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web版试看-9-32.祝胜パーティー

我是佐藤。亲眼看见凯旋游行是在本地出身的奥林匹克选手夺得金牌回来的时候。那个时候看见的那个选手,有着虽然有点害羞,但仍然非常骄傲的表情。

“那个,2位,差不多已经可以了吧”(露娅)

露娅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听到这个声音,亚洁才终于发现被众人围观着的事实。我虽然在之前就已经察觉到这个状况了,但因为(被亚洁抱着)很美妙,所以在别人喊停前一直享受着。

“不,不是,不是的!”(亚洁)

亚洁慌慌张张地离开我,开始和露娅桑和周围的精灵们解释。我愉快得看着着被周围的精灵捉弄而动摇的亚洁。

“不是吗?”(众)

“不是,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亚洁)

被稍微反驳下,亚洁就又开始解释了。我一边看着亚洁被耍得团团转的美景,一边向ジーアさん报告水母们肆虐的原因和应对的方法。

“这样的话,是因为这些虫卵的原因,使世界树误认水母(是它的一部分)吗?”(ジーアさん)

“虽然没证据,但可能性非常高。”(佐藤)

这次(作战)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水母幼虫从卵中孵化,使得水母们从【睡眠】状态变成【狂乱】,再因为幼虫被抹杀,变成了【愤怒】的状态,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他(ジーアさん)。

接着,我把用采集瓶捕捉的水母的卵交给ジーアさん。因为考虑到研究的话肯定要用到实物所以保存了少量(虫卵)。

向别的氏族报告(这件事),貌似是由担当外交的长老来代替眼睛团团转的亚洁的样子。(亚洁快被玩坏了!)

向来到这里的精灵们用事先说好的借口“打到水母的是勇者无名”来搪塞。因为实际上我用无名的银假面版本参加过作战,所以大家都以为这是勇者的奇异行动而接受了。虽然正合我意,但很好奇(勇者)ダイサク氏过去做出过什么事情。

遗憾的是,水母的遗体里没有魔核存在,回收冰笼子时一起回收的水母遗体没有一点用处。不是魔物,而是【怪生物】,所以是理所当然的吧。从水母身上获得的经验值,比从怪物那获得的少。虽然打倒了1万只,但得到的经验和打到7只大怪鱼获得的经验差不多。

回到地面上的我们,参加了留守在地上的精灵们特意准备的宴席。因为咖喱祭广场装不下那么多人(勇者,这是你起的名吗!!),所以给我们开放了和主要的地下街一样宽广的牧场区域。

我和特意穿着礼服的妖精们一起参加凯旋派对。

至于我的衣着,则是在露娅桑的拜托下,穿着勇者风格的圣铠。

非常有勇者的风格,这个圣铠貌似是(勇者)ダイサク氏留下的装备。虽然是看上去明显对我来说大过头的装备,但着装后自动对照着我的体形进行了变换。我很想用点时间去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构造,但是给我装备的露娅桑看起来不知道,所以就先放着不管了。

在正在游行的我们头上,许多羽妖精欢快地来回飞着把花瓣撒下。

在庆祝会场的中心,被设置了临时的舞台,我和亚洁她们一起沐浴在欢呼声中登台。亚洁和4个随从,穿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穿着的巫女服。

“波鲁艾娜的孩子们,长久污染我们母亲的世界树的害虫,终于在(世界树)没事的情况下被消灭了。”(亚洁)

亚洁用响亮的声音,向集合在会场的人们报告成果。明明看上去不擅长做这样的事,因为对象是像家族一样的人,所以没事吗?

“他,是人族的勇者——无名,(请大家给予)感谢的鼓掌!”(亚洁)

在我被她的侧脸迷住的期间,对我的介绍完了。虽然时机稍微有点太迟,我还是向妖精们挥手致意。

不久后亚洁的演说结束了,我们把舞台让给乐队,开始了宴会。有配合着广场中央乐队奏起的音乐跳舞的,也有向广场四周摆放的食物点心铺子突击的,大家都各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则是换下勇者无名的装束,换回平常佐藤的衣服,并把勇者的衣装还给露娅桑。

我从自动人偶送过来的饮料中,收下了用杯子装的果汁,稍微滋润了下嘴唇。一只手拿着杯子,我向波琪她们在的地方走去。

在回到地面上的时候,我向亚里沙用【远话】联络过。好像露露在开可丽饼屋,丽萨在卖蛙肉铁网烧烤的样子。丽萨所用到的蛙肉,是从有着小猪一样大小的巨大青蛙上来的。不是魔物,而是普通的两栖类生物。昨天,兽人娘们和娜娜,由波鲁特内娅女士带领去狩猎的。

丽萨的店由一只手拿着酒杯的酒豪们,露露的店由羽妖精和喜欢吃甜食的女性们,都人满为患了。妖精们,在等待的时间里快乐地聊天,或者演奏音乐。大概是因为活的时间长了吧,他们对“等待”这件事的忍耐力非常强。

“主人,这边”

“是主人的说”

看到我的小球和波琪,穿过妖精们的脚下来迎接我。2个人都穿着轻飘飘的女仆服。我牵着2人的手通过精灵们之间,走向(卖食物的)铺子。

米娅看来也来帮忙了,和亚里沙一样穿着超短裙女仆服。露露他们年长组则是长裙女仆服。我想着如果反过来就好了。看来这边的兴趣,实在是和亚里沙不一样。

“欢迎回来,怎样鲁莽和危险的事虽然没听说,但受伤了吧?”

“我回来了,没有受伤哦。”

亚里沙一边摆着姿势向我展示可爱的衣服,一边担心我有没有受伤。虽然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就好了,“今天晚上一起洗澡,让我好好确认下有没有伤口留下”之类的小声地说着,真是太可惜了。


露露和娜娜2人在烤可丽饼。亚里沙和米娅则是在店子前接下客人的订单和把商品交到下单的人那。贪吃的羽精灵们瞄准着甜食靠近过来,但接近娜娜后,被她抓住,塞到胸口的山谷里强制带着走了,(可怜的他们)吃不到甜食了。真羡慕,真想用甜食和他们交换一下啊。

露露说着“这是特别的哦”,在铁板的角落烤了1个小小的可丽饼。虽然对不起正在排队等待的精灵们,但因为我肚子有点饿了所以充满感激地收下了。

在丽萨的店铺,放了一张足有1张榻榻米大小的巨大铁网,用波鲁特内娅女士不晓得从哪弄来的煤炭在烤着蛙肉。像烤鸡肉一样的香味飘了过来。丽萨两手拿着长长的夹子,盯着烤肉的火候,并在烤好后把烤肉提供给客人。但是怎么说呢,丽萨的表情太认真了。

“呦,佐藤,之前的龙泉酒已经没了吗?”(波鲁特内娅女士)

“还有哦,请用”(佐藤)

虽然有着西洋人偶般美丽的容貌,但波鲁特内娅女士的遣词用句却不怎么客气。我在去公都拿定做的卷轴的时候,去黑龙小黑那里呆了会,又得到了很多龙泉酒。这些(龙泉酒)是我把大量桶装妖精葡萄酒送给黑龙的时候他回赠给我的。

“哦,这酒的香味太棒了,就是为了这酒也应该和龙友好相处贼呦。”(波鲁特内娅女士)

“波娅,不要喝得太过头哦”(友人)

是不是因为喝得有点醉了,波鲁特内娅女士的语尾变得奇怪了。她的精灵朋友制止了正在往特大酒杯里倒龙泉酒的她。因为他也开始喝酒了,肯定有一半的忠告是警告自己也别喝太多酒。

“好好尝出味道再吃下去,波娅,不尝味道直接合着酒灌下去这是对肉的亵渎。”(友人)

“有好好尝味道哇,不要在意小细节哟。”

我听到充分发挥酒水供给的背后,是在酒宴开始的一会会时间里,就分配好了贴布鲁尼人族的酒和龙泉酒。虽然这不是波鲁特内娅女士的话,但我还是有小小的期待能通过喝酒为契机来和精灵们交流下。

我把酒分配好后,就回(幼女们的店铺那)去了,因为蛙肉没了,所以我拿出50千克的鲸鱼肉。都切成合适的大小,作为追加的肉,放到丽萨横着放(待烤的)肉的地方。

“丽萨,追加3人份的烤蛙肉”

“丽萨,又是追加的订单的说。”

小球和波琪把追加的订单告诉丽萨。在把订单告诉丽萨的时候,两人都像小鸟一样张嘴向丽萨要烤肉吃。

丽萨对此也有心得,只看见波琪她们从人墙那过来的身影,就在小碟子切好2块小小的烤肉准备给她们。她们到了后就用夹子夹着烤肉放入两人的口中。

“呼啊呼啊”

“好,好烫的说”

丽萨眯起眼睛慈爱得看着这样的两人,但另一方面,手像别的生物那样快速得把烤肉装盘,递给波琪她们后让她们继续运送。盘子上装的肉比订单的多,肯定是专门做给波琪她们偷吃的。接收到盘子的波琪和小球,开心得向下单的客人那走去。

我把在之前的店铺里买的烤鸡,拿着放到2只手都在忙的丽萨的嘴前让她吃。丽萨稍微有点害羞的感觉,口不停地把烤鸡串吃掉了。

生奶油用完的来了她们,关了店铺后,来给丽萨她们帮忙了。

在她们身后,有着得到最后一个可丽饼的亚洁的身影。在亚洁的脑袋旁边飞着的羽妖精们说着“亚洁,一口”“亚洁,独占太狡猾了”之类的抗议的声音传了过来。亚洁为了听不到声音而塞着耳朵,两只手把可丽饼藏起来咯吱咯吱地吃着。(亚洁,moe~)米娅也是这样,真是喜欢生奶油的人啊。(果然是“精”灵啊)一瞬间,脑海里想象了沾满生奶油的亚洁,但因为自重马上消除了脑海里所想象的姿态,冷静点佐藤。(果然砂糖的身体终究只是15岁的思春期呢~)

我抱住从亚洁的身后冲过来的亚里沙和米娅。露露和娜娜则是去拿先前到夫人涅特瓦库(奥様ネットワーク)订购的便当了。

“呀”(亚洁,moe~)

回头看向从背后响起的短暂悲鸣,亚洁把可丽饼掉到地上了。我想,不管怎么说都不至于露出这么绝望的脸吧。

“呜,明明是最后一个啊”(亚洁)

“啊啊,我~不~知~道~”(羽精灵A)

“这是因为你独占所以给予的惩罚哟”(羽精灵B)

“亚洁,遗憾”(羽精灵C)

亚洁看上去在羽妖精毫不留情的话语中哭泣。被那个样子迷住,不知不觉地就想娇纵下她了。

“明天还会烤给你吃的,请不要这么失落”(佐藤)

“真的?能约定吗?”(亚洁)

“嗯”(佐藤)

看着(含泪)把头向上对着我的高等精灵大人,我温柔地点头。(对方都已经发动奥义了,砂糖你为什么能这么淡定?)

回应着把左手小指伸过来的她,我也伸出了小指,但最终没有勾在一起。

在我左右的亚里沙和米娅,抓着我的手,然后露露她们迅速地把我带到放着刚拿来的料理的餐桌上。

只有头转回去,有着寂寞地看着小指的亚洁的身姿。即使不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丽饼的约定我也不会违约的。

在这之后的10天里,亚里沙她们参观完了最后一个精灵的设施,完成了我们在妖精之乡要做的最后的事情。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