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web版试看-9-27.害虫退治(4)

我是佐藤。在游戏以ROM卡带或CD之类的为媒体来贩卖的时代,masterup=开发结束。最近版本升级之类的工作很多,结束不了真的很辛苦。在内容忘光的时候来委托的工作是最让人困扰的。

(masterup:游戏公司刚刚开发完成的游戏还没有拿去厂里压盘或者放到网上供人下载的时候,这唯一的一份游戏数据就被称为master,然后拿去压盘的这个过程就叫做masterup。日文是:マスターアップ)

鼻子里很痒而且有头发的感觉,把我从梦乡里拉回现实。

这是米娅啊。

让我再睡一会吧。

阻止米娅的恶作剧,并伸手抓住她把她抱起来。(零: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啊嘞~?

这个感觉不对啊。不是米娅。会「啊呜啊呜」地呻吟的对象,肯定是高等精灵大人啊。米娅感觉不出这份柔软的感觉。

虽然这情况是会被判定有罪的,但是我的理性还没回复到能把手拿开的程度。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感受着棒极了的感觉和让耳朵都欢乐起来的可爱声音,再一次,我坠入了最幸福的梦乡。

“起来~”

“姆姆”

“主人sama,已经是早上了。那个,请起来”

感受着头发在脸上抚过的感觉,我一点点地从深眠中清醒过来。

“推测疲劳度还很高。在修养”

“确实,主人sama很少在早上起床很晚,应该是疲累了吧”

丽萨和娜娜发出担心我的声音。不要紧的,只是有点困罢了,再5分钟,不,再让我睡10分钟就好了。

“辛苦了~?”

“在叫洁娜莎(ゼナさ)吗?”

叫洁娜沙(ゼナさ)来干什么?

“唔,亚洁”

“是啊,你这エロ灵。不论何时,都请不欢而散呦”(零:エロ灵就是所谓的「精」灵,好孩子别去了解哦……)

“呜呜,但是,但是,我不能动啊。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动不了啊!”

不知怎地米娅和亚里沙对亚洁发火了。难道又是因为放点心的零食架被吃光了?

说起来,亚洁的声音很近啊。

在我微微张开的眼睛的视线的前面,有着完全红透了的亚洁的脸。稍微,太近了吧。

“早上好”

“早、早上好”

这是什么情况呢。

明明只是在睡觉,但身上却被亚洁骑着。亚里沙和米娅也进入了我的眼里,该不会我正被现在进行时地袭击了吧。

“别一直搂搂抱抱了,赶紧离开啊”

“佐藤”

亚里沙和米娅抓着我的手,我的手顺从着她们的动作移动着。啊嘞?睡昏头把亚洁捕获了吗?

“这真是失礼了”

“不、不、既然是睡昏头了、也、也是没办法的嘛”

我辅助着虽然从我的拘束中逃脱,却起不来的亚洁坐到被子上。

在我起来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亚里沙和米娅的有罪祭开始举行了。因为是睡昏头了的情况所以希望能酌情在判刑时给点余地。

“那么你去公都时目的达到了?”

“嗯,完美达成了。”

确实地得到了什锦八宝菜(福神渍),咖喱粉的调整也完美了!

不知道为什么,亚里沙给了我白眼。

如果现在说什锦八宝菜(福神渍)什么的感觉会被说“正坐”,所以我把在卷轴工房那得到的卷轴传单给她看。

不是在公都好几次都用「远话」的魔法联络你了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魔法的有效距离取决于技能等级,亚里沙的「远话」远点就联络不到了。

早上的食物,我模仿制作了法国吐司面包。

没有香草香精,在此之上面包还很硬,感觉很糟糕。最近一直都是吃米饭,也想吃面包啊。

“柔软的面包就好吗?”

“向库娅(クーア)问下?她说过天然酵母什么的?”

好像有柔软的面包的样子。

说起来,我一直在表现自己的料理,却没有品尝过精灵之乡的乡土料理啊。这次就和露露一起让米娅妈妈给我们传授下配方吧。

我们早餐结束后,露娅桑来了,向我告知展望台的观测结果。关于水母的事情我不想公开太多,所以不是客厅,而是把她带到了接待室。不止露娅桑,脸还和火烧一样红的亚洁也一起带去了。

“——就是这样,能拘束水母的时间为冰的笼子一天半,石头的笼子2天,亚洁大人用空间魔法制作的笼子,中级和上级,两种魔法的都还健在。”

嗯,果然空间魔法的结界效果强力啊。让露娅桑去确认精灵中能使用空间魔法的精灵的数量,但在能行动的精灵里,好像只有亚洁和长老中的一人能使用的样子。加上在沉睡的精灵好像也不足100人。

“但是,在沉睡的精灵不能算进数字里”


“为什么呢?现在是世界树的危机,就算把他们吵醒也应该不能抱怨吧”

“他们是为了不忘记自己珍贵的回忆,而把自己的时间停止的人们”

露娅桑的话我一个都理解不了。大概是察觉到(我不懂)了吧,她少有地把话讲的很详细。

精灵们,好像会把间隔千年的古老情报进行编码。

用我的话来说的话就是把记忆中的「情景记忆」的部分,转变成「陈述记忆」这样的事情了吧。简单来说的话,经过千年,「回忆」变成了「『回忆』这样的单词」这样不可逆变化的事情。

(零:照原文翻的,表示原作者说的乱七八糟,其实就是“经历过的事情”和“知识”而已,前者能变后者,但后者不能变成前者,看过魔劣小说的应该都很熟悉)

当然,「意义记忆」虽然好像也有整理,但这个因为没有专心研究到要引出问题的精灵,所以割爱不谈。

因为这样,所以必须让记忆力不差的精灵们进行长期的睡眠。那个沉睡着精灵的地方,比起睡床给我的印象更像墓地。比起摇篮更像棺材。

当然,能用魔法来强制记忆留下来的方法,但因为会造成记忆混乱,一下子记忆全部提取出来和情绪不稳定这样的情况,所以没有<没有得到长老会的许可>就被这样处置的人。

活得久也很辛苦啊。

高等精灵的7人貌似吵醒也不要紧的样子,她们只是说了『玩腻了』就去睡觉罢了。

高等精灵们,能把记忆储存在世界树里所以记忆力不会劣化。但是不和世界树连接就不能取出记忆,所以也不是那么万能。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有精灵以外的人类讨厌,甚至是过激的高等精灵大人,可以的话请尽量思考不去吵醒她们来拯救的方法”

“也是,比如伊夫露艾洁(イフルエーゼ)绝对会说着『啊?你说害虫?这种东西用火烧了不就好了,哈哈哈,开始祭典了!』这种话同时连发『爆炎地狱』,造成大火灾的情况。”

原来如此,就是说比洛安娜氏族(ビロアナン氏族)并不是特殊的。

是想把亚洁的曝光故事当成没有发生过的事吧,露娅桑嗯哼地咳了一下,把话题转了回去。

以前向长老联络过的事情的结果出来了。

“首先呢,水母讨厌或者不擅长应对的物质,调查下来没有发现的样子。能引诱它们的物质,没有发现除了魔力外的东西。魔力充填过的魔法道具或者威斯普(ウィスプ)之类的模拟生命体放在它们附近的话,会被吸引着伸出触手的样子。但是,如果要把它们从世界树上剥离的话,必须拥有超过世界树的魔力,回答是这样非常不现实”

不能制作水母恢恢(ホイホイ),真遗憾。(恢恢,这里是挥手驱赶之类的意思)

总之,有着水母应对的实验报告书之类的文件,之后给我熟读下吧。可能有什么看漏了也说不定。

“佐藤先生所提案的水母的笼子作战,不仅是喜欢研究的贝利乌娜(ベリウナン)和巴拉依那(ブライナン)两氏族,兹瓦卡纳氏族(ズワカナン氏族)也很感兴趣,好像会来对实验进行考察和协助。”

谁都可以考虑出的提案而已,但是敢试验的人却没有。

但意外可能是谁都没想出来。

第一次出现的兹瓦卡纳氏族,和比洛安娜氏族(ビロアナン氏族)在同一个大陆居住的样子。原来如此,不能失败啊。

“还有,其他的是”

露娅桑,打开报告书的纸张,向我进行其他事情的报告。

把水母引开到一定距离就会受到其他的水母的妨碍,周围的水母会一起放出雷击。这个时候,被引开的水母的触手会放出球状的电磁屏障的结界来保护自己防止被雷击攻击到。

放出强力的电击的时候,所必须的魔力是从世界树的树枝上夺取的样子,被水母抓着的树枝有几根枯萎了。

我所挂念的水母驱除后的再发生防止对策,比洛安娜氏族好像已经有了。是使用高等精灵们制作的模拟生命体们在世界树的外侧巡逻的样子。

(亚洁)“模拟生命是贝西摩斯(ベヒモス)之类的吗”

(露娅)“呜呵呵,这个是没有的。因为贝西摩斯飞不起来的,碧柔安娜(ビロアナン)的话使用“魔炎王创造”召唤出伊夫利特(イフリート)或者使用“魔炎蝶创造”召唤出炎之蝶来使用(当巡逻员)的”

啊,不该说贝西摩斯而应该说威斯普的。在露娅桑的旁边,耳朵红透了的亚洁因为羞耻普鲁普鲁地颤抖着。

因为太可爱了所以放置不管吧。

“但是,持续时间太短了吧”

确实说过虚空中魔力很少。

“是的,在最开始尽可能多地充填魔力的话,能维持10天左右,以吸引水母为目的进行巡逻。当然,如果战斗开始的话短时间里就会魔力枯竭,所以水母的消灭这件事本身是使用船来进行的。”

原来如此,是作为诱蛾灯或者鱼饵啊。

被发现的水母,是使用从展望台出发的船来消灭的,船的名字是光船。

“不管哪棵世界树都拥有8艘光船,但荷鲁艾娜只剩下4艘了。在一千几百年前有哥布林的魔王暴乱的事件。那时候还没有勇者,所以为了打到魔王3艘被击沉了。”

啊嘞?还有1艘呢?

“那个是作为退治魔王的奖励,送给一代代的勇者乘坐了,我想现在应该是在沙加帝国。”


和儒勒·凡尔纳(ジュールベルヌ)同样型号的船,还有4艘吗。

(亚洁)“就算你用这种眼睛看过来也不行”(零:亚洁以为佐藤想要她)

亚洁先把话讲死了。

(亚洁)“我,我的品行是很坚定的!”

啊,说的是那边啊。

库斯库斯地笑着的露娅桑,察觉到我的内心所想了吧,不过,首先还是先订正亚洁的误会吧。

但是,光船比其他的世界树少的话,先考虑驱除后如何维持水母防线所需的战力比较好吧。

上一篇