否」

「审议官维拉斯的询问。阁下是否曾经对他人使用魔人药?」

「否」

「审议官维拉斯的询问。阁下是否曾经指示让他人使用魔人药?」

「否」

好长。

一次只做一个询问的原因应该是为了不让人掩饰吧。

「审议官维拉斯的询问。阁下是否知道魔人药的配方?」

最后过来的危险询问,没有必要回答。

「维拉斯卿!这是想要做什麼?潘德拉贡卿将小犬以及国宾的公主从迷贼们手中救出,也就是这个赛利皮拉市(セリビーラ市)的恩人啊。如果他与魔人药有关系的话,有什麼理由要把作为他手下的迷贼生擒带到地上!」


刚近房间就说著一连串抱怨的是阿昔年侯爵夫人(アシネン侯爵夫人),后面的是侯爵本人。狐假虎威版本Version 2,这是与其说是靠关系不如说是贿赂力量的那个(点心)啊,前期投资有好好的派上了用场了呢。

「如我的妻子所说,这是谁的指示将潘德拉贡卿带来这里?」

果然逮捕我的指示不是出自侯爵呢。

「以、以前就针对潘德拉贡卿和他的家臣们与年龄不符的强度,和萨隆(サロン)讨论过这个话题……」

「也就是、你听信了萨隆无聊的传言,将同样是贵族一员的他带到这个屈辱般的审议并接受审问吗?」

「太守大人、那、那个是误解――」

好像是有著对我参加了侯爵夫人茶会感到碍眼的势力存在的样子。新进人员打招呼以及参加一次茶会,仅此就感到生气真是气量非常小的人物啊。

侯爵质问了维拉斯男爵,维拉斯男爵回答了以魔人药的审议为出发点,问一些没有关系的问题,并以掌握弱点为目的,维拉斯男爵流著急汗坦白承认了。是副太守的伯爵唆使他的样子。

这麼不自然的坦白承认的样子,说不定是讯问和胁迫技能的效果,这两个技能在一般情况还是设置OFF比较好呢。

副太守煽动男爵和他的处分由侯爵承办了,侯爵夫人在后面也很满足的样子,让他做也没问题吧。我觉得最多就是严重警告,以后不会再轻易地对我出手吧,光是这样就足够了。

对艾丽莎报告事件解决的情况,让她们不用担心。

这次侯爵夫人在良好时机闯进来的原因是,米特卢娜女士好好的根据地下室留下的指示记录进行行动。

我们乘坐马车离开后前往拜访侯爵邸,如指示一般印有我印章的信纸早已经送达这里。普通的话下级贵族的信纸什麼的会被放到最后面处理,可能是以前发点心的效果,从女仆到侍女、侍女到侯爵夫人传话的帮助,马上就让伯爵夫人读了我的信纸。之后要再把点心组合以及各式各样的作为礼物给她们呢。

因为米特卢娜女士乘坐马车来的,让露露坐上先回去。我虽然也想一起回去,但是没有办法拒绝侯爵夫人的晚餐邀请。相互表示谢意及歉意后去参加晚餐会。

在晚餐时频繁的被央求说出与公主在迷宫的故事,在不造成其他出席者的困扰范围内简单的回答了。如果不小心说的太夸张的话,又会让波查理(ポッチャ

リ)君和公主想要去迷宫就麻烦了。

晚餐的菜单是所谓的宴席料理,完全没有使用魔物的食材,可能是侯爵家的料理人的执著吧,说到不满的话是蔬菜不够。不论是哪个料理都非常美味,尤其是炖牛肉是绝品,下次重现这个味道给大家尝尝吧。

对将我用马车送回家的侯爵家马夫道谢后进入房子,出来迎接的米特卢娜女士把篮子状的物体交给了马夫,因为有很香甜的味道,应该是露露做的烤点心吧。

在沙发上放松、检索地图(マップ)。索柯路(ソーケル)卿被逮捕的样子、被监禁在太守公馆的一个房间里。令人吃惊的是培索(ベッソ)还在逃,培索同伴的男子,平安无事的被保护在探索者公会的样子,是在西公会的地下牢里。

检查完后关闭地图、被大家包围了。

「好像很辛苦呢」

「啊啊、今晚会更辛苦呢。」

「吼诶?今天不让你睡、的那个吗?」

「是是、艾丽莎很可爱哟」

适当的敷衍开玩笑的艾丽莎

「稍微、觉得迷贼是比想像中麻烦的存在,想要认真的排除他们。然后还有被迷贼抓住,被强制劳动的搬运工以及奴隶们也存在的样子,想一起将她们救出、保护。」

「帮你的忙~?」

「努力的说!」

「恩」

摸著在膝盖上抬头看的小玉的头,在左右的波奇和米娅也向这边窥视,虽然她们这麼说但是这次不能让她们帮忙呢。

但是觉得自己说的话也是相当离谱的事才对,连艾丽莎都没有过来吐槽感觉有点寂寞。

 

「虽然很抱歉、这次希望你们留在家。亚里亚利洁(アイアリーゼ)小姐使用过的模拟生命做得出来吗?」

「恩」

「适合监视的东西有吗?」

「……■■ 玉羽(wing ball)

不、也不是说要你现在就用啊

米娅叫出来的是,像是长了翅膀的卵的东西,明明没有眼睛还能够做监视吗?米娅拍著纤薄的胸脯保证没问题。

「那、希望用米娅的玉羽监视太守公馆和西公会。如果发生事件的话用远话和我联络。」

「恩」

「OKー」

接下来、为了安全的迷宫生活大干一场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