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web版试看-9-25.在公都的探索(2)

我是佐藤。住在原来的世界的时候并没有留意过,即使是平时经常吃的东西,像是怎么做的、材料是什么之类的很多都不知道。来到异世界之后才感受到了很多。

「你好,久违了」

「哦,这不是佐藤少爷吗。好久不见了呢」

「久疏问候,红龙爵士」

在公爵城的厨房里,笑容满面地欢迎了我的是,还是老样子不习惯敬语的料理长。虽然像是个披铠舞刀在战场上驰骋的人,但是在制作精细的宫廷料理方面也是沙加(シガ)王国里屈指可数的人物。另外一人是辅佐料理长的长相奢华的青年厨师。

为我引路的女仆正站在墙边待命,并向着我投向了期待的目光,今天我不是来做料理的哦。

我从包里取出代替土特产的龙泉酒和妖精葡萄酒给了料理长。妖精葡萄酒并不是珍稀到没有流通渠道的东西,所以不会暴露正体的吧(意指不会暴露是从精灵领地带来的,因为市面上也有)。而龙泉酒则相反,由于太珍稀了所以市面上完全没有,就算是拿来鉴定也顶多只能知道是小规模生产的酒。

「一瓶葡萄酒和这是沙加酒吗?」

「十分抱歉,爵士大人,劳您费心了」

「没事。旅行的时候发现了珍稀的酒,想把它送给有关照过我的大家,于是就带回来了」

实际上,虽说是用来交换天妇罗和鱼冻的食谱,但也教了我蔬菜的雕饰和艺术糖果的做法等很多东西。作为成果的就是,波奇她们的卡通便当。

在毫无阻碍得说了一会话之后,进入了正题。

「红色的咸菜? 虽然不知道叫八宝什锦菜(福神渍け)这个名字的咸菜,但是桃色醋渍菜的腌制部分好像是红的,大概」(桃の酢渍けにルルの塩渍けあたりなんかは、赤かったはずだ、です;菜名翻不出~~~)

「嗯,胡萝卜和葡萄醋渍菜之类(ニンジンとガボの実の葡萄酢渍け)虽然也算是红色的,不过非要说的话算是橙色的,所以不是呢」

很遗憾两个人都不知道八宝什锦菜(福神渍け)。

虽然说了很多红色的咸菜,不过话说回来到达公都的时候连萝卜都没见着有卖的。因此做和风汉堡要用的萝卜现在是缺货状态。是因为做烤鱼的时候用了太多萝卜泥而导致库存消耗过快了吗?

「既然知道材料的话自己试着做以下,怎样?」

「虽然知道要用萝卜和莲藕,但是不知道调味料是什么啊」

嗯,我想应该是用盐和醋做的,但是那个红色是怎么弄出来的完全没有记忆了。应该不会是染料而已吧?

「因为这一带没有种萝卜的人呐」

「虽然只是个迷信,但是有如果种了萝卜橡树就会长出来,这样的传言从过去流传到现在哟。不过好像库哈诺(クハノウ)伯爵的领地还有塞琉伯爵的领地里有栽培哦」

如果没有萝卜的话希望就渺茫了。

对两人提供了情报表示了感谢之后,我便告辞了。因为在墙边呆着的那个女仆露出了十分失望的表情,说了句「要保密哦」就悄悄塞给了她一个装着烧好了的点心的包。由于连日发给羽妖精和精灵,手里存货没有多少了。

库哈诺伯爵的领地还有塞琉伯爵的领地那边,如果不是夜里去的话会很显眼,今天就在公都四处拜访一下旧交吧。

出公爵城之前先去了一趟飞艇整备工场,也送给了工场长一瓶妖精葡萄酒。当然并不是因为小气才没有给他龙泉酒的。别看他脸红红的像个酒鬼,但实际上不擅长喝烈酒。妖精酒才1~3度,甜甜的很容易喝。

注意让自己的举动保持自然,问了下有关航空机关(空力机关)的事。好像公都里的飞艇的航空机关都是用输出特性差不多的鳍状稳向板的集合体做的。因此,也谈到了有关讨伐怪鱼的事,听到了对没有增加新的飞艇的抱怨。之前的旧的航空机关,也在整备后,作为现在正在运行的飞艇的预备品被保管着。

「佐藤阁下(原文用的是“殿”),知道塔卢比亚(タルビア)这个国家吗?」

好像是,喜欢喝啤酒的人住的国家。

「在王国的西面,穿过死亡沙漠之后有一个帕里昂神国,在其西南方还有一个国家,在那里好像有人制作能够恰好容纳一人的像是浮游的缸一样的飞艇」

工场长在纸上挥舞着笔,简单画了一下那个东西的构造。

那东西有着吊在空中的芋虫幼虫将要落入酸之海的造型。(イモムシの子供を吊り下げて、酸の海にでも落下しそうな形をしている。这是个什么意思??)怎么说呢,着陆架就像是个酒缸。缸的底部有个小小的鳍状稳向板,那个鳍状稳向板在底座上旋转,来使产生的浮力变得均一化。

沙加王国也想要模仿着那个做出不同的飞艇,结果和之前我做的一样没法好好地浮起来而损坏严重的样子。

好像是为了方便侦查战场而研究的,不过最终得出了还不如直接雇佣鸟人族这样的结论。

工场长并不是对这个浮游瓮本身感兴趣,而是考虑着如何将这个东西上使用的机械应用到大型飞艇上。

「对了,佐藤阁下,有听说那个王子的事吗?」

知道我和第三王子曾经有过争执的工场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有关他的最新消息告诉了我很多。王子被以病为理由强制把他从圣骑士团里踢了出来,也失去了王位继承权,现在好像被幽禁在穷乡僻壤里的一个直辖行宫里。(语死早~~~)


说实话,我早把王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还是感谢一下工场长的这份好意吧。

如果去拜访欧利昂君(オリオン)的话好像会被讨厌的样子,所以就华丽得跳过了他。后来,去拜访也没有见到他,就形式而言写了一封道歉信给他。

首先,去了奥卢格科(ウォルゴック)前伯爵夫妇的家,送上了作为土特产的妖精葡萄酒以及和精灵(elf)一起做的金工艺品的八音盒。这个八音盒不是魔法道具而是上发条的那种。

由于没有久留的闲暇,又去了劳埃德(ロイド)侯爵的使馆。

从刚才和报信者的接触中,知道了顺利的完成了预约。由于他是个大忙人,一开始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估计不得不谈论一下之前的那个放火的贵族的事,所以能早早的见到面真是太好了

在劳埃德侯爵的使馆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打开使馆的正门后前方女仆在两旁排成了两大列,为啥弄成这种像是gal里的场景的样子啊? 想要像这样问。不过,被前边正等着的劳埃德侯爵抱住之类的还是饶了我吧。

「对于红龙卿,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才好」

据劳埃德侯爵的话,波冬(ポトン)准男爵对外以健康上的理由自己辞去了扑塔街(プタの街)的守卫职务,然后这个职务现在由他那个派系的新贵族担任着。

自由之翼的残党也被巴比诺(ボビーノ)伯爵和劳埃德侯爵派出的联合讨伐队给扫除了。遗憾的是波冬准男爵的儿子和几名贵族子弟在被捕后,服毒自杀了。

事件解决之后(应该指佐藤自己灭掉自由之翼大本营的事件)连两周都没到,办事效率挺高的嘛。

「有关达萨雷斯(ダサレス)侯爵这个人,我有从公爵阁下那里收到询问他的来自马提瓦(マキワ)王国的国王亲笔信」

他说这话时有些犹豫,我耐心得等劳埃德侯爵说完。说的断断续续的他以「毫无疑问是事故」作了判断,总之说的是防火贵族所乘的船被水生的大群魔物袭击并沉没了的事。但问题是,不仅是防火贵族那些人,就连同乘的士兵都一个不剩的全被魔物吃了。

原来如此。「这是事故」本来就应该像这样判断的。但是别人听起来就好像是劳埃德侯爵和现任巴比诺伯爵勾结起来把他给处理掉一样。不过就算防火贵族是被封口而杀了,也是他自作自受所以没有问题。因此我「因为是事故所以没有办法呢」像这样回答了他。

我对着他露出了“我相信你哦”这样的有魅力的笑容,但是劳埃德侯爵的脸色反而很差。为啥? 因为是个很忙的人,所以是由于操劳过度了也说不定。

劳埃德侯爵,提出为这次的事件道歉,要把他的派系拥有的矿山的业务分给我一部分。这实在是有点做过头了,而且我就算得到也没有运作的余力,所以婉言拒绝了。

于是,他询问了我要不要参加下一年年末在大河河口的贸易港举行的ミトトゲーナ市(音译出来的名字太诡异还是算了)太守选举,我自然是拒绝了。太守什么的太麻烦了,还是让给想要当的人吧。

然后又送出了财宝和美姫——果然是不满十岁的幼女,接下来的都被我连续拒绝了,最后,又提出了让我做(他们)派系内没有后继者的子爵家的养子。

如果再普通的回绝了的话,就会变得像是在抬高封口费一样了,如果可以的话,把秘藏的魔法书之类的能够暂时借给我就好了,我像这样拜托了。

看见劳埃德侯爵露出了非常开心的表情之后,感觉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呢。并不是特别想要他送礼或者是道歉之类的,不过如果我接受点什么能让他安心的话,我还是收下吧。

劳埃德侯爵家族里好像是出了几个土系魔法出众的人,书库里的魔法书土系的偏多。

如果随意的选几本秘藏品带走也不是太好,于是让一起来的管家老爷爷给我推荐了几本。因为他持有着土魔法的技能,所以让他来推荐是很合适的。选了10册之后,我借走了其中看起来我会很感兴趣的5册。剩下的5册,就在之后来还书的时候再借走吧。看见书库的墙壁上画的有周围几国的地图,于是我擅自照了一张。

因为久留也不好,所以我在借完书之后选择了合适的时机就离开了。

对于劳累的劳埃德侯爵,如果能给他做点他喜欢的天妇罗作晚饭就好了,注意到这一点时我已经从他的使馆里出来了。

虽然想去见个面,但是塞拉(セーラ)好像正在迪尼奥(テニオン)神殿里修行的样子。

感觉去打扰她是不好的,所以就没去迪尼奥神殿,又是就去了下街(低洼地区,商业手工业者居住区)。并在各种摊子上找寻像是八宝什锦菜(福神渍け)的东西,但是没找到。

在有个店里,问了下有没有红色的咸菜,然后说是卖的有赤カブ(不知是什么)做的咸菜。虽然很适合配饭吃,但是(和福神渍け)还是有点不同。

「马斯达?」

「是马斯达吗?」(Msater的发音不准的拟音,因为娜娜叫佐藤master,所以他们认为佐藤叫马斯达)

听见了这样的呼唤,我向下看。

什么啊,原来是和娜娜关系不错的海狮人族兄妹。他们一边用鼻子嗅着气味,一边怯生生得打量着周围。除了说着“Master”这个地方外,都挺可爱的。

「娜娜呢?」

「娜娜不在?」

他们在我的身旁转着圈(以佐藤为圆心),寻找着娜娜。

但是,就算是把我的裤腿卷起来也不会找到娜娜的哦。


娜娜好像也挺想念这两个人的。我和他们作了下次来的时候也把娜娜带来的约定,然后把替娜娜保管的一小袋糖果送给了两人。最后我目送了像是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向我道了谢然后离开了的这对兄妹。

「那边那个少爷,不买点咸菜吗?」

(若旦那;我翻成了少爷,感觉有点奇怪,要是翻成公子就更吐血了,有没有好的建议~~?)

「哦呀,大婶。也开始摆摊了呐」

向我打招呼的人是昨天让我(在她家)住了一夜的女诅咒士芙兹娜的母亲。她所推荐的是用黄瓜,酱油还有甜料酒腌制的咸菜。很美味,不过这个味道难道说是八宝什锦菜(福神渍け)的味道吗?虽然酸味有点强了,不过应该就是这个味道。

这个配方好像是,昨天一起喝酒的娼妇姐姐的其中一人教给芙兹娜妈妈的。

在此之前,好像卖的一直都是醋渍菜,但是在开始卖这个这个哈诺咸菜之后来买的人就增多不少。但是酒和酱油的价格比较高,所以利润也没增加多少,就像这样说着话的期间客流也是源源不断的,也有了固定客人了吧。

那天晚上,我拜托了把哈诺咸菜传授给芙兹娜妈妈的那个娼妇姐姐,想让她把这种咸菜的配方教给我。本以为交涉会很困难,结果马上就答应了,并痛快得告诉了我。她原是哈诺伯爵领地的人,教给别人的只是她对当地吃的一种咸菜的配方的改编。因为原本的那种是哈诺伯爵领地的特产,配方里有圆萝卜。(公都没有萝卜)「难得的有点想吃故乡的哈诺咸菜了呢」像这样嘟囔着,有机会的话我来去买点萝卜吧。

我给了因为教我配方而耽误掉挣钱时间的她数枚金币作为谢礼。结果这个行为刺激到了她的自尊心,结果直到半夜我都在享受她的技(♀)巧。

我身上的吻痕托自我治愈的福不留痕迹的消失掉了,用「远视(クレアボヤンス)」确认之后(这个不知道确认了啥),我离开了集体住宅。

那么,就在夜里飞向萝卜的生产地——哈诺伯爵领地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